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475章:太颠闳夭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散宜生深吸口气,继而想了想道。“不过用明珠、白璧、彩缎表里、黄金、玉带,其礼二分;一分差太颠送费仲;一分差闳夭送尤浑。使二将星夜进五关,扮作商贾,暗进朝歌。费、尤二人若受此礼,大王不日归国,自然无事。”

    姬公子大喜,即忙收拾礼物。散宜生修书,差二将往朝歌来。

    不过就在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之时,伯邑考在朝歌的事情在西岐境内被传的沸沸扬扬,大意很简单,就是西岐的大公子不忘旧情,居然私自幽会大王帝辛的爱妃寿妃娘娘苏妲己,最后还在苏护府上喝的酩酊大醉,被人高密,转告帝辛,被帝辛带人抓了个正着,也恰是如此伯邑考才被帝辛所杀,而非帝辛荒淫无道,乱杀无辜。

    这种暗地里的言论越传越猛烈,很快西岐居民都知道了事情的内幕,一个个都在骂伯邑考的无耻,不忠不义,毕竟帝辛的爱妃都敢动心思,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忤逆君主。

    西岐众臣听到这些坊间传言,都大为惊骇,纷纷请报姬,姬大怒,欲要以强势手段镇压此传言。

    散宜生再次阻拦。“公子息怒,此事毕竟有人在推动,现下整个西岐城的百姓都在传播,若是公子想要以杀来止传言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可……”姬怒火冲天的,当然这是他刻意而为之的,根本不是他的真是心思,其实他现在反倒是高兴,伯邑考的声誉一落千丈,反而百姓会赞誉他的能力,如此一正一反,他在西岐的影响力将会大大的提升。

    不过姬也在怀疑,起先他总觉得此事是燃灯他们在幕后推动的,可是想想又不尽然,最后他也看不透了。

    “顺其自然,一切总有真相大名的一天,现在我们要做的更多的是去安抚百姓,让西岐安居乐业,不要再去议论这些无稽之谈。”散宜生不愧是西岐的上大夫,看事的角度和能力很少有人能够媲美的。

    姬和群臣都压制下内心的怒火,不由的点点头。

    现在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一旦强势出手,很有可能会出现大问题的。

    不过很快他们便意识到真的错了,因为大商周刊行,头版头条就是伯邑考被金瓜击顶之事,上面详细的描述了伯邑考、苏护和苏妲己之事……

    一时间,此事在大商境内传的沸沸扬扬的,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此事,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帝辛根本就不担心被天下百姓说三道四,他根本没有将这些丑事遮盖起来,反而大大方方的传播出去,帝辛这种胸怀,一下子赢得了天下百姓的拥护,帝辛的声誉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提升了不少。

    而西岐境内,西岐的百姓都私底下咒骂其伯邑考,对伯邑考的行为感到可耻,虽然他们表面上不敢公开说三道四的,但是果不住在私底下掺和。

    姬一阵头大,西岐的群臣也都一脸的难看,毕竟此事实在是太……而且还是大商周刊官方爆出来的,要说之前是谣言,可是现在呢?

    无奈,深深的无奈。

    但无奈归无奈,该救西伯侯姬昌还得救西伯侯姬昌,若是没有伯邑考这事,或许西伯侯还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伯邑考此事一出,果不住帝辛一怒之下,就将西伯侯姬昌给腰斩了,那可就真的麻烦了,而且还是大大的麻烦。

    太颠、闳夭于次日扮作经商,暗带礼物,星夜往汜水关来。

    关上查明,二将进关。

    一路上无词,过了界牌关,八十里进了穿云关,又进潼关,一百二十里又至临潼关,过渑池县,渡黄河,到孟津,至朝歌。

    二将不敢在馆驿安住,毕竟一旦被驿馆的人将消息传递出去,他们西岐将彻底完蛋了,甚至连他们都不得好似,毕竟伯邑考那事搞得沸沸扬扬的,一时间西岐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两人此刻趁着天黑投客店宿下,暗暗收了礼物。太颠往费仲府下书;闳夭往尤浑府下书。

    费仲自从那事之后,一直告病在家,他在等人,等帝辛告诉他的那人。

    就在此时,守门官启费仲道。“西岐有散宜生差官下书。”

    费仲猛地来了精神,一个跳跃从椅子上弹跳下来。“总算是来了!着他进来。”

    太颠来到厅前,只得行礼参见。

    费仲此刻裹着一床被子,一副受了伤寒的样子,既然告病在家养着,总得做做样子了。

    “汝是甚人,夤夜见我?”

    太颠慌忙起身恭敬的回道。“末将乃西岐神武将军太颠是也。今奉上大夫散宜生命,具有表礼,蒙大夫保全我主公性命,再造洪恩,高深莫极,每思毫无尺寸相辅,以效涓涯,今特差末将有书投见。”

    费仲此刻彻底的服了,他没曾想到帝辛居然连此事都能想到,这简直就是神了。

    此刻他不由的在想,是不是尤浑那家伙府上也有人登门造访了要是真的,那可就真的绝了。

    不过费仲却没有表现出来,他需要按照帝辛的吩咐去做,否则一个不好,很有可能会将自己给陷进去。

    费仲看了看那散宜生的书信,不由的微微一笑,上面都是一些吹牛皮的事情和哭诉,费仲才懒得去理会,将书信一扔,继而看向礼单。

    “此礼价值万金,如今怎能行事。”

    费仲简单扫了一眼,也看出那礼包的贵重,不由的假装沉思半晌,乃吩咐太颠道。“你且回去,多拜上散大夫:‘我也不便修回书。等我早晚取便,自然令你主公归国。’决不有负你大夫相托之情。”

    太颠闻言大喜,慌忙拜谢告辞,自回下处。

    不一时闳夭也往尤浑处送礼回至,二人相谈,俱是一样之言。二将大喜,忙收拾回西岐去讫,毕竟朝歌不是久留之地,一个不好,很有可能就要永远留在此地了。

    而待他们离开后,费仲和尤浑连夜回合前往皇宫求见帝辛去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