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468章:最后一根稻草之苏护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好吧,那我们就慢慢的梳理一下……”赵公明将帝辛跟他推理的关于阐教的异动因素,跟多宝道人说了一遍。

    多宝道人闻言眉头紧皱,他现赵公明所言都是大实话,而且都是真实的。

    “呼……”多宝道人深呼口气,他感受到了那迫切的压力,也明白了阐教为何要对截教动手的根源所在,无非就是争夺气运上面,现在截教的气运远远过阐教,要是再继续下去,那对阐教而言,是大大的不利的,但若是能通过此次封神之战,将截教给瓜分或者是摧毁,那整个天下还不都是他们阐教的信徒,到时候阐教的气运将会无穷无尽。

    “阐教这一招太狠了。”多宝道人不由的露出了一身冷汗。“公明,师尊可知此事?”

    “师尊应该是知晓的,我听帝辛说起过,他曾与师尊促膝长谈过,此事也定是跟师尊沟通过,或许这才是师尊为何不让我们对燃灯动手的原因,或许他们正在布局,要是此事我们出手或许会坏了他们的计划。”赵公明此刻猜测的道。

    多宝道人闻言微微颔,对赵公明的猜测表示认同,他们对通天教主很熟悉,知道通天教主的脾气,一般事情他根本就不愿理会,但是牵扯到截教的命脉上,他们都相信通天教主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总有一天他站起来大声号召一下,截教上下万仙齐出,那所谓的阐教如何能抵挡的住。

    ……

    朝歌,伯邑考回到驿站,越想越不对,他知道要是再这般拖延下去,那么对他而言是大大不利的,他必须要有行动,而他在朝歌境内几乎没有任何的势力,当时他们西岐也曾在朝歌布局,可惜的是一夜之间,他们的势力都被清除,从那之后,西岐再也没敢在朝歌有什么心思。

    “找谁呢?”

    伯邑考在驿站的房间里来回走动,他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要是再拖延下去,接下来将会出现太多的变故。

    到时候不但是他伯邑考,即便是他的父王姬昌,也将会因此受到连累,遭到无妄之灾。

    “苏护……对苏护!”伯邑考想来想去,最后突兀的意识到苏护,也就是差点成了他岳丈的苏护。

    苏护的女儿,也就是差点成了他伯邑考夫人的苏妲己,现在可是帝辛的爱妃,独宠后宫,要是能找到苏妲己出手相助,那或许还有得救。

    “对,就是他了。”伯邑考想到此处,顿时不由的松口气,他知道现在唯有找苏护去相助了。

    夜幕降临,伯邑考换下衣襟,穿上黑行衣,按照他的记忆摸黑来到苏护的府邸。

    “咚咚……”

    伯邑考的侍者敲门。

    “谁啊……”守门的家仆将门打开,疑惑的问道。

    “在下伯邑考,还劳烦通报一声。”

    那家仆乃是苏护自冀州带出来的,此刻闻听伯邑考的名字,顿时愣住,仔细的辨认一番后,继而道了声稍等,便将门合上,前去通报去了。

    伯邑考深吸口气,他也知道此事急不来,也没有因为苏府家仆的轻视而有丝毫的情绪,毕竟现在他们西岐的现状摆在那里,要是一个不好,他们西岐姬家的惨状绝对不会比苏家好到哪里去,甚至还要更加凄惨,毕竟苏护至少还生了个好女儿,现在高高在上,贵为寿妃娘娘,独宠后宫三千佳丽,这是何等的荣幸。

    苏护此刻正在后院品茶,他自达来到朝歌,就几乎待在府上,没有出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极其的尴尬,虽然依旧是侯爷的身份,但谁都清楚,他现在名存实亡,若非他生了个好女儿苏妲己,他们苏家就彻底完蛋了。

    可是他那个女儿又不是省油的灯,居然三番五次的搞出一些事情,将整个大商搞得乌烟瘴气的,继而因为苏妲己的事,那些正直的大臣都牵连到了苏护,他每次出府,总是被人戳脊梁骨,搞得他都快要得抑郁症了。

    “侯爷,外面西岐世子伯邑考求见。”那老家仆走到苏护近前,恭敬的欠身道。

    “本候谁都不见。”苏护根本都懒得听,摆摆手直接拒绝,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不对,猛地抓向那老家仆。“你刚才说谁?门外那人是谁?”

    “西岐伯邑考。”老家伙恭敬的回道。

    “伯邑考?他怎么来了。”苏护猛地起身,他如何都没料到会是那伯邑考。

    老家仆没再开口,安静的站在一侧,等待苏护的吩咐。

    苏护的脸上此刻阴晴不定,他很抉择,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毕竟伯邑考不是别人,他要是拒之门外的话,定会惹出一些乱子,但要是将他请进来,那有些事情就说不清道不明了,苏护此刻不由的纠结万分。

    “去,将他带进来。”苏护想了半天,最后咬咬牙说道。

    那老家仆欠身,恭敬的退了出去,不多时,伯邑考被带了进来。

    “伯邑考见过世叔。”伯邑考见到苏护时,不由恭敬的行礼。

    苏护慌忙上前将伯邑考扶起。“贤侄不必多礼……快起身,入座。”

    “谢世叔。”伯邑考看着苏护不由的心里一暖,他本以为苏护要抛弃他,不曾想苏护的举动让他产生了一丝依赖。

    “邑考,汝怎会来此?”苏护疑惑的朝着伯邑考问道。

    “邑考之所以来此,全因父王一直被囚禁在朝歌,整整七年,邑考不忍,欲要恳求陛下……”伯邑考此刻叹息一声道。

    “啊……”苏护其实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子的,但此刻依旧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原来如此,这倒是理所当然。”

    “只是贤侄可曾见过陛下?”苏护这段时间一直待在府上,再加上向来乱走动的苏全忠现在南疆战场,不在朝歌境内,所以苏府上的消息还是比较闭塞的,他是真的不曾知道伯邑考已觐见过帝辛。

    伯邑考闻言猛地起身,一下子跪倒在苏护面前。“还请世叔救救吾父王。”(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