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460章:天外神石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西岐城西伯侯府。 ?

    姬与代西伯侯伯邑考正在对弈,双方你来我往,兄弟玩的倒是开心。

    “兄长,二弟有件事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有开口,但这段时日,不知为何不时做恶梦,每每都被惊醒,而梦中总是梦到父王,二弟在想,想去朝歌进贡替父王赎罪,祈求陛下开恩,如若陛下不准,就让臣弟替父王受罚……”姬一副悲痛的摇头叹息说道。

    伯邑考看着姬那神色,不由的起身拍拍姬的肩膀道。“二弟,兄长何尝不是梦到父王在朝歌受罪,吾兄弟自当替他代罚,但要去也非二弟去,长兄自当前往。”

    姬闻言一愣,他没想到伯邑考的表现真的被燃灯道人算对了,不由的更加信了几分。

    “不,坚决不行,父王不在西岐,西岐的政务需由兄长代掌,决不能有丝毫闪失,此事我前往最为合适,为了西岐的未来,未来父王、母后,兄长就不要跟我争了。”姬此刻声泪俱下的抢着说道。

    伯邑考摇摇头,依旧是不同意的道。“二弟无需多言,兄长岂能让二弟代为遭罪,这绝无可能,若是被父王知晓,兄长如何去面对父王。”

    姬还欲要开口,却被伯邑考拦住。“二弟无需再言,此事就这般定下了。”

    姬愕然,张了张嘴,没再开口,他此刻脸上没有什么表现,但实则内心却乐开了花。

    果真如同燃灯道人所料的那般,伯邑考还真是配合,按照燃灯道人的说法,伯邑考一旦离开西岐,进入朝歌,他将死无葬身之地,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西岐了,到时候西岐将完全成为他姬的囊中之物,到时候以西岐为基点,攻打朝歌,再加上有燃灯道人相助,定可一统天下,他也将成为他们姬家的开国之祖。

    想到此处,姬强烈的压制着内心的激动情绪,生怕被伯邑考看出来,其实伯邑考的心地善良,根本就不会往那方面上去想,也恰是因为伯邑考太过于优柔寡断,阐教中人才抛弃了他,而选择了强势阴柔的姬,否则以伯邑考的性格,什么凤鸣岐山,什么一统天下,什么巅峰大商王朝,那都是痴人说梦,伯邑考根本就不会去做的,当然若是让伯邑考做个安分守己的臣子,他绝对做的比姬昌还要更好,可是阐教不需要这样子的伯邑考,因为伯邑考根本帮不到他任何的忙。

    而就在此时,天地一阵响动,不知从天际一道光亮闪过,姬双眼猛地一亮。

    “兄长小心!”姬猛地一个跨步将还不知情的伯邑考给推开。

    “咔嚓……”

    “啊……”姬惨叫一声,一下子跌坐在地,此刻姬脸色惨白,整个人疼的都快要抽过去。

    “二弟,二弟……来人,快传大夫。”姬大叫,而就在此时,姬脑袋一歪,疼昏了过去。

    大夫慌忙而至将姬抬着送回房去,七手八脚的诊断起来。

    很快,大夫替姬包扎好,也将淤青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大夫,我二弟情况如何?”伯邑考一脸担忧的问道。

    “公子无须担心,二公子仅是伤到了筋骨,满则一月,少则半月就会恢复。”大夫恭敬的回道。

    “呼……”

    伯邑考轻呼口气,他着实松了口气,进屋看了一眼姬,安慰了一下姬。

    “这是什么石头?天外神石还是?”伯邑考看着那自天而降的石头,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什么情况,搞不懂那石头是什么来历,遂安排人将那石头抬走,暂存在一处空地上,等他自朝歌回来后再做打算。

    ……

    次日,邑考召集上大夫散宜生道。“父王囚羑里七年,孤欲自往朝歌,代父赎罪。卿等意下如何?”

    散宜生闻言慌忙上前,赶忙阻拦道。“臣启公子:主公临别之言,‘七年之厄已满,灾完难足,自然归国。’不得造次,有违主公临别之言。如公子于心不安,可差一士卒前去问安,亦不失为子之道。何必自驰鞍马,身临险地哉。”

    伯邑考闻言摇摇头,同时不由的感叹一声道。“父王有难,七载禁于异乡,举目无亲。为人子者,于心何忍。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要我等九十九子何用!我自带祖遗三件宝贝,往朝歌进贡,以赎父罪。”

    “可……”

    散宜生闻言不由的一愣,他虽然明白伯邑考说的对,可是他却不能同意伯邑考前往朝歌,毕竟当年姬昌离开时,曾经千叮万嘱,他有七年之厄,七年结束自当回归,望他们都不要前往朝歌,相比其他,散宜生更信得过姬昌的推演之术。

    散宜生刚欲要出言相劝,全被伯邑考打断。“散大人无需多言,我意已决。”

    伯邑考要往朝歌为父赎罪,上大夫散宜生阻谏,可公子立意不允,让散宜生好生为难。不由的叹息一声,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只希望太姬能够打消伯邑考的心思。

    伯邑考辞别了散宜生,进宫欲要去辞母太姬,并将他欲要往朝歌赎罪之事告知散宜生。

    太姬想了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汝父被羁羑里,汝又要前往朝歌,那西岐内外事汝将付托何人?”

    伯邑考想了想道。“内事托与兄弟姬,外事托付散宜生,军务托付南宫适;孩儿要亲往朝歌面君,以进贡为名,请赎父罪。”

    “可姬受了伤……”太姬不由的开口道。

    “二弟的伤势无碍,仅仅是伤了筋骨而已,处理政务并不碍事的。”伯邑考肯定的说道。

    “呼……”

    太姬想了想,见伯邑考坚执要去,最后只得依允。“既然孩儿心意已决,母亲也不再多言,但孩儿辞去,须要小心!”

    伯邑考闻言,不由的重重颔。

    伯邑考又与其母聊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然后来到床前与弟姬道。

    “二弟,兄长已与母亲辞别,母亲也已同意,明天兄长便出前往朝歌。”

    姬闻言一愣,他没想到伯邑考说做就做,而且还是如此的着急,着实令他不知该说点什么是好。(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