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453章:剜目杨任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你……”姜子牙就差昏过去,这简直就是让他死的快。

    姜子牙刚欲要离开此地,却被龙卫和虎卫一把拦住。“大人请留步,还请随末将前来,陛下还想看看大人。”

    姜子牙大怒,欲要出手,却感到腹部的疼痛,让他有些不敢去动作。

    龙卫和虎卫对视一眼,拖拉着姜子牙直接就来到了寿仙宫。

    “陛下,按照陛下的吩咐,已将姜大人的腹部伤口缝合,还请陛下吩咐。”龙卫站在寿仙宫门外,禀报道。

    “让他离开吧,朕没时间!”帝辛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就像是打叫花子似的。

    姜子牙怒气冲天,若非现在他伤的厉害,现在他就要冲上去凑帝辛一顿,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同时姜子牙也明白,这或许便是苏妲己和胡喜媚做的孽,他现在隐隐听说了那苏妲己便出身轩辕坟,可是轩辕坟被他一把火给烧了,或许那苏妲己和胡喜媚是来报仇的。

    “帝辛、苏妲己、胡喜媚你们等着,贫道不会放过你们的。”姜子牙此刻内心咬牙切齿的嘀咕道。

    而此时,且说诸大臣在殿前打听姜子牙之事,众臣纷纷,议论朝廷失政,只听得殿后有脚迹之声。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望后一观,见姜子牙出来,心中大喜。

    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不由的上前,扶住姜子牙道。“上大夫。事体如何?”

    姜子牙冷冷的不语,不过走了两步继而停顿下来,小声的提醒黄飞虎道。“将军小心苏妲己和胡喜媚。”

    姜子牙没再多言,快步离开。

    姜子牙之所以提醒黄飞虎,完全是因为黄飞虎那家伙曾与其一起火烧轩辕坟,将苏妲己那些子孙给烧成了灰烬,尤其是黄飞虎还胆大包天的将那狐狸皮扒下来做成了袍子,献于陛下,这简直就是自作孽。

    百官迎上前来,上大夫姜子牙低行,面如金纸,径过九龙桥去,出午门。常随见上大夫姜子牙出朝,将马伺候,姜子牙上马,往北门去了。

    镇国武成王黄飞虎看着快离去的姜子牙,再看了一眼寿仙宫乱作一团的样子,不由的虎眉皱了起来,他有些搞不懂,当然他绝对不信帝辛是被那苏妲己和胡喜媚给迷惑了,但是现在一件件的事串联起来,黄飞虎此刻都不由的内心一阵动摇。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陛下这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虽然对帝辛的举动感到不解,但是他却相信帝辛绝对有着某些目的的,当然他黄飞虎实在是无法看破。

    “或许等飞凰回来后,再问问他便知。”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此刻不由的暗自叹息一声,有些淡淡的说道。

    镇国武成王其实现武皇妃黄飞凰好似知道一些内情,前段时间他曾前往南疆与黄飞凰见过一面,那黄飞凰说话的言语间总是透着一丝古怪,虽然细细品味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总觉得有问题。

    “哎,罢了,陛下不会有问题的。”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对帝辛还是有着足够的信心的。

    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见如此不言,见姜子牙径出午门,又有些担心姜子牙的安危,毕竟被帝辛剖腹取了一颗心,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遂命黄明、周纪道。“跟上去随看姜大人往何处去。”

    二将领命去讫,不过他们一路跟随,但姜子牙哪里都没去,直接回到了他的姜府,待他进府后,便安排家丁将府门关上,谢绝来客。

    黄明、周纪对视一眼,见事已至此,也没办反,只得返回黄府去与镇国武成王黄飞虎禀报。

    ……

    而就在这时,原本告病在家修养的上大夫杨任听闻此事,穿戴整齐朝袍,便急匆匆的赶到皇宫大内,此刻群臣尚未退去,都在那里小声的议论。

    杨任出现在大殿,见群臣都在,便问道。“不知陛下现在何处?”

    “寿仙宫。”群臣疑惑,不知道杨任欲要作甚,但还是痛快的说道。

    “那上大夫姜子牙姜尚人呢?”杨任震怒的问道。

    “业已回府。”群臣在次附和道。

    “他的心……”杨任盯着群臣,继而再次问道。

    “是的。”

    杨任当场暴走,拂袖就朝寿仙宫而来,群臣阻拦不住,忙跟随其后。

    杨任来到寿仙宫前,叩拜求见帝辛,帝辛被杨任那苦求声逼迫,不得不现身。

    “杨任汝有何事?”帝辛盛气凌人的质问道。

    杨任慌忙叩。“臣闻治天下之道,君明臣直,言听计从,惟师保是用,忠良是亲,奸佞日远,和外国,顺民心,功赏罪罚,莫不得当,则四海顺从,八方仰德,仁政施于人,则天下景从,万民乐业,此乃圣主之所为。今陛下信后妃之言,而忠言不听,竟对上大夫姜尚剖腹取心,心既没,人如何肯活?况闻太师远征北海大敌,十有余年,今且未能返国,胜败未分,凶吉未定。陛下何苦听信谗言,杀戮正士。狐媚偏于信从,谠言致之不问。小人日近于君前,君子日闻于退避。宫帏竟无内外,貂珰紊乱深宫。三害荒荒,八方作乱。陛下不容谏官,有阻忠耿,今又起无端造作,广施土木,不惟社稷不能奠安,宗庙不能磐石,臣不忍朝歌百姓受此涂炭。愿陛下止台工,民心乐业,庶可救其万一。不然,民一离心,则万民荒乱。古云:‘民乱则国破,国破主君亡。’只可惜六百年已定华夷,一旦被他人所虏矣。”

    杨任说的声泪俱下,帝辛深吸口气,他知道杨任已经被姜文媛和杨曦兮说服,现在正配合着他在演戏,不过回想起原著中杨任当年亦曾这般谏主,现在看来杨任果真是忠心耿耿。

    帝辛听罢,暴跳如雷,他现在需要按照自己先前拟定好的剧本去做。“匹夫!把笔书生,焉敢无知,直言犯主!”

    帝辛好似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的,转身命奉御官道。“将此匹夫剜去二目!朕念前岁有功,姑恕他一次。”

    杨任根本就不怕什么,继续开口道。“臣虽剜目不辞,只怕天下诸侯有不忍臣之剜目之苦也。”

    侍立在殿前的侍卫上前把杨任搀下楼,一声响,剜二目献上楼来。(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