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447章:那群演的演技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胡喜媚此刻闻言一愣,继而欠身开口道。“妾系女流,况且出家,生俗不便相会,二来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亲,岂可同筵晤对,而不分内外之礼。”

    胡喜媚如何都要拿捏一下,总不至于苏妲己一提要求,她就同意的事。

    “不然。妹妹既系出家,原是‘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岂得以世俗男女分别而论。况天子系命于天,即天之子,总控万民,富有四海,率土皆臣,即神仙亦当让位。况我与你幼虽结拜,义实同胞,即以姐妹之情,就见天子,亦是亲道,这也无妨。”苏妲己此刻将她事先编好的理由开始一一的分析起来,看她的那样子好似是在费力的说服胡喜媚,但是帝辛知道,这些都是托辞,说给他听的托辞而已。

    胡喜媚此刻闻言一愣。“如此但请姐姐吩咐便是。”

    胡喜媚说完不由的用那勾魂的大眼睛瞟了帝辛一眼,让帝辛都差点没有把持住,不过他在心里也一直暗示,这个美色是九头雉鸡精,不是人,是妖,这才将心底的那一丝火气给压制下去,否则恐怕还真要出什么事。

    帝辛迎着日光,见喜媚两次三番启朱唇,一点樱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双湾活水,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把个帝辛给搞得弄得心猿难按,意马驰缰,只急得一身香汗。

    当然一成是真的,九成是帝辛故意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让这一对妖精的信任,帝辛这种逢场演戏的手段还是有的,谁都无法去控制的。

    苏妲己看着帝辛的表情,就知帝辛欲火正炽,左右难捱,故意起身更衣。

    当然她心底现在愈加的不舒服,心有点点的做疼,这点让苏妲己很是不舒服的。

    她不知道,这便是爱,她已经真的爱上了帝辛,但是她并不知。

    苏妲己此刻上前刻意的道。“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来。”

    帝辛摆摆手毫不在意苏妲己离开,继而复转下坐,朝上觌面传杯。

    纣王与胡喜媚紧挨而坐,以眼角传情,那道姑面红微笑。

    帝辛斟酒,双手奉于道姑;道姑接酒,吐袅娜声音答道。“敢劳陛下!”

    帝辛则早已准备好,乘机将喜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语,帝辛知道机会来了,接下来就要继续演下去了,他故作一副要把魂灵儿都飞在九霄的样子。

    帝辛见是如此,便刻意的问道。“仙姑何不弃此修行,而与令姐同住宫院,抛此清凉,且享富贵,朝夕欢娱,四时欢庆,岂不快乐!人生几何,乃自苦如此。仙姑意下如何?”

    喜媚只是不语。

    帝辛见喜媚不甚推托,乃以手抹着喜媚胸膛,软绵绵,温润润,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帝辛见他如此,双手抱搂,偏殿*****几度,方才歇手。

    当然此乃假象,帝辛并未真的与那胡喜媚作乐,仅仅是使用了某种法术,让胡喜媚觉得如此而已,当然苏妲己则同样受到了那小小阵法的干扰,无法窥探虚实,只是半隐半现,觉得是这般回事而已。

    而就在帝辛与那胡喜媚玩乐完后,正起身整衣,忽见妲己出来,一眼看见喜媚乌云散乱,气喘吁吁,妲己故作疑惑的问道。“妹妹为何这等模样?”

    帝辛则开口含笑道。“实不相瞒,方才与喜媚姻缘相凑。天降赤绳,你妹妹同侍朕左右,朝暮欢娱,共享无穷之福。此亦是爱卿荐拔喜媚之功,朕心嘉悦,不敢有忘。”

    即传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饮。

    吃宴时,帝辛不由的朝胡喜媚问道。“爱妃,汝一直在山中修道,今日怎会突然来宫?”

    “这……”

    胡喜媚顿了顿,深吸口气,摇摇头道。“既然事已至此,况妾身已与陛下共赴巫山**,告知实情亦是无妨。”

    帝辛闻言一愣,不由的好奇起来,他知道苏妲己和胡喜媚真正的目的要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还望爱妃道来,如若受人欺负,朕替你扫平。”帝辛此刻很霸气十足的说道。

    “此次妾身之所以来此,是为了避难,妾身在路上遇到一个道士,他见妾身姿色尚可观,便欲要臣妾做起枕边人,并欲要与臣妾双修,臣妾抵死不从,与那道人激战,后受到重创,或许命不久矣……”胡喜媚那绝世容颜透着一丝丝的痛苦,叹息一声摇摇头。

    “什么?!那道者现在何处?朕自当寻来,将其灭杀!”帝辛一下子跳起来,怒气冲天,就欲要派人前去寻找。

    不过尚未等帝辛开口,苏妲己慌忙起身拦住帝辛,生怕帝辛真的去做。“陛下且慢,那道者手段定然强,否则尚不至于伤到家妹,况臣妹伤势颇重,事关重大需要寻人救家妹一命。”

    “啊……”帝辛猛地一拍脑袋,好似这才想明白,不由的叹息一声。

    “来人传御医。”帝辛慌忙失措,他现在必须要表现出一副深怕失去胡喜媚的模样,不然如何能接下来他们的举动措施。

    “陛下,臣妾的伤非御医能解,陛下的心意,臣妾心领了。”胡喜媚此刻缓缓启口,拦住帝辛,叹息一声摇摇头道。

    “那……爱妃,那如何才能救好你,朕乃大商之王,只要你有需要,朕自当于你寻来。”帝辛此刻紧攥着拳头,将胡喜媚搂在怀里,一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模样道。

    “陛下,臣妾的伤势臣妾也不知,待深夜三更,臣妾焚香与家师联系,看此伤如何可除?”胡喜媚摇摇头,脸色有些暗淡的样子。

    帝辛看着胡喜媚的表情,不由的一阵冷笑,她们的表现手段实在是太差劲了,她们这表演也就是能骗骗三岁小孩子,简直幼稚的很,帝辛对此直接就是不屑一顾,若非还需要继续演下去,他都要笑场了。

    明明受到重创,可就在刚才你丫的在床榻之上,那一阵**的样子,比起那**甚高的女人更强百倍。(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