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86章:姜子牙命馆开张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三日后,帝辛已经恢复了七七?

    帝辛看着亚相和镇国武成王他们将朝议之事打理的井井有条,内心不由的缓口气,他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与命运抗争,哪怕对手是混元圣人,他要做的就是守护那些值得让他守护的人。

    退朝后,帝辛与姜文媛、杨曦兮碰面,商讨一番,姜文媛第一时间做出决定。

    姜文媛派出的人提前寻到了那个樵子刘干,不过就在姜文媛派出的那人欲要联络刘干时,却突兀的现,一道身影出现,将刘干击昏,继而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也不知动的什么,很快便消失不见,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那樵子刘干幽幽醒来,一副不记得刚才生了什么的样子,迷惑的挠挠头,最后走进房间。

    那人现此情,没再敢逗留,也没有去执行姜文媛分派的任务,因为他现情况有变,他不能擅自行动,那一阵风刮来的道者绝对对那樵子刘干动了手脚,所以这时候他若是跑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跟他一番计较,那可就麻烦大了,尤其是姜文媛派出的那人都搞不懂那樵子刘干还是不是真正的刘干,他曾听姜文媛多次提及,有些练气士有着强大的法力,可举手抬足间将生灵的灵魂活生生的剥夺,进而控制对方的情绪波动。

    “启禀娘娘,属下有紧急要事禀报。”那人回到他的住处打开与姜文媛总台的联络站,恭敬的跪倒在地,禀报道。

    “怎么回事儿?”姜文媛秀眉微皱,她看到那家伙的存在,顿时疑惑的问道。

    “启禀娘娘,属下按照娘娘吩咐前去找寻那刘干,却现一个道者提前属下一步,将那樵子刘干击昏,也不知在他身上拍打一番,继而便离开,而那樵子刘干昏迷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这才幽幽转醒……”那人恭敬的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的向姜文媛禀报,生怕遗漏了一个细节。

    “嗯?”姜文媛秀眉紧皱,她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

    “你先下去吧,不要轻举妄动,注意着点那樵夫。”姜文媛想了想继而朝那人吩咐道。

    “属下明白。”那人恭敬的应道。

    关闭了通讯器,姜文媛内心一动,她已猜到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那道者或许是阐教的人派去的,或者就是十二金仙之一,他们想的是要通过这个途径来提升姜子牙的知名度。

    姜文媛忙通过他们专有的方式联络帝辛,帝辛听到姜文媛禀报后,不由得笑了。

    “派人盯紧点那樵夫刘干,但不要轻举妄动,只观察勿要去动手。”帝辛想了一会儿,便吩咐姜文媛道。

    姜文媛听令便度的挂断了通讯器,开始安排起来。

    只见那日有一樵子,姓刘名干,挑着一担柴往南门来,也不知为何就寻到了姜子牙所开的命馆,刘干歇下柴担,念对联,念到:“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刘干原是朝歌破落户,走进命馆来,看见子牙伏案而卧,刘干把桌子一拍。子牙唬了一惊,揉眉擦眼,看时,那一人身长丈五,眼露凶光。

    子牙疑惑的揉揉眼,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客,就差要饿死的节奏,现在突然见到有人来,遂忙好生接待。

    “兄起课,是相命?”

    刘干疑惑的指了指姜子牙门框上写着的两幅对联,不由的开口问道。“且问先生‘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这对联怎么讲?”

    子牙抱拳稽道。“‘袖里乾坤大’乃知过去未来,包罗万象;‘壶中日月长’有长生不死之术。”

    刘干不屑的一撇嘴,继而拂袖道。“先生口出大言,既知过去未来,想课是极准的了。你与我起一课,如准,二十文青蚨;如不准,打几拳头,还不许你在此开馆。”

    子牙想了想,也算是拼了,毕竟几个月全无生意,今日撞着这一个,又是拨嘴的人,但是他也不想放弃,毕竟这如何也算是买卖到了,再不接,那日后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姜子牙想了想,继而颔道。“你且取下一封帖来。”

    刘干依照姜子牙的吩咐取了一个卦帖儿,递与子牙。

    子牙看了看此卦,掐指一算,继而微微颔道。“此卦要你依我才准。”

    刘干疑惑的一愣,不过看到姜子牙那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由的点头道。“你且说来,我必定依你。”

    子牙想了想,拿起笔墨道。“我写四句在帖儿上,只管去。”

    姜子牙说完便开始写起来,直接上面这样子写着。

    “你一直往南走,柳阴一老叟。青蚨一百二十文,四个点心、两碗酒。”

    刘干看到上面的卦意,不由疑惑起来。“此卦不准。我卖柴二十余年,那个与我点心酒吃;论起来,你的不准。”

    姜子牙一副神秘兮兮的继续催促起来。“你且去,包你准,不准你随时回来找在下。”

    刘干想了想,又看了看姜子牙,继而担着柴,径往南走。

    而这个过程,姜文媛派出去的人一直跟踪着那樵子刘干,在见到此情此景,随时将讯息传递给了姜文媛。

    姜文媛看后,又传递给了帝辛。

    帝辛对此直接无语,叹息着摇摇头。“无需再看了,接下来的事情定是这样子展,如无出入,文媛汝就不要再理会了,且放任继续下去吧。”

    “如果不是这般情况,需第一时间联系朕。

    帝辛将那接下来所欲要生的事情都跟姜文媛说了一遍,继而吩咐她继续盯梢,但不要去轻举妄动。

    姜文媛一愣,虽然不清楚帝辛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是她却选择无条件相信帝辛的话,遂点头安排下去。

    帝辛则舒口气,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是关键,因为他已经可以确定,那樵子刘干定是阐教某个练气士动的手脚,否则他岂会没事跑到姜子牙的店面里胡搅蛮缠。(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