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85章:得九日如虎添翼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呼……”

    帝辛在九婴的掩护下快的隐藏到东海秘密基地,他现在属于关键时刻,由不得有丝毫的闪失。?≠

    唯有在东海的秘密基地,他才能更好的锤炼。

    三天三夜,帝辛伸伸懒腰,将分身帝鳄递过来的九日金镜拿在手里。

    “九日金镜?从外表看起来竟然如此的朴素,居然看不出有什么亮点……”帝辛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会儿,却没有现异常。

    帝辛又挥动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异常,不由得眉头微皱,他现这九日金镜就好似被封印了一般,在他手里就是个扑通的法宝,甚至连法宝都算不上。

    “可他威力究竟如何才能挥出来?”帝辛满是疑惑,他有些搞不懂。

    帝鳄也接过来,研究了一会儿,依旧是没有半点头绪。

    “要不试试葫芦藤的力量……”帝鳄看向帝辛,这是他们分身和本尊的一次直接对话。

    “咦,对啊……”帝辛猛地醒悟,继而将体内的葫芦藤的力量逼出,轻轻的探入那九日金镜内部,试图将九日金镜给吞噬。

    九日金镜也非等闲之物,毕竟它们的本体乃是东皇太一的九个太子,再加上被混元圣人元始天尊淬炼,比起普通的极品先天灵宝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甚至有些地方还要更强才是。

    “嗡嗡……”

    九日金镜释放出无限的光芒,意欲去冲破帝辛那股力量的束缚,可是它的挣扎好似无效,因为包裹住它们的那股力量是属于劫的力量,是无声无息的,是绝对恐怖的。

    啵……

    片刻间,一声轻轻的声音响起,那九日金镜顿时露出本体,九颗明晃晃的珠子,好似是迷你版的小太阳,它们串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大大的金镜,耀眼夺目。

    “不愧是九日金镜,不错不错!”帝辛也不由得愕然,他没想到这九日金镜这般的容易就被解开了封印,原本他还想拼一把,顶多到时候累个半死不活的,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他现他还是太小觑他体内那葫芦根的力量,这种力量实在是诡异的很,不是谁都可以抵抗的,那绝对属于毁灭的。

    “你留着吧,朕好似用不到。”帝辛随手将九日金镜研究一番,最后随手扔给了帝鳄。

    帝鳄与帝辛本就是一体,他没推辞,直接炼化融入了体内,有了九日金镜的相助,帝鳄的实力再次飙升,尤其是他修炼的是东皇太一经,体质开始慢慢的向那东皇的体质改变,现在得到九日金镜,可谓是如虎添翼,谁让那九日金镜的本体是东皇太一的九大太子,血脉相连,修炼起来可累加力量,如此可以达到最大成都的加幅。

    ……

    而就在同一时间,6压道君躲在一处隐秘的地域,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诅咒,诅咒赵公明,诅咒帝辛。

    他这次算是倒霉透顶,彻底的玩大了,不但什么都没有得到,而且反而惹了一身的骚气。

    “三成的功力,就这样子没了……究竟是谁在幕后捣鬼,难道是天庭的人,太一真水,除了天庭的人,谁还有这东西?”6压道君此刻紧攥着拳头,他虽然痛恨赵公明和帝辛,但更多的是怀疑天庭的势力掺杂进来,若是天庭与人间的大商联手,那将会是另外一个局面,6压想到此处,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阴晴不定。

    6压道君选择的是阐教这一方,自达他想抢夺九日金镜那一刻被元始天尊盯上的时候,他就与阐教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即便是想要躲开,都无法的。

    6压道君深吸口气,盘腿坐在一块奇异的巨石之上,在自我调修恢复。

    ……

    帝辛在东海秘密基地待了十日,便离开东海基地,回到朝歌皇宫。

    而就在帝辛回到皇宫后,原本一直处在昏迷状态的帝辛睁开了双眸,身体的状态也慢慢恢复到常态。

    帝辛自床上起身,由苏妲己扶着,不由的伸伸懒腰。

    “陛下,您今天的起色不错。”苏妲己吸口气,由衷的说道。

    她不知为何,对帝辛有了一丝别样的情愫,那丝情愫她也不懂究竟是为什么。

    现在她内心一直处在挣扎状态,帝辛对她的好,她一直记在心里,可是……

    她同样知道人妖殊途,也知道有些事无法去更好的避开,感情的事谁都说不清楚,苏妲己到现在也无法看懂自己的心思,她不知道自己对帝辛的那丝情愫究竟是对帝辛的恩情多一些,还是爱情更多一些呢。

    “好多了。”帝辛舒口气,淡淡的说道。

    “陪朕到御花园走走。”帝辛在苏妲己的搀扶下,下床,心情别样的舒坦。

    “雨过天晴,大商还将屹立不倒。”帝辛站在御花园前,眺望着晴空万里,雨过天晴的气味,自信满满的说道。

    “一切都将过去,朕绝不会容许吾商汤六百年基业在朕的手上毁掉,朕相信,大商在朕的统率下,必将屹立天下,独领风骚。”帝辛推开苏妲己搀扶着他的手,霸气凛然的指着苍天,就像是挑衅的说道。

    “大商永世不朽!”帝辛充满了自信,语气透着无敌的姿态。“犯吾大商者虽远必诛!”

    苏妲己看着帝辛的背影,那孤独,那霸气,她这一刻内心不由地悸动。

    “这难道才是真正的他吗?如此的狂妄,如此的放纵……”苏妲己内心犯起了嘀咕。

    帝辛此刻的表现并未引起苏妲己的猜测,因为以前帝辛表现的一副衰样,完全是因为苏妲己在试图操控他,可是这段时间,也不知为何,那苏妲己居然不再去这般做,如此反倒是令帝辛不知道该如何出手了,不过她没有去刻意的束缚他,所以帝辛就只能去表现的更加真实一点,否则定会被对方看出什么破绽,那岂不就不妙了。

    其实苏妲己能有今日的异样,其实也与帝辛跟她讲述那些兔死狗烹之类的故事有关,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她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是那只可怜的‘狗’。(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