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30章:大鹏女妖‘羽云’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就在大鹏雕和云中子在终南山上推演,赤尻马猴和九婴带着俘获的云中子的女人,亦是那头雌性大鹏鸟羽云,第一时间折回东海的秘密基地,而在这之前姜文媛派出的异能战士也早一步进入东海领地,进入秘密基地。

    东海秘密基地乃截教通天教主以那轮回葫芦根的核心,布下了遮天大阵,别说他云中子才是小小的金仙,即便是阐教教主元始天尊亦无所获。

    那轮回葫芦根拥有着无限的吞噬之力,可吞天摄地,甚至比元始天尊都出现的还要久远,当然那轮回葫芦根伤不到元始天尊,但并不代表那元始天尊就可以窥破轮回葫芦根的演化。

    云中子刚刚妄想推演天机,受到那轮回葫芦根的反噬,就差当场死翘翘,当然前提是那家伙见机行事的快,否则他现在灰飞烟灭都不为过。

    东海秘密基地一座宽敞的高端,有着足够未来特色气息的会客室内,帝鳄就坐在那里,在他不远处,一辆婴儿车内躺着一个婴儿,他此刻睡得很安然。

    “老大,我们回来了。”

    赤尻马猴推门直接进来,他们都已是生死兄弟,虽然他们的灵魂依旧攥在帝鳄手里,但是经过几次生死闯关,他们都相互认可,不再是像先前那般敌视或者是相互防备。

    至少现在他们都已经有了兄弟之情。

    “人呢?”帝鳄看着赤尻马猴和九婴,疑惑的问道。

    九婴探手一抓,原本他扛着的麻袋被摄了过来,随手打开,扔在了桌子上。

    “在这里呢。”九婴一把那女妖给抓了出来。

    女妖挣扎却无能为力,九婴的力量远胜于她,她根本就不是对手,再加上她现在处在虚弱期,如何能够动的了。

    那女妖抬头看向周围的环境,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独特的,怪异的空间之内,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怪异的很,就那般盯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浑身毛骨悚然。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女妖大鹏鸟深吸口气,虽然明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虽然明知道对方不会告诉她,但她却依旧咬牙坚挺的问道。

    毕竟现在她的处境很危机,她很惶恐,当然更多的是为她的夫君云中子担心,她知道她从未得罪过人,要说有问题,那肯定是云中子那里出了意外,再加上她一下子又联想到云中子正在去做的事,顿时就紧张起来。

    天下没有哪个母亲不疼自己儿子的,但为了能够给儿子洗白,她也忍痛答应了云中子的建议,毕竟一旦操作得当,他们的儿子会一直待在自己的身旁,可是没想到竟然就在云中子离开的一会儿,就出了这事,一想到或许会跟刚出生的儿子无法再见面,她就心里隐隐作疼。

    她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帮子人,但是她却知道,她没有那个能力,即便是全盛时期,她都不是这其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不过还未等那女妖将话说完,她便见到帝鳄拿着手指头指着某个角落。

    “啊……”那女妖疑惑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愣住,她虽然没能看清楚,但是母子血脉相连,她可以感受得到,那个奇怪的物件里面的孩童定是她的孩儿。

    “雷震子……”

    那女妖就欲要扑上去,却一下子遭到了一股力量的束缚,她哭着费尽全力都未能挣脱,只能眼睁睁的远远的看着。

    她没能停手,一直在那里挣扎,那是一份强大的母爱,可惜的是,她的力量太薄弱了,根本就无法挣脱那股力量的束缚。

    最后,她瘫倒在地,哭天抢地,泪流满面。

    帝鳄转头看了一眼那两个保姆,朝她们示意的微微颔。

    其中一个保姆将摇摇车中的雷震子抱出来,走向瘫倒在地的女妖,让她近距离的看他一眼。

    “雷震子……我的孩儿。”女妖泣不成声,虽然雷震子就在她的眼前,她却无能为力,连碰到他的能力都没有,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仅仅是奢望。

    ……

    那女妖挣扎了很长时间,她在这一会儿想了很多,她明白既然对方能将她和雷震子无声无息的绑过来,那定是有目的的,尤其是他们并未对他们母子动手,那足以说明他们母子还有价值,否则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们母子动手?”女妖深吸口气,看向帝鳄,眼神异常坚定的问道。

    “你叫什么?”帝鳄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表情,语气依旧是淡淡的说道。

    女妖大鹏鸟想了想,眼珠子转动,最后终于下定决心。

    “羽云!”

    “羽云好名字。”帝鳄微微一笑,话题一转。“羽翼仙跟你是什么关系?”

    “呼……”

    羽云轻呼口气,她知道若是不说明白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对自己的孩儿动手,遂叹息一声,她知道今日是在劫难逃,尤其是她觉得对方或许早就知晓她的一切,否则不会这般轻易的就将他们母子给绑了来。

    “兄妹。”

    帝鳄再次颔,他先前的猜测是对的。

    “那云中子又是你何人?”帝鳄含笑的再次问道。

    羽云神色再次变得阴晴不定,想了想最后开口。“夫君。”

    “人妖难以共处,尤其是云中子还是阐教出身,阐教最注重的便是出身,你居然告诉我,你跟他是夫妻,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还是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帝鳄一脸冷笑,直接就给她甩了脸子。

    “事实便是如此,你相信也罢,不信也罢,都无所谓了。”羽云此刻倒也是光棍,此刻直接干脆的说道。

    此刻反倒是帝鳄有些被搞得愕然了,缓口气,不禁微微颔。“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信你一次。”

    “那这个小家伙是谁的血脉?”帝鳄再次追问道。

    “云中子。”

    羽云也没再隐瞒什么,既然都已经将她和云中子的关系曝光,那就没必要再去隐瞒什么了,更何况她相信,对方定然是早就已知晓。(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