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23章:酒馆诳语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次日,帝国震动,相商容因逆天犯上,在朝堂之上,被活活炮烙而死。

    商容整个人瞬间蒸,尸骨无存。

    朝野震荡,相商容乃三朝元老,居然最后落了一个死无全尸。

    群臣骇然,对帝辛避之不及,一个个不再敢多言,一时间朝堂上安静了些许。

    后宫,随着皇后姜文媛和杨贵妃的相继离世,苏妲己真正的掌控后宫。

    不过苏妲己并不是很开心,她内心愈加的矛盾,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也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想要什么,她现在也消停了,整日里待在后宫内,迷茫的看着天。

    一日,朝堂之上,亚相提议去祭奠三皇,帝辛准奏。

    “安排人顺道去一趟轩辕坟,送那一窝狐狸一些食物,对待天下苍生、灵性物不得厮杀。”帝辛又补充上一句话,淡淡的提醒亚相比干道。

    帝辛自将商容炮烙后,亦消停下来,未再去做一些血腥的事情,相反就好比现在,他居然在感念苍生,戒杀生。

    群臣愕然,就那般看着帝辛,不知道帝辛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陛下,这样子不太好吧?”亚相比干出班,深吸口气,就那般看着帝辛,毕竟人妖殊途,他堂堂帝国亚相,却要带着食物去会见那窝狐狸,他想想就毛骨悚然。

    “有什么不太好的?朕倒想听听亚相的理由?”帝辛就那般看着亚相,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自古人妖殊途,人妖不能共处,若……”亚相抬出他的大道理,以及人类给妖盖上的大帽子。

    帝辛脸色越来越难看,亚相也好似感知的到,不禁赶紧闭嘴,没敢再继续说下去,生怕帝辛暴走,一怒血流万里,他们都清楚,现在的帝辛已经不是当年的帝辛,他变了太多。

    “有些事朕不想说两遍!”

    帝辛霸气的站起身,浑身怒气释放,大有亚相再敢多言,他就送他去炮烙。

    亚相本欲再多说几句,却被身后的杨任拦住,轻轻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动。

    亚相这才深吸口气,将提起来的气又压了下去。

    “老臣领命。”亚相比干想了想,最后看向帝辛,虽然不甘心,但却未再争辩什么,只是欠身领命。

    帝辛攥着拳头缓缓松开,大殿上的群臣这才大大的松口气,静悄悄的好似落针可闻。

    寿仙宫内,帝辛早朝在朝堂上与亚相比干的争执,内心的情绪更加的糟糕,她纠结的更甚。

    “帝辛,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这样做究竟对不对?”苏妲己此刻难受的很,无法去真正的面对现实,她意识到,若是再继续下去,她有一天真的会疯掉的。

    女娲、帝辛就像是两座大山,将她挤压在中间,要是再继续下去,她真的要喘不过气来。

    ……

    皇宫御书房内,帝辛打开密室的大门,进入其中,姜文媛和杨曦兮快步迎了上来。

    “妾身见过陛下。”姜文媛和杨曦兮牵着手朝帝辛微微欠身道。

    帝辛含笑着回。

    “有什么进展没有?”帝辛一手搂着姜文媛,一手搂着杨曦兮,淡淡的问道。

    “进展到是没有,不过倒有件大事。”姜文媛神秘的一笑道。

    “噢?”

    帝辛顿时来了兴趣,就那般看着姜文媛,他可以从姜文媛的神情上看得出来,姜文媛定会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帝辛与姜文媛和杨曦兮接触多了,她们的一举一动,或者是一丝神色,帝辛都可以猜得到一些。

    “快说来听听。”帝辛看向姜文媛,好奇的催问道。

    “刚刚得到消息,终南山玉柱洞里的那个夫人刚刚生了。”姜文媛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帝辛猛地跳起来,双眼释放出一道精光,他知道他又一次猜对了。

    “哈哈……”帝辛畅快的大笑。“第一福德金仙,朕会给你成为第一倒霉蛋的。”

    “启动针对姬昌的计划!”帝辛畅快的大笑过后,转向姜文媛和杨曦兮吩咐道。

    “是。”

    两女都格外的兴奋,她们知道接下来有好戏要看了,而且她们已经期待已久了。

    西岐西伯侯府,姬昌接见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两人在密室里交谈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其间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哪怕是长子伯邑考,都不允许进入其所在的院子。

    夜幕降临,群星璀璨的时候,那黑衣人腾空而起,凭空消失在西伯侯府。

    随后姬昌自府内走出,眺望着星空,深深叹息一声,最后双目变得坚定。

    “呼……既然天道运转,凤鸣岐山,为了姬家的未来,搏一把又有何妨。”姬昌喃喃自语,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能听得到他在说什么。

    ……

    几乎在同一时间,西岐境内,繁华街道的一处酒楼上,西伯侯府的管家姬风喝的酩酊大醉,正与一群人起哄,牛皮都吹破了天。

    “告诉你们又何妨,你们都听说了吧,当今寿妃娘娘,别看她现在这般风光,要不是当今陛下大军压境,苏候被逼无奈,将寿妃娘娘献给陛下,说不定寿妃娘娘现在就是我们侯府的少侯爷夫人了。”姬风晕晕乎乎的侃侃而谈。

    周边很多客流,都听得到姬风的话,有些人表示不屑一顾,有些人则认同姬风的观点,但在一个角落里,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肥胖的人,他眯着一双小眼睛,嘴角浮起一丝邪邪笑,片刻后他招呼一声对面的那人,快步离开酒馆。

    “大人,我们……”那随从疑惑的开口问道。

    “回京。”那肥胖的人深吸口气,继而肯定的说道。

    “呃……”

    那随从不懂,但是他却知道,他们家大人定是有着一些独特的心思,这种心思不是谁都能够理清楚的。

    两人就这般二话没说,上马朝帝都朝歌狂奔而去,只留下一骑的灰尘在肆无忌惮的飞扬。

    等那主仆两人离开后,酒肆中的局也慢慢散去,那喝的醉醺醺的姬风也晃晃悠悠的离开。(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