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20章:商容逼宫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皇后自刎!”

    “姜皇后被挖去了一目……”

    “姜皇后咬牙自尽!”

    ……

    后宫传来断断续续的消息,反正都是跟姜文媛有关的,而且最后正待在大殿内的群臣,都得知,姜皇后已离世,而罪魁祸便是寿仙宫的苏妲己。

    “气死老臣也!”

    商容暴跳如雷,先是成汤血脉二殿下差点被斩杀,多久有神来之笔将其救走,虽下落不明,但至少尚有活命。

    而此时又传出姜皇后咬牙自尽,商容是彻底的坐不住了,皇后乃国母,如何能动用死刑,此乃欺天之道,万万不能容忍。

    商容作为相,又是托孤忠臣,决不允许成汤江山毁在帝辛的手中,否则他无法去面对先帝所重托,更无法面对历代成汤先祖。

    “诸僚,谁愿与老臣同往内宫,警醒陛下!”相商容深吸口气,转向群臣问道。

    “末将愿与相前往。”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自小跟随帝辛身边,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深的帝辛看重,此刻见帝辛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他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

    “老臣算一个!”亚相比干也站出来。

    “臣也算一个!”

    ……

    一时间大殿里的臣子都站了出来,全部跟随在相商容身后,欲要去逼宫,讨要个说法,其实亦是为了逼宫,将那妖妃苏妲己给逼退。

    在他们看来,帝辛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苏妲己的原因,若无苏妲己进宫,帝辛此时或许还是一个明君,可是自达苏妲己进宫后,帝辛连早朝都不上了,日夜笙歌,早就将天下百姓都抛到了脑后。

    “相,不可!”

    而就在此时此刻,上大夫费仲却出班阻止相商容去硬闯禁宫。

    “为何?!”

    相商容对那费仲亦无好感,此刻见他如此这般模样,不禁眉头紧皱,大有他不说出个道理来,他就要动手厮打。

    “相请息怒,微臣认为即便陛下犯了什么错,但外臣私闯禁宫在哪朝哪代都没有的事,若吾等群臣硬闯,势必会触犯天轨,导致陛下的天子权威消弱,致使吾成汤基业毁于一旦,还望相与诸位大臣万万三思啊。”费仲哆嗦着一身膘子肉,一脸诚恳的规劝道。

    相商容和亚相比干、以及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对视一眼,都微微一震,虽然他们都极其讨厌费仲,但是不得不说,费仲此话说的相当有理。

    “呼……那照你的意思该当如何?”相商容转向费仲,目光如炬的看着他,问道。

    “微臣觉得,应叫执殿官鸣钟击鼓,逼迫陛下临殿,如若陛下不临,钟声和鼓乐就不许停。”费仲恭敬的微微欠身,说出了他的提议。

    相商容想想,不禁颔,他不得不说,费仲这个主意馊是馊了点,但此时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执殿官将钟鼓齐鸣,奉御官奏乐请驾。

    “奏乐请驾?那帮子大臣都疯了吗?!”寿仙宫内,鲧捐侍立在宫门外,听到那奏乐声,不禁轻咬着嘴唇,气呼呼的诅咒道。

    若是时机不对,若非情况不妙,她现在恐怕早就动手了,不过她也知道,她不敢,否则天地间的能人异士就足以将他填埋了,她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否则她也不至于抛到皇宫大内做一个小小的婢女。

    苏妲己好似未闻,就那般静静的看着躺在那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帝辛,脸上挂着一丝不知是笑还是哭的表情。

    苏妲己其实应该是九尾狐,她很纠结,她与帝辛接触的多了,却现了一丝帝辛与众不同的地方,她自我觉得,帝辛对杨曦兮和姜文媛所犯下的大错,都因受其操控而引起的,并非帝辛的真实想法和举动,若是帝辛哪一日清醒过来,势必会以死谢罪。

    “嗯?”帝辛缓缓睁开双眼,看到苏妲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不禁疑惑的一愣,同时起身。

    “文媛呢?文媛呢?”帝辛猛地掀开被子,就欲要去找姜文媛,他一醒来,意识到苏妲己干扰他的那法力消失,不禁恢复常态。

    苏妲己静静的看着帝辛,继而深吸口气,好似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再次试探着去控制帝辛。

    帝辛猛地感知到,不过他却没有去抵抗,而是会心一笑,他需要的是去配合她们,让她们都觉得自己真的被她们所控制,这样子她才能更好的去做。

    不然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唱下去了。

    “那声音是?”帝辛猛地就好似回神了似的,不禁立住,疑惑的听闻起来。

    “奏乐临朝的声音?”帝辛意识到,不禁喃喃自语。

    “又是那帮子混蛋!”钟鼓不绝,帝辛猛地大怒,转身苏妲己。“爱妃且在寝宫暂歇,朕去会会那群老贼!”

    帝辛说完转身便离开。

    苏妲己看向离去的帝辛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子做对不对,但是她现在却身不由己,而且她真的有些痛苦,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

    “哎……”

    苏妲己叹息一声,她很无助,她无法抉择自己的命运,她还太弱小,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被强大的生灵所掌控。

    帝辛命驾登殿,升了宝座。百官朝贺毕。

    帝辛大怒,看着群臣都在,不禁开口质问道。“卿等有何奏章?为何这般敲钟奏鼓?!”

    商容出班,肘膝行至滴水檐前,泣而奏道。“臣居相之位,未报国恩;不意陛下近时信任奸邪,不修政道,荒乱朝政,大肆凶顽,近佞远贤,沉湎酒色,日事声歌。听谗臣设谋,而陷正宫,人道乖和;竟信那妖妃妲己,而赐杀太子,而绝先王宗嗣,慈爱尽灭;忠谏遭其炮烙惨刑,君臣大义已无。陛下三纲污蔑,人道俱垂,罪符夏桀,有忝为君。自古无道之君,未有过此者。臣不避斧钺之诛,献逆耳之言,愿陛下赐妲己自尽于宫闱,申皇后、贵妃、太子屈死之冤,斩谗臣于藁街,谢忠臣义士惨刑酷死之苦。人民仰服,文武欢心,朝纲整饬,宫内肃清。陛下坐享太平,安康万载。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臣临启不胜惶悚待命之至!”

    商容哭泣,群臣脸上愁云惨淡。(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