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318章:一阵风来不见了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奉陛下之命,监斩!”

    此事圣旨一出,到了法场,传令斩杀。

    “父王……”

    “父王饶命……”

    殷郊和殷洪闻言,都大惊失色,他们在演戏,昨晚跟他们母后聊过之后,他们已经心神放松,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必须要演的更像一些,省的被那些潜藏在暗处的练气士现什么破绽。

    他们既然答应了母后,他们就必须去尽最大努力去做,不但为了他们,也为了大商的未来。

    “斩!”

    “斩!”

    那监斩官此刻大吼一声,负责行刑的刽子手刀起……

    隐藏在暗处的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一直未曾离开过朝歌,二仙乃拨开云头观看,见午门杀气连绵,愁云卷结,此刻见帝辛真的要处斩殷郊和殷洪,不禁对视一眼,相视而笑,对此二仙早知其意。

    广成子转向赤精子,面带微笑的道。“道兄,成汤王气将终,西岐圣主已出。殷郊和殷洪二子俱是吾等谋划的姜子牙帐下名将,你我道心,无处不慈悲,现在就救他一救。你带他一个,我带他一个回山,久后助姜子牙成功,东进五关,也是一举两得。而且先前虽然吾二人曾要求他们拜师,他们不肯,现下他们走投无路,吾二人再出手,相信他们定会感恩戴戴,到时候反攻大商,他们当是主力。”

    赤精子连想都没想,就附和着点点头。“此言有理,不可迟误。”

    广成子忙唤黄巾力士,吩咐一声。“与我把那二位殿下抓回本山来听用!”

    黄巾力士领法旨,驾起神风,只见播土扬尘,飞沙走石,地暗天昏,一声响喨,如崩开华岳,折倒泰山,吓得围宿三军,执刀士卒,监斩殷破败用衣掩面,抱头鼠窜;及至风息无声,二位殿下不知何往,踪迹全无。吓得殷破败魂不附体,异事非常。

    午门外众军一声吶喊。黄飞虎在大殿听读诏,才商议纷纷;忽听喊声,比干正问何事吶喊,有周纪到大殿,报黄飞虎道。“将军,大事不好,方才大风一阵,满道异香,飞沙走石,对面不能见人。只一声衔喨,二位殿下不知刮往何处去了。异事非常,真是可怪!”

    百官闻言,喜不自胜,不由得都仰天感叹。“天不亡衔冤之子,地不绝成汤之脉。”

    百官俱有喜色。只见殷破败慌忙进宫,启奏帝辛。

    话说殷破败慌忙进寿仙宫,见到帝辛后快奏道。“臣奉旨监斩,正候行刑旨出,忽被一阵狂风,把二殿下刮将去了,无踪无迹。异事非常,请旨定夺。”

    帝辛闻言,沉吟不语,脸上的表情阴晴变化,怪异的很。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帝辛起身来回踱着步子,觉得此事异常万分,隐隐有些担忧。

    但帝辛却暗自松了口气,心情别说有多么的舒畅,其实他也是在赌,要是一个不好真的将殷郊和殷洪的脑袋砍下来,那可就是麻烦了。

    “奇哉!怪哉!”

    帝辛一副心下犹豫不决,当然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样子,并非是真正的心思。

    至少帝辛要表现的让苏妲己感到有些真实才是,否则他无动于衷,那岂不是要告诉苏妲己,他知道有些内幕或者是太不近人情了,那就不好了,所以有些时候,帝辛还是需要去做点东西的。

    “美人,汝可知这是为何?”

    帝辛使劲的甩甩脑袋,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搞不懂究竟是为什么。

    苏妲己冷脸,在她看来帝辛定是不知的,但她却知道,在这个世上,能人异士还是有很多的。

    那殷郊和殷洪定是被什么那些所谓的练气士或者是妖修给救走。

    “陛下,这……”

    苏妲己虽然明知,但却故意装作不知,表现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弱小的就像是一只小白兔。

    “陛下,臣妾觉得此事有蹊跷,那姜皇后定然知晓内幕,陛下何不将她自冷宫带来,教训一番,自然会得知一些消息。”苏妲己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不禁开口提议道。

    帝辛闻言一愣,内心看向苏妲己,他正好找不到机会将姜文媛给废掉,不曾想那苏妲己就给他提供了机会。

    帝辛深吸口气,目光深沉,最后重重的点点头。“来人,将那贱人带来!”

    “陛下,还请让鲧捐前去问罪便可,何须陛下亲自审问,如此伤了大体。”苏妲己生怕帝辛亲自审问,受到姜文媛旧情干扰出现变故,遂忙阻止。

    帝辛想了想,再次颔。“善,如此便由鲧捐前去审讯,务必向那贱人问清楚!”

    苏妲己忙谢恩,朝鲧捐使眼色。

    鲧捐谢恩离开,片刻后回来。“回禀陛下、娘娘,姜皇后不曾招认!言不曾知。”

    “呼……看来此事与其无关,若果无此事,必有委曲。”帝辛听完,不禁开口。

    帝辛说此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刺激苏妲己,让苏妲己想一些更加血腥的手段,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将姜皇后的替身打杀,否则他这出戏是唱不下去了。

    帝辛正在迟疑未决之际,只见妲己在旁微微冷笑。

    帝辛不经意间见苏妲己微笑,不禁开口问道。“美人微笑不言,何也?”

    “陛下和鲧捐都受其欺骗,天下母子血脉相连,此情此景下,如何肯轻易将其二子的行踪招认,臣妾觉得恐不加重刑,她如何肯认!还望陛下详察。”苏妲己冷笑连连,她现在也够光棍的,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将姜文媛打压而死,否则如何都不能在宫内行使权利,杨曦兮已亡,黄飞凰领兵在外,现在宫内只剩姜文媛,尤其是姜文媛的威胁最大,若是不趁机将其灭杀,等消息传到东伯候姜桓楚的耳中,那将愈加麻烦。

    帝辛想了想,不禁颔。“美人言之有理。不过皇后乃天子之元配,天下之国母,贵敌至尊,虽自三皇治世,五帝为君,纵有大过,止有贬谪,并无诛斩正宫之法。”

    帝辛将原著中黄飞凰的台词说了出来,亦是为了消除苏妲己的猜测和怀疑。(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