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79章:忠义候和忠义大将军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帝辛话音刚落,群臣骇然,都被帝辛这话语所震动,毕竟此言一出,意味着是什么,在场的都是明白人,谁都清楚,苏护东山再起指日可待。

    侍奉在左右的侍女慌忙下台阶,将苏妲己扶起,搀扶着朝后宫走去。

    帝辛则深吸口气,草草的扫了一眼群臣,继而一把将苏护扶起。“苏护虽曾反叛,但能及时逆转,并献上冀州城,朕甚感欣慰……”

    帝辛顿了顿,环视四周群臣,没等他们开口,却再次开口。“苏护献上冀州城有功,又改过自新,特封苏护为忠义候,封其子苏全忠为忠义大将军,俸禄一律加倍,于朝歌城内赐府邸一座。”

    帝辛话音刚落,群臣都错愕的看着帝辛,都不知道帝辛这究竟是玩的哪一出。

    苏护受封谁都没料到,他们本以为帝辛会将苏护父子好好的羞辱一番,可恰恰相反,苏护竟使了一招美人计,将帝辛给一下子收复,让帝辛回转心意。

    但是依旧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帝辛给苏护的封号,竟然是忠义候,他的儿子苏全忠是忠义大将军。

    若说大商境内倒是有不少的忠义之士,但是苏护父子绝对不属于这一列,他们能够为了私欲竟想私吞冀州鼎,后被现,不但没有悔改之心,竟直接举起了反旗,这种人即便是再低调,话说的再天花乱坠,那亦是花言巧语,不值的相信的。

    忠义……

    群臣搞不懂帝辛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是故意刺激苏护他们父子?但是也不像,该不会是陛下真的被那苏妲己的美貌给迷住了吧,失去了该有的衡量之心,正应了那句话叫做色迷心窍。

    “陛下……”相商容此刻出班,刚欲开口,却被帝辛一下子给打断。

    “退下吧,朕自有决断。”帝辛根本就不给商容机会开口。

    其实不止是群臣搞不懂帝辛怀着什么样的心思,那苏护也同样搞不懂帝辛想要做什么,这所谓的‘忠义候’和‘忠义大将军’听着就怪别扭人的,更别提其他的什么了。

    不提忠义还罢,一提到忠义二字,肯定会惹来其他人异样的眼光,这会这的让他们受不了。

    但是此时此刻,苏护在没有搞懂帝辛心思的情况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是老老实实的接受。

    “苏护、苏全忠叩谢陛下洪恩。”苏护和苏全忠父子都慌忙叩,郑重的叩了三个头。

    帝辛很满意的颔。“起身吧!”

    帝辛面带微笑,待那苏护父子起身后,帝辛略作琢磨,一拍手。“为了彰显皇恩浩荡,朕对苏候父子的恩宠,特命苏护、苏全忠在朝歌城夸官三日!”

    额……

    帝辛此话一出口,再次让群臣摸不到头脑,一个个齐齐傻了。

    不但是群臣,此事的主角苏护和苏全忠也都彻底的懵掉了,夸官三日啊,那可是大张旗鼓,夸官乃是帝王对臣子的恩赐,但苏护和苏全忠父子此刻却不觉得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凭什么夸官,凭的是他献女有功,若是凭借女儿来换取的高官厚禄,他苏护原本打算在朝歌一个庄园里待着足不出户,可是帝辛竟让他们父子夸官,这简直就是将他们往火坑里推。

    “陛下……”苏护一下子就跪倒在地,刚欲开口。

    竟然再次被帝辛给打断。“起身吧,不必跪来跪去的叩头谢恩!此事就这般定了,亚相,你来负责,一定要将忠义候和忠义大将军夸官之事办的体面一些。”

    苏护和苏全忠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总不能去请求陛下将夸官的恩宠推掉,可是现在他们只能闭嘴,因为此事竟然由亚相亲自出马监办,足见帝辛对此事的重视程度,此刻即便是再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多言。

    “散朝吧。”

    帝辛对苏护和苏全忠父子的举动还算满意,微微颔,离开前竟还不忘拍拍苏护和苏全忠的肩膀,以示对他们的恩宠。

    苏护和苏全忠父子真的懵了,搞不懂帝辛此举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们现之前对帝辛的了解太少了,竟然连帝辛这点心思都猜不透,此刻父子的心七上八下的,就像是挂着个掉油瓶似的。

    可是他们只能干瞪眼,因为帝辛已经离开了,朝堂上的其他群臣也都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在散去的同时大多都对他们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不过苏护和苏全忠相信,他们肯定议论的不是什么好事。

    “亚相……”

    苏护和苏全忠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向了一直未曾离开的亚相比干,因为帝辛将苏护、苏全忠父子夸官事宜交由亚相全权负责,他们现在只能有求于亚相。

    “苏候和苏将军父子,既然陛下已吩咐,那自明日起,就由老臣来负责其夸官具体事宜,不知苏候还有什么要提醒的,老臣自当尽力去办。”亚相比干此刻看着苏护和苏全忠,并没有用太好的语气交流。

    其实亚相比干对苏护和苏全忠父子反叛朝廷,举起反旗之事,恨之入骨,亚相乃大商皇室血脉,帝乙的亲弟,自然对那些反臣没有丝毫好感,他之所以此刻站在此地跟苏护言谈,完全是受了帝辛的旨意,否则他有多远离他们父子多远。

    “这……亚相,不知此事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吾父子都……”苏护有些为难的开口道。

    “陛下亲自下旨,难道汝父子还想违抗圣命不成?!”亚相比干根本就没有给苏护父子好颜色看看,直接反驳道。

    苏护和苏全忠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一丝无奈,他们知道此事是脱免不了的,所以只能自个忍受着。

    “明日巳时朝歌城门外会面,到时还请忠义候和忠义大将军穿戴大红袍。”亚相不忘再次提醒一句,继而转身离开,没再理会此刻苏护和苏全忠父子心里的情绪。

    “父亲……”苏全忠看向苏护,他一脸的无奈,知道此事对他们来说太扎眼。

    “回去再说。”苏护阻止了苏全忠说下去,而是提醒一句道。(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