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69章:一书抵万军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苏护脸色难看,他没想到姬昌会如此评论,不禁忍着怒火继续看下去。√

    “昌素闻公忠义,不忍坐视,特进一言,可转祸为福,望公能垂听。足下苏兄处境两难,陛下怒火冲天,先派曹州侯和兖州侯围剿,后由武皇妃亲率大军征伐,大有将冀州扫平之势,如若稍有不慎,苏兄将陷入死地……”

    苏护脸色更加难看,其实他现在已经体会到那种极端的处境,尤其是雨师闭关恢复元气,郑伦则昏迷不醒的情况下,冀州城则陷入进退两难的死穴,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他苏护英明一世,却要落得一个必死的局面,尤其是要拖累着苏氏一门,都要彻底的陷入一个泥潭,谁都无法再有机会挣扎着脱身,苏氏一门满门彻底的被连根拔起,他苏护将是苏氏一门的罪人。

    苏护深吸口气,继续看下去。“为今之计,苏兄唯有一条路可走,向王廷进献汝之幼女妲己。”

    “什么?!”

    苏护顿时愣神,他如何都没料到姬昌所谓的提议竟是在打苏妲己的主意,这着实令苏护抓狂。

    他苏护原本是想用苏妲己来拉拢姬昌,与姬昌绑定,可此时此刻,那姬昌竟然在此关键时刻提出如此建议,简直就是让他大跌眼镜,愣是差点没回过神来。

    “姬昌啊姬昌,你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思?!”

    苏护开始思忖起来,毕竟苏妲己实则已是他姬昌的儿媳,可是此刻姬昌不但没有袒护苏妲己,反而还在窜着让苏护将苏妲己进献给姬昌。

    “本侯懂了,懂了……”苏护想了一会儿,最后微微叹息一声,摇摇头,心里嘀咕两句。

    他隐隐有些明白姬昌此举的意图,无非是想与他之间的关系切断,勿要因冀州而牵扯到西岐。

    苏护深吸口气,继续看下去,他倒要看看姬昌想要如何说服他。“足下若进女王廷,实有三利。女受宫闱之宠,父享椒房之贵,官居国戚,食禄千锺,一利也;冀州永镇,满宅无惊,二利也;百姓无涂炭之苦,三军无杀戮之惨,三利也。公若执迷,三害目下至矣:冀州失守,宗社无存,一害也。骨肉有族灭之祸,二害也;军民遭兵燹之灾,三害也。大丈夫当舍小节而全大义,岂得效区区无知之辈以自取灭亡哉。昌与足下同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渎,幸贤侯留意也。草草奉闻,立候裁决。谨启。”

    苏护一口气看完,此刻不禁深深的吸口气,沉思的半响,最后微微颔,他自我说服了。

    姬昌所言句句属实,若是能因此而成功,一切都将风平浪静,他们苏氏一门或许还因为得到无限恩宠。

    散宜生一直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苏护脸色的变化,他一直没有吭声,他相信苏护哪怕再执拗,最后亦会动心的,此乃绝对的可能,谁都无法阻拦的,毕竟谁在生死面前都不会那般的淡定。

    先不说别的,朝歌大军此次主帅竟是武皇妃黄飞凰,足见帝辛的杀意和决心,他苏护若是依旧搞不懂的话,那苏护离死也就不远了。

    散宜生此刻见护不言,不禁再次开口,他知道有些时候,他需要给苏护点台阶下,毕竟苏护再如何落魄,也是一方诸侯,这是不争的事实。

    “君侯不必犹豫。如允,以一书而罢兵戈;如不从,卑职回复主公,再调入马。无非上从天命,中和诸侯,下免三军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缄口无语。乞降号令,以便施行。”

    苏护闻言,深吸口气,将苏全忠招来,现在苏护也只有跟苏全忠商量对策。

    “全忠,你来看一看,姬伯之书。”苏护将手书递给苏全忠,让苏全忠去看。

    苏全忠打开,看罢顿时大怒,盯着苏护。“父亲,汝不至于将妲己真的进献给陛下吧?”

    苏护看着苏全忠的神情,不禁叹息一声,一脸无奈的道。“全忠,汝觉得吾父子现在还有什么退路吗?若是尚有,吾父子当全力以赴,绝不退缩。”

    苏全忠此刻就那般看着苏护,张了张嘴,他却现,苏护所言属实,并非是妄言,他们现在已经无进退之路,就差被朝歌大军践踏的份。

    “父亲,可……”苏全忠深吸口气,一脸悲愤的道。

    他想开口,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正如姬昌所言,若是不将苏妲己进献给陛下,那陛下一怒之下,朝歌大军会如潮水般将冀州城给吞没。

    苏护父子原本真正的依仗雨师和郑伦,此刻一个受到重创,一个昏迷不醒,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指望,武皇妃此次有备而来,他们冀州城危矣。

    “若是尚有其他办法,为父亦不舍得让妲己去受苦。”苏护幽幽的叹息。

    父子两人商谈半天,最后又在内院与苏护的夫人杨氏聊了半天,夫人杨氏放声大哭,哭的可谓是肝肠寸断,苏护再三安慰。

    夫人杨氏这才含泪说道。“此女妲己生来娇柔,恐不谙侍君之礼,反又惹事。”

    苏护曰:“这也没奈何,只得听之而已。”

    夫妻二人,加上苏全忠不禁伤感一阵,苏护这才出了内院,与等在那里的散宜生见面。

    “护已想通,姬伯之言实是有理,果是真心为国为民,乃仁义君子也。敢不如命!”

    散宜生大喜,他虽早就料到会是这般情况,但此时此刻亦是心里忍不住的窃喜,毕竟此战能够偃旗息鼓,全靠他的功劳,姬昌定会重赏他的。

    于是苏护便命酒管于馆舍待散宜生。

    苏护连夜修书赠金帛,令散宜生先回西岐,同时送出府邸道。“我随后便进女朝商赎罪,还请姬伯放心便是。”

    散宜生这次拜辞而去,正如封神演义中所记载的那般,一封书抵十万之师,只是他们都是各怀鬼胎,苏护之所以答应姬昌,表面上对姬昌还感激不尽的样子,但内心对姬昌此举有了一丝不甘,但他却没有办法。(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