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67章:作壁上观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城楼下那人!”苏护怒气冲天,大有不抓到他就誓不甘休的心思。

    毕竟那黑衣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做出如此令人指的事,连续几天咒骂已经令苏护的怒火冲天而起,而此时此刻,那家伙居然再次可恶的去翻墙杀了进来,若非郑伦出现的及时,他就差点被那家伙给刺杀成功。

    一想到这些,他就不由的胆颤,同时对武皇妃愈加忌惮,说实话他害怕极了。

    照这情况继续下去,说不定哪一天他在睡梦中就被那些刺客给暗杀,简直就是毛骨悚然,他现在都有些不敢休息,太恐怖了,关键是对方的手段逆天,诡异的很,防不胜防。

    “啊……”苏全忠闻言大惊,他也吓出一身冷汗。

    “别愣着了,快去追,要是让他逃跑,那我们苏府就永无安宁之日了。”苏护看着被吓坏了的苏全忠,慌忙提醒一句,让他赶紧的去追上去,省的到时候出现什么变故,毕竟对方中了郑伦的法术,即便是能坚挺一会儿,但绝对坚持不了太久,所以只需封锁城门,挨家挨户的去彻查寻找,定会找到那家伙的。

    苏全忠闻言忙回神,继而快的追了下去,并接连续的下达了一个个的命令。

    苏护则慌忙回后院,带领着一群人去营救被火困住的郑伦,当他赶到的时候,郑伦已经昏过去,浑身上下衣服都被杀得坑坑洼洼的,脸上的皮都隐隐泛起黑棕色,就像是快要烤熟了似的。

    苏护骇然,慌忙招呼府内的巫医火营救,他现在两眼无神,接二连三的支柱被坑害,先是那那雨非雨,也就是雨师,现在又是郑伦,他苏护能够趾高气昂的去叫板朝歌,无非是依仗雨师和郑伦,可此时……

    苏护现,自己好像错了。

    ……

    就在苏全忠快要将整个冀州城翻过来的时候,原先刺杀苏护的那个黑影此刻就隐于暗处,好笑的看着苏全忠忙碌的身影,最后无聊的拍拍手,几个起落消失在冀州城内。

    次日,天亮后,朝歌帅帐内,昨夜将冀州城给弄得鸡飞狗跳的黑衣人,此刻正单膝跪倒在地,与武皇妃汇报着情况。

    “郑伦无碍吧?”武皇妃听闻郑伦中了他的异火攻击,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

    “启禀武皇妃,会有些皮肉伤,毕竟要想演的真实一些,总是要有所付出的,此前属下已与那郑将军商讨过,是郑将军坚持要如此的。”那黑影人恭敬地说道。

    “不愧是陛下相中之人,真的很不错。”武皇妃黄飞凰微微颔道。

    “飞廉将军,西伯侯姬昌的大军到了没?”武皇妃说罢,继而转向旁边侍立着的飞廉和恶来父子,淡淡的问道。

    “回娘娘,西岐大军已在冀州城西边扎营,就在刚才曾派人来寻问,该如何出兵?”飞廉出列,恭敬地的欠身道。

    “姬昌啊姬昌,如此的老狐狸。”武皇妃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缓缓起身,邪邪的说道。

    “告诉姬昌派来的使者,就说本帅命他午时强攻冀州城,不管付出如何代价,势必要攻破城池!”武皇妃最讨厌的就是姬昌那种小人,此刻不由的刺激姬昌起来。

    “啊……”飞廉没料到武皇妃竟说出这般话,他深感意外,总觉得此话根本就不会自黄飞凰的嘴里说出来,可是事实摆在眼前,黄飞凰真的就这么说了。

    “怎么飞廉将军觉得不妥?”武皇妃抿了抿嘴,看向飞廉,不由的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不不……末将不敢。”

    飞廉将军可不敢有丝毫不敬,他曾真正领教过武皇妃的厉害,那手段简直就是恐怖,想想都让他毛骨悚然。

    “去吧,本帅自有深意。吾等就坐壁上观吧……”武皇妃黄飞凰没再继续在此话题上绕下去,而是淡淡的提醒飞廉一句。

    “末将这就去办。”

    飞廉将军一愣,顿时明白此乃武皇妃的高明之处,定是有着其他的深意。

    “善。”武皇妃微微颔,没再多言,飞廉则快的倒退着离开。

    ……

    西岐营帐内,姬昌亲自率军出征,他原本不想前来,可细想之下,觉得极大的不妥,毕竟此次征伐冀州的乃是武皇妃,先不提她此次挂帅,单单他武皇妃的身份,就等同于帝辛御驾亲征,若是他还敢在那里摆谱,那岂非离死不远了。

    姬昌在行军的路上,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此次冀州侯苏护是彻底的完蛋了,苏护哪怕有天大的本事,此次帝辛是真的怒了,毕竟冀州私藏冀州鼎之事,让帝辛意识到了他的反意,再加上崇黑虎和兖州侯彭祖寿死伤殆尽,征伐冀州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帝辛龙颜暴走,竟然不惜一切代价,将武皇妃派来挂帅。

    姬昌相信,苏护完了,当然姬昌却不想让苏护去死,毕竟苏护还有价值的,若是就这般挂掉,岂非太可惜了,所以他一直在考虑,究竟该用什么办法去做到两全其美,既能让帝辛的怒火消停下来,又能让苏护脱离火海,至少保住苏护的命,至少什么冀州侯的头衔,只能等日后再提。

    姬昌与上大夫散宜生和大将南宫适围坐在一张桌上,正在分析眼前的局势。

    “报……”而就在此刻,帐外传来一声通报声。

    “进!”姬昌吸口气,看向帐外,并应了一声。

    先前被姬昌派去武皇妃营帐请命的使者自帐外进来,先叩拜了西伯侯姬昌。

    “武皇妃如何说?”姬昌极端好奇的问道。

    “属下未曾见到武皇妃,却半途被飞廉将军拦下,言武皇妃有令,命吾军今日午时全力攻城,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要将冀州城攻破,不惜一切代价。”那使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姬昌眼中的猛地闪过一道精光,深吸口气。“飞廉还有没有提到什么?”

    那使者摇摇头。

    姬昌深吸口气,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同时看向散宜生。“宜生,汝有何看法?(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