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59章:雨非雨和她的八个徒弟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整整七日,无论是崇黑虎和兖州伯彭祖寿在外面如何的挑衅,冀州城的城门始终都是禁闭,对崇黑虎和彭祖寿不理不问。

    崇黑虎一直在拖着,他来此本就是为了给苏护留一线生机,所以他是如何都不会强攻的,而彭祖寿不然,他想着该如何去立功,现在北地的老大崇候虎正在朝歌做苦工,北海袁福通等七十二诸侯反叛,现在再加上冀州侯苏护也揭起了反旗,若是机会把控的好,他此次定会收获颇丰,甚至会得到帝辛的欣赏,将北伯候的位子交给他来坐,如此岂不美哉。

    彭祖寿三番五次的起攻击,可奈何冀州城上的将士丝毫不为所动,对彭祖寿的挑衅视若无睹。

    第七日夜,一片乌云罩月,整片天地黑漆漆的,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数道黑影自天而降,快的降落到了冀州城,刹那间出现在苏府门前,此此刻苏府的门前,郑伦正陪着苏护父子站在府门外等待着什么。

    唰!

    一道黑影在前,八道黑影紧随其后。

    “雨道友,别来无恙啊……”郑伦见到那落地的黑影,忙迎了上去,与那最前面之人稽道。

    “郑道兄!”

    那黑影揭开披风,露出一张女人的脸,虽然不是那种国色天香,但亦是难得的美人,此刻她亦朝郑伦稽。“郑道兄如此急匆匆的联络非雨,可是有事?”

    “雨道友这边来,贫道帮汝引荐一人。”郑伦未开口,而是朝雨非雨招手,继而转向苏护道。

    雨非雨一愣,继而看向从台阶上走下来的苏护父子。

    “此乃冀州侯苏护,这位是少侯苏全忠。”郑伦将苏护父子介绍给雨非雨。

    “侯爷,她乃末将的道友雨非雨。”郑伦又转向苏护父子,将雨非雨引荐给苏护父子。

    苏护父子忙上前,与雨非雨相互打揖。

    雨非雨的身份比较特殊,乃是帝辛安排给郑伦的,她不是别人,正是飞廉的夫人雨师,雨师当年曾被轩辕黄帝的乾坤鼎给吸了进去,后乾坤鼎被孔宣认主打开,将雨师给放了出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此次恰好缺人手,姜文媛便将雨师派了出来,同时又派给雨师八个异能战士以雨师徒儿的身份出现,相助于雨师,以确保万无一失。

    苏护将雨师等人请进内院,分宾主坐下,直入主题。

    苏护和郑伦将冀州城糟糕的情形跟雨师说了一遍,雨师听了秀眉微皱,最后微微颔。

    “无碍,待明日贫道将那崇黑虎和彭祖寿的脑袋摘来,以解冀州城之厄。”雨师一副很嚣张很狂妄的语气说道。

    “如此就有劳道友了。”苏护尚未开口,郑伦却欣喜的起身,朝雨师躬身道谢。

    苏护父子见郑伦的举动,虽然疑惑,但却相信那雨师绝对是拥有大实力之人,苏护父子心随稳了下来,只期待明日一战。

    “明日郑道兄可引一军攻打彭祖寿,贫道也同时引一军攻打崇黑虎,管叫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雨师根本没将那崇黑虎放在眼里,在她看来杀死崇黑虎跟捏死只蚂蚁没多大的区别,那崇黑虎虽然曾跟随截教真人修习异术,其实在她看来,教授崇黑虎的那所谓的异人,亦非其对手。

    她雨师是谁,当年跟随蚩尤大帝南征北战,若非当时中了轩辕黄帝乾坤鼎的暗算,导致真身被强行吞噬,谁人可抵挡她的征伐。

    在雨师看来,当年她之所以败,并非是败给了轩辕黄帝的战力,而是输给了他的法宝,所以她一直不甘心,就像是个梗似的横在心坎上,她本想脱身后寻那轩辕黄帝报仇,可却被她夫君飞廉拦住,她不知飞廉却知,轩辕黄帝已今非昔比,以准圣之身与伏羲、神农坐镇火云宫,号称三圣,即便飞廉、雨师合体,都亦非轩辕黄帝一招之敌。

    “妙哉!本候期待郑将军与雨道长凯旋而归!”苏护被雨师那满满的自信所感染,此刻亦是起身朝郑伦和雨师抱拳道。

    ……

    次日,紧闭的冀州城大门竟缓缓打开,郑伦率一军自西城门杀出去,紧随其后的是四名异能战士,雨师则坐镇苏全忠率领的大军,自东城门杀出去,四名异能战士守护在侧。

    郑伦vs彭祖寿,雨师、苏全忠vs崇黑虎,大战一触即。

    崇黑虎闻听探子回报,忙整军待命,率军迎战。

    “崇黑虎,快快下马受缚,否则管教你三千飞虎军有来无回。”崇黑虎尚未来得及开口,上次遭到崇黑虎一顿胖揍的苏全忠却坐在马背上挑衅的说道。

    崇黑虎原本还没什么,此刻乍闻苏全忠此言,顿时火冒三丈,不为别的,他一心为他们冀州城苏护父子着想,想给他们留一线生机,没曾想到那苏全忠竟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毫无辈分敬重之言,崇黑虎此刻可谓是怒火冲天。

    “全忠小儿,本候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崇黑虎恼怒透顶,亦管不了那般多,坐在火眼金睛兽背上,一副吹胡子瞪眼的回道。

    “休得嚣张!”雨师此刻就坐在一匹寻常的马背上,此刻静静的看着那崇黑虎。

    崇黑虎一拍火眼金睛兽的屁股,快的杀了出去,上次他惨遭郑伦的挑衅,此刻见郑伦不再,胆子也大了起来。

    尤其是崇黑虎上次在郑伦手里吃了大亏,让他也悟懂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战术,上次若非被郑伦占了先机,那一战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崇黑虎对此事耿耿于怀,是极度的不甘心。

    雨师亦纵马上前,她座下的马乃寻常之物,与那崇黑虎座下的火眼金睛兽相遇,只落得双腿直打哆嗦,不敢近前,单单此点就弱了大半的气势。

    苏全忠坐在马背上,眼见此景,不禁一愣,他没想到尚未开始动手,就出现了这般糟糕的局面,隐隐开始后悔起来,不该跟着前来助阵,这样一不小心,他自己都或许陷进去。

    同时苏全忠心里开始诅咒其郑伦,找来助阵的异人竟是这般不堪。(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