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50章:本侯上当了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苏豹也就是苏府的大管家此刻慌慌张张的从外面冲进来,见到坐在地上的苏护,慌忙上前,欲要将苏护扶起来。

    “苏豹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苏护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但愿那郑伦听错了。

    “侯爷,坊间传闻侯爷曾得到过冀州鼎,但却私藏……”苏豹此刻看着苏护,没敢有丝毫的隐瞒。

    “扑通!”

    苏护再次一屁股坐到地上,两眼无神,就像是被吓破了胆似的。

    郑伦和大管家对视一眼,都一脸的无奈。

    “父亲,父亲……”就在这时,刚自军营回府,尚未来得及换下军装盔甲的苏全忠,也就是苏护的儿子大呼小叫的一路喊道。

    吱嘎。

    房门被推开,苏全忠看着脸色煞白,有种气血不通的苏护时,慌忙上前。

    “父亲,父亲您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孩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苏全忠看向郑伦和苏大管家,想知道这究竟是生了什么。

    “快快去瞧瞧,看看此事是否属实,郑伦你和全忠一起,务必搞清楚……”苏护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此刻急的团团转,整个的疯狂。

    苏全忠一脸的茫然,迷迷糊糊的被郑伦拖了出去,边往外走,郑伦边跟苏全忠解释。

    “什么?!是哪个王八蛋,究竟是谁在这里造谣生事……”苏全忠气呼呼的,大呼小叫的欲要跟人搏命的样子,不过却被郑伦给拉住,示意他不要去激动,毕竟此事究竟为何还不清楚,具体该如何去做需要搞清楚情况再作打算。

    “呼……”苏全忠此刻是真的暴走,他虽然年轻,但却知道,冀州鼎这个大帽子一旦扣实了,那他们冀州府想跑都跑不掉了,只能乖乖瞪眼的份。

    那时候帝国大军一旦出现在冀州境内,他们将会要遭到彻底的颠覆性的追杀,冀州府,他们苏家连逃的机会都没有,谁让冀州鼎如此的敏感,牵扯到天下江山一统,如若私藏,这个罪过绝对不是谁能担得起的。

    ……

    片刻后,苏全忠脸色煞白,整个人就像是遭了雷击一般,昏昏沉沉的样子,他知道这次他们冀州要完了,至少帝辛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怎么办?”苏全忠抓着郑伦的胳膊,一个劲的嘟囔着这一句话,似癫似狂的样子,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主见,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毕竟此事牵扯甚大,几乎一夜之间,整个冀州城都知道了此事,他们都没能反应过来。

    “有人在害我们!”

    郑伦此刻气势汹汹的说道,他的也欲要暴走的节奏,整个的人已经进入了一种疯魔的状态。

    两人一路上都无语,各自在想着什么,很快便回到了苏府,苏府内苏护正焦急的等在那里,他趁这个时间,苏护完完全全的听大管家将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苏护已经浑身冰冷,好似跌入谷底,他知道这次他栽了,虽然现在还不知栽在谁的手里,但是他相信绝对有人想让他死,否则绝对不止于如此的。

    而且那人对他很熟悉,竟然知道他曾经想将冀州鼎据为己有,只是后来曾经遗失。

    “是谁?究竟是谁?”苏护来回踱着步子,浑身冷血直流,他害怕,害怕极了。

    “父亲……父亲大人……”苏全忠一进府门,忙走上前去,一下子拽住苏护。

    “怎么样?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查明白是谁干的了没有?”苏护此刻六神无主,整个的处在一种癫狂的角色,此刻见到苏全忠和郑伦回来,忙拽住苏全忠,一连问了三个疑惑。

    “父亲,都传遍了,整个冀州城无人不知……”苏全忠脸色煞白,带着哭腔的说道。

    “什么!”

    苏护一下子呆掉,他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此刻希望彻底的破灭,他已无言以对。

    “苍天啊……”

    苏护很清楚的知道,他无路可退,他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

    “是谁?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想要我苏护的命!”苏护此刻有种陷入了挣扎之中,彻底的似癫似狂的仰天道。

    “侯爷……”

    “父亲……”

    郑伦和苏全忠此刻都忙上前拦住苏护,生怕苏护受到过度的刺激,而出现什么问题,那可就真的是大问题了。

    毕竟此时此刻的冀州已经处于内忧外患的状态,极度需要苏护来主持大局,若是苏护因此而出现问题,那冀州恐怕要因此而灭亡。

    郑伦和苏全忠对视一眼,两人上前,忙将苏护拽住。

    “本侯知道了,本侯知道了……”

    就在这时,苏护猛地好似记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子缓过神来,整个的跳跃起来。

    “侯爷……”

    郑伦和苏全忠都被苏护吓了一跳,这苏护此刻一惊一乍的样子,着实是吓人的很。

    “是费仲,是费仲……”苏护怒瞪着眼,紧攥着拳头,吹胡子瞪眼的道。

    “费仲?”郑伦再次和苏全忠对视一眼,有些搞不懂苏护为何会这般说。

    “不会有错的,绝对是他。那个小人……本侯上当了,本侯被骗了!”苏护懊恼至极,他现在后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费仲当时不是跟您聊得很投机吗?怎么会出现这种事?”苏全忠倒是很清楚,苏护和费仲两人相谈甚欢,苏护时有意拉拢费仲,而费仲现在恰好处于落魄状态,对苏护的拉拢感到无比的感动,两人当时差点就拜把子,结为义兄兄弟了,可是为何苏护此刻竟对费仲如此的痛恨,可谓是深恶痛绝。

    看苏护的举动,一副恨不得将费仲碎尸万段的样子,郑伦和苏全忠此刻都迷茫了。

    当然郑伦的迷茫是他故意装出来的,因为此事自始至终他都参与其中,而且扮演着一些不错的角色。

    苏全忠是真的迷茫,他实在是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变化实在是太快了,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太恐怖了,难以理解。(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