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200章:逼宫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你们……你们难道也想造反不成?!”洪锦气愤难当,咬着嘴唇霸气凛然的怒瞪着众将。

    “大将军,末将等非此意,眼下情况特殊,大王已去,皇室血脉已断,此已是事实,若是我们还沉浸在其中,或者依旧是沉浸在大王仙去的悲痛中无法自拔的话,商军一旦追上我们,那吾军就当真山穷水尽了,西戎军必遭血洗,西戎将不复存在,彻底的从地盘上被抹去,纳入大商的版图。”此时此刻,也就洪锦的副将巴图敢开口说话,试图说服洪锦,其他众将都不敢再多言,毕竟洪锦此刻正处在气头上,说不定一句话没说完,也会被洪锦拖出去斩了。

    洪锦未加入到西戎军中时,巴图曾担任御前侍卫长,后被大王调派给洪锦做副将,现在已属洪锦的左膀右臂,最信任的属下。

    “呼……”洪锦深吸口气,继而呼了出去,他此刻尽量平复自己内心的怒火。

    “巴图,你说该怎么做?”洪锦环视四周,目光从场中每个人的脸上扫过,继而朝巴图道。

    “他说得对。”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巴图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大踏步走到被按在地上的,先前提议重立大王的那人身旁,将他一把拉起,目光如炬的重提此话。

    “诸位将军,你们也都说说!”

    巴图的话语很具有煽动人心的效果,话题一转将营帐内的其他将军也都拉下水。

    他深知,即便他巴图再支持洪锦,那也不行,他需要在场的诸位都能够站出来,那么西戎王的位子就非洪锦莫属了,即便日后还能找到个西戎的王室血脉,那也米已成粥,回是回不去了。

    “末将赞同!”

    “非常时机用非常之策,末将也赞同!”

    “我也赞成!”

    “无条件支持!”

    ……

    众将也都齐齐表态,因为他们现在实在是没有主心骨,他们必须要推举出来一个能够扛大梁的,能够带领他们避过此次商军的围剿,否则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当然等商军退兵后,再谈其他的也不迟。

    “大将军,你呢?”巴图此刻等所有人都表态支持后,这才缓缓转向洪锦问道。

    “呼……”

    洪锦呼口气,目光再次从众人身上扫过,继而微微颔。“好吧,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别无选择。”

    “好!”巴图双手一拍。“既然连大将军也支持,那就好办了,现在吾等已达成一致,那么就只剩下最关键的一个环节,究竟有谁来执掌西戎!”

    巴图一字一顿的将此话说完,接目光开始在营帐中的诸将身上来回扫动。

    “诸位有什么建议都可以提一下,现在非常时期,不能再犹豫不决了!”巴图最后又加上那么一句,就是为了压一压在场的诸位。

    他话中透着一丝很隐晦的意思,不过在场诸位将军都是身经百战的,谁都能够听得出来的,要么就推举洪锦,要么就散伙。

    不过其实现在也没得选择的,场中除了洪锦能够主持大局外,他们自问都没有那个能力,尤其是现在这个糟糕透顶的局势下,他们谁也不敢接着个烫手山芋。

    况且西戎军中剩下的将军,洪锦的级别最高,之前也是经过尸山骨海趟过来的,众人对他的信服度也是最高的,所以洪锦被推举出来,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如此烫手山芋,谁都不会去接的,当然此事避过之后,会有人眼馋,但那时生米煮成熟饭,他们敢冒头,就直接送他们去见鬼。

    “末将觉得大将军最合适!”

    “末将赞同!”

    “附议!”

    ……

    众将齐刷刷的,不待有什么犹豫的,全部表了自己的看法,都齐力推举洪锦。

    “末将叩见大王!”巴图见时机差不多了,一下子跪倒在地,朝洪锦叩拜下去。

    其余诸将一愣神的功夫,也都缓过劲来,齐齐跪倒在地,高呼大王。

    “都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这是在让我做那个不仁不义的小人,若是传出去,大王刚刚离世,我就急不可耐的去抢大王的位子,日后本将如何见人,如何面对西戎百姓!”洪锦表现的一脸坚决,对这些跪倒在他前面的众将极度的不满。

    “你们这是要让我背上千古骂名!”洪锦深吸口气,再次咆哮的说道。

    “大将军,现在西戎危机,稍有不慎就要遭到灭国,若是这时候您还不站出来,力挽狂澜的话,西戎恐怕就要彻底的完蛋了。”洪锦曾经在军中埋下的棋子,现在已经混成了一名小将,此刻在关键时候站出来出声,表了忠心。

    “说得对!”

    ……

    众将都齐齐附和,现在他们也都铁了心的要将洪锦推上去,哪怕洪锦再不愿意,他们也不会放弃的。

    “大将军,您就点头吧!”巴图再次开口,跪在那里,语气透着坚定和恳求。

    洪锦深吸口气,胸口上下起伏,很显然他现在很难下决定。“不行,坚决不行,本将不会做对不起大王的事。”

    “这一战本将带着你们打,但是事后我们一定要寻到王室血脉,绝不能让大王的血脉流失,更不能让江山因此而毁于一旦。”洪锦紧攥着拳头,目光透着浓浓的坚定。

    “大王的血脉已经没了。皇室的血脉都在那一场血洗中无一幸免,全部罹难。”其中一位将军忍不住再次提醒洪锦,要是洪锦随便再从哪里挖出一个王室的血脉,推其为王的话,那人若是明事理还好说,但若是什么都不是,那岂不是要毁了西戎的江山。

    众将也都是这个心理,况且这里面就曾有参与过当年那事的,那场面可谓是血腥恐怖,很多时候他都会做噩梦,被吓起来。

    没有一个幸免,妇孺儿童全部被杀,简直就是一个屠宰场。

    “其实大将军说的也对,末将倒是有个建议,不知该讲不该讲!”依旧是那个被洪锦先前埋下的棋子,那家伙不动声色的说道。(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