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177章:险卦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纣王五年。?(  〈

    “西岐……姬昌……朕如何也不能让汝太闲。”帝辛独自坐在御书房,一张沙盘地图就摆在那里,其中东夷和北狄已经插上了大商的玄鸟旗,而此刻帝辛目光所聚焦的位置,恰是西戎,当然不时还扫向西岐的领地。

    “西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也该是时候让洪锦的次身上位了,为以防万一,西戎必须要完全掌控在朕的手里,绝不能有失。”帝辛再次开口,来回踱着步子。

    “鹰卫!”

    帝辛琢磨了整整半天,最后理出一条思路,继而朝门外喊道。

    鹰卫匆匆推门进来,单膝跪倒。“陛下。”

    “汝即可前往西戎,与洪锦次身联系,让他如此如此做……”帝辛悄声吩咐鹰卫,让转告洪锦次身。

    “属下即刻动身。”鹰卫恭敬的领命,继而快的退了出去。

    ……

    “报!”

    边关急报,纵马快的朝朝歌奔来,直接奔进皇宫大门,来人跃下战马,一路狂奔,朝议事大殿赶去。

    “讲!”帝辛眉头紧皱,纵身起身,锁定边关报讯官。

    “启禀陛下,西戎暴动,率军侵扰吾朝边关,已杀进西岐境内,西伯侯姬昌正率军抵抗。”

    “西戎?!”帝辛攥着拳头,气势夺人。“这才短短几年,他们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是父王仁慈,饶他们西戎王室一命,可汝等竟不知感恩,屡屡冒犯天威,再次侵扰吾朝边境,真当吾大商是软柿子不成!”

    帝辛就站在议事大殿上,面对着群臣,杀气凛然,众臣瞧着帝辛的模样,知道他肯定是动了真怒,即便是上次北狄扰境,帝辛都未表现的如此愤慨,可此次西戎再次入侵,帝辛已忍无可忍,彻底的暴走了。

    “陛下,末将请命!”黄飞虎出列,单膝跪倒在地,朝帝辛请命道。

    “陛下,老臣请命!”

    太师闻仲也丝毫不让的出班,闻仲和黄飞虎两人对视一眼,都毫不相让。

    黄飞虎私下虽敬重闻仲,但在此事上他还是不会有半点妥协的,其实黄飞虎亦是为了闻仲好,想太师闻仲毕竟已年长,不太适合再亲临险境统兵作战,相反他可坐镇中枢指挥,前线厮杀还是让他这种年轻人去做。

    其余将军原本也有意愿请命领兵,可见黄飞虎和太师闻仲出班,都乖乖的老实的站在原地,未再有其他想法。

    “西岐那边的情况如何?”帝辛深吸口气,目光自闻仲和黄飞虎身上一一扫过,继而朝那传讯官问道。

    “西伯侯亲率西岐部将,与西戎军已交锋两次,不过都略占上风。”那传讯官道。

    “噢?”帝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微微颔。“西伯侯当真智勇双全,有他坐镇西境,朕足以放心。”

    “传令西伯侯姬昌,如若有需要及时请命,朕自当派军援助。”帝辛缓口气,未再多说什么。

    “是,陛下。”传讯官恭敬的应道。

    “呼……西伯侯真乃朕之肱骨,西境有他坐镇,朕何愁西戎贼军扰边。”帝辛轻呼口气,朝太师闻仲和黄飞虎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都退回朝班中。

    既然西岐军足以应对西戎贼军,帝辛也觉得无须再派大军援救,省的劳民伤财,让大商国力拉空。

    ……

    西岐边境,西戎军和西岐军多次交锋,互有胜负,大多都是小打小闹,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损失的场面。

    “侯爷,西戎这次的行径太古怪了,末将总觉得他们怀着什么目的?”西岐军营中,大将南宫适一脸担忧的提醒姬昌道。

    “适,所言极是。”

    伯侯姬昌认同的微微颔,轻捋着胡须,目光如邃的考虑起来。“孤亦有此种感觉,只是到现在都未能猜透,作战方式与先前大有区别,古怪的有些让人头疼。”

    “侯爷,明日之战该如何排兵布阵?”南宫适问道。

    “待孤卜上一卦!”

    西伯侯姬昌没有直接回答南宫适的话,而是自怀中摸出几枚金钱,占上一卦。

    姬昌善卦术,尤其是是伏羲八卦。按照封神世界的介绍,姬昌被囚禁于羑里城,曾将伏羲八卦演化成八八六十四卦,重为三百八十四爻,内按阴阳消息之机,周天划度之妙,后为《周易》。

    换句话说,姬昌在此方面上的造诣,在凡俗界绝对是通天地泣鬼神,虽无法与那些高境界的炼气士相比,但亦有独到之处。

    “不好!”姬昌脸色大变,卦中显示主凶,而且是大凶之兆。

    “侯爷……生什么了?”西岐诸将都为之大惊,他们很少见到西伯侯如此骇然的表情,很显然此兆不妙。

    “卦中显示,吾军将遭到屠戮,全军将士十存不到六,其余四成全部罹难,死的凄惨无比,吾西岐属民惨遭西戎狗贼屠戮,这……”西伯侯姬昌深吸口气,将卦中看到的未曾隐瞒,告知在场诸将。

    他本不欲将此事实话实说,可想了想还是道了出来,毕竟此事事关重大,谁都无法去真正控制此局面,必须将实情讲出来,好众人齐心合力想解决办法。

    “什么?!”

    西岐军营中,众将都疯了,彻底的被西伯侯姬昌的话给震撼,浑身冰冷,他们都对姬昌的卜算之力怀着极度的自信,绝无怀疑之说,可此时此刻……

    “侯爷,可有破解之术?”上大夫散宜生此刻深吸口气,上前一步问道。

    “难,难……”姬昌长长的叹息一声,他对此亦没有好的办法。“此卦昭示吾军凶险万分,一旦交战,必遭屠戮。”

    “呼……”

    散宜生深吸口气,眉头紧皱。“侯爷,虽不知对方究竟使用何种阴谋,但战与否,并未一味的有对方说了算,吾等完全可避而不战,同时派人火赶往朝歌,请求陛下支援,如此我们死守营地,料对方也无法伤之吾军分毫。”

    其余诸将闻言都赞同的颔,他们丝毫不疑姬昌的卦有异,足见姬昌在西岐诸将中的地位,绝对是不可动摇的。

    “好!”

    姬昌深吸口气,没再犹豫,此刻其实他也乱了分寸,在散宜生提到朝歌时,不禁将一切都寄托到了帝辛身上。(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