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077章:三皇殿选址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司天监太师杜远铣这几日一直待在司天监,为三皇神殿选址劳神费力,连续七日,夜观乾象,对此子辛并未干涉,也未将他的意愿强加给杜远铣,反而留给杜远铣足够的空间发挥。

    直到第七日,杜远铣方确定出具体的方位,并于次日亲自踩点勘察,确认无误后,连夜修成疏章,欲进宫面圣,却被告知陛下身体不适,前因八鼎失窃,后又因受北狄扰边之怒,自武凰妃率军出征,陛下已连续十日未曾早朝。

    朝中大小事务俱有太师闻仲和首相商容决断。次日,杜远铣直奔文书房,发现是首相商容看本,杜远铣大喜,上前见礼。

    “老丞相,近日元铣观司天台,总算不负陛下重托,锁定三皇神殿方位,今特奏于天子,敢劳丞相将此本转达天庭,丞相意下如何?”

    “太师既有本章,老夫岂有坐视之理,只因天子身体有恙,连日不御殿庭,难于面奏。而三皇神殿之事非他事,陛下曾多次询问其果,老夫和闻太师也无法裁断,今日老夫就与太师进内庭见驾面奏,何如?”首相商容想了想,继而说道。

    “有劳老丞相了。”太师杜远铣忙恭敬的行礼,表达谢意。

    商容带杜远铣进了九间大殿,过了龙德殿、显庆殿、嘉善殿,再过分宫楼。

    商容和杜远铣见到奉御官,奉御官见首相商容和杜远铣出现,忙上前行礼道。“老丞相,后宫乃禁地所在,圣躬寝室,外臣不得入内。”

    商容淡然一笑,捋着胡须。“老臣岂会不知?汝与老夫启奏陛下,商容带司天监杜太师求见。”

    奉御官点头,进宫启奏帝辛,帝辛此刻正与皇后姜文媛弈棋,杨曦兮则立于一侧认真的沏茶。

    “陛下,首相商容带司天监杜太师求见。”

    帝辛捏着一枚黑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呼出口气道。“总算是来了。”

    “臣妾先行告退。”姜文媛和杨曦兮起身,朝子辛微微欠身,继而笑着退了出去。

    她们如何不知杜远铣此来所为何事,她们妃子不便露面,虽然她们暗地里执掌大权。

    子辛微微颔首,继而转向奉御官道。“宣首相和杜太师进来。”

    奉御官言喏退了出去,很快首相商容和太师杜远铣俯伏阶前,叩首。

    “老臣叩见陛下。”

    “微臣叩见陛下。”

    “都起身吧,看座。”子辛躺在躺椅上,看起来气色有些差,声调偏低的道。

    当然那气色是子辛凭借体内的气制造的假象,在首相和杜远铣这种不懂练气的人眼前至少可以混淆视听。

    奉御官搬过两张紫檀木凳子,商容和杜远铣再次欠身,正襟危坐。

    “首相和太师有甚急事奏章,特进宫见朕?”子辛装作不知的问道。

    “启禀陛下,杜太师有奏章呈交陛下,乃关乎三皇神殿选址,老臣不敢怠慢,遂携杜太师进宫面圣,还请陛下皇恩圣裁。”首相商容开口。

    “什么?!”子辛猛地起身,那样子好似很激动的样子。“杜太师,首相所言属实?”

    “启禀陛下,微臣夜观天象,并做实地勘察,基本定下三皇神殿方位,尚请陛下圣裁。”杜远铣慌忙起身,恭敬的道。

    “善!”子辛大喜。“来,跟朕说说,具体在何方位?朕已迫不及待。”

    子辛同时转向朝奉御官招手道。“扶朕起身。”

    奉御官慌忙上前,将子辛小心的扶起,扶着子辛来到大殿后方,此处是一个独立的空间,空间内摆放着一个朝歌城的简易模型,这个模型将整个朝歌城的大大小小建筑都囊括在内,基本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帝都。

    “啊”无论是首相商容,抑或者是太师杜远铣,他们都被这个沙土模型给深深的震撼。

    首相商容也曾来过此殿,那是在帝乙朝的时候,他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并无此沙土模样。

    “此乃朝歌城的模型。”子辛指着前方近前的那个模型,其实即便是子辛不介绍,首相和杜太师也都可以一眼辨识出此模型就是简易版的朝歌城。

    这个设计实在是太精妙了。

    “巧夺天工啊!”商容憋了半天,最后喃喃自语的道。

    “鬼斧神工!”杜远铣也附和着来了一句。

    总之一句话,他们彻底的被眼前的模型所震撼,难以自持。

    “汝等跟朕来。”子辛朝他们招呼一声,带他们朝前走去,再次来到一块幕布后面,那里同样有一处模型,只是这个模型的大小比起眼前这个朝歌城的模型要大的多,几乎是它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都有可能。

    哧!

    首相商容和杜远铣都被深深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们此刻的心情。

    “此乃吾朝版图,山川河流,城池,关隘等等都囊括其中,其中外围的各大方国也都体现在上,朕相信有朝一日,各方国都势必要划归吾大商的版图。”子辛气势昂然,意念超强的道。

    “老臣相信陛下,陛下威武。”首相商容也仿佛受到子辛的感染,也一股热血沸腾的样子。

    “臣也坚信可以实现。”杜远铣也一副肯定的颔首道。

    他们这绝地不是拍马屁,而是受到子辛那情绪的感染,让他们都发自肺腑的从内心表达出来的真实想法。

    “哈哈”子辛畅快的大笑。

    “二卿咱们言归正传,杜太师,三皇神殿选定的方位汝给朕指一下。”子辛在奉御官的搀扶下,再次转回朝歌城的模型处,朝着商容和杜远铣道。

    杜远铣闻言,忙上前,仔细的辨认模型中的各大建筑的位置,以便他确定具体的方位。

    “陛下,就是此地。”杜远铣指着微子衍的府邸旁边的一处空地道。

    “衍王府邸前的空地,此地有什么说法不成?”子辛一眼便确定杜远铣所指的具体方位。

    “微臣夜观天象,发现此地乃三星锐气汇聚之地,三星暗含三皇之意,且此地离皇宫不远,便于陛下随时驾临”杜远铣侃侃而谈,其中提及了不下十处优势。

    “首相意下如何?”子辛淡淡的看了一眼商容,问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