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076章:杨任传旨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呼不要想那么多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即便想的再多,也于事无补。吾二人还是出去迎接使臣吧。”姬昌思来想去,也未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最后干脆不再去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姬昌没再去纠结什么。

    苏护看了一眼姬昌,遂没再多说什么,紧跟在姬昌后面迎了出去。

    “孤拜见使臣阁下,不知使臣到来,未曾远迎,失礼之处还万望海涵。”姬昌凑上前,一板一眼的行礼。

    “姬伯、苏侯,切莫多礼,杨任万万受不起。”杨任倒是谦逊的很,忙上前扶起欲要见礼的二人。

    “下臣此来乃奉太师之命前来传旨,尚请贤伯、苏侯接旨。”杨任没有去客套废话,直入主题。

    “啊”姬昌和苏护对视一眼,俯身接旨。

    “北狄作乱,扰吾边境,连攻两城,致黎民惨死,百姓流离失所,龙颜大怒,发兵十万讨伐北狄!”

    “特命西伯侯姬昌、冀州候苏护调本部兵马各五万,为左右军,与讨伐中军呈三角之势,一举拿下北狄,务必将北狄纳入吾朝版图。”杨任气势昂然,不卑不亢的道。

    “微臣领命!”西伯侯姬昌恭敬的俯身听命,语气透着坚定。

    苏护微楞,随后俯身高呼。“臣苏护接旨!”

    “贤伯、苏侯请起,征北大军业已启程五日,不日即可抵达北境,万望贤伯、苏侯调兵遣将,随时听从调遣。”杨任上前扶起姬昌和苏护,不禁再次提醒。

    “多谢杨大人提醒,孤即刻调兵,随时听从太师调遣。”西伯侯姬昌表态,不愧被誉为贤伯,对征讨北狄之事当鼎力支持,至少表象如此。

    “贤伯错矣”杨任干咳一声。“此次征北大军的主帅非闻太师”

    “什么?!”姬昌和苏护大为震撼,他们却误以为此次主帅乃太师闻仲,不然太师闻仲为何下旨调兵。

    “莫非是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将军?”苏护不禁疑惑的追问,姬昌也看向杨任。

    在他们看来,朝廷能担此重任的除了闻仲,也就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其余几位将军虽也可为帅,但最有可能的尚属太师闻仲和镇国武成王黄飞虎。

    既非太师闻仲,那便是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莫属,黄飞虎征伐东夷那一战打的堪称完美,且黄飞虎又深受帝辛喜爱,由他领兵征伐北狄,也是顺理成章。

    “非也。”杨任再次摇首。

    “呃”杨任的话,让西伯侯姬昌和冀州候苏护愕然,差点噎着,一时竟想不出帝辛会派谁挂帅。

    “此次征伐北狄的主帅乃武凰妃,副帅为下大夫飞廉、恶来父子。”杨任没再卖关子。

    “啊”

    西伯侯姬昌和冀州候苏护当场嘴巴长得大大的,估计塞进颗鸡蛋不成问题。

    他们被震撼了,而且是外焦内嫩的那种,当年帝辛立妃曾言欲让武凰妃遗母辛之志,领兵东征西讨,为大商拓展疆土,未曾想到帝辛这么快就兑现了承诺。

    “这”

    西伯侯姬昌愣了半天,张了张嘴,却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他无法理解帝辛的想法,上次征伐东夷力排众议任用黄飞虎,但那时有太师力荐,可此次征讨北狄,帝辛居然又封一个芳龄仅有十四的女子为帅,此实乃儿戏。

    姬昌无法理解,苏护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敢问杨大人,此乃陛下之意,亦或者是太师之意?”冀州候苏护有些不能淡定,深吸口气,开口问道。

    “陛下乾纲独断,太师力荐。”杨任属帝辛的崇拜者,对其知人善任相当佩服,此刻见姬昌和苏护有所怀疑,顿隐隐有些不满。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西伯侯姬昌属于绝对的老狐狸,见使臣杨任语气有变,意识到不妥,忙转变态度。

    苏护也没再多言,虽然他心中很不痛快。

    “请使臣回复太师,孤当竭尽全力,以助武凰妃成事。”姬昌语气透着坚定,不卑不吭。

    苏护也附和着颔首。

    “微臣谢过贤伯、苏侯。”杨任拱手欠身。

    “杨大人,请暂往宫内休憩,好让孤尽尽地主之谊。”西伯侯姬昌邀请杨任寒暄一会儿。

    “多谢贤伯好意,微臣急需回朝歌复命,来日方长,微臣就此别过。”杨任朝西伯侯姬昌和冀州候苏护欠身,翻身上马,调头回返。

    西伯侯姬昌和冀州候苏护对视一眼,姬昌朝欲要开口的苏护摇摇头。“回宫再谈。”

    宫内偏殿,姬昌和苏护相视而坐。

    “贤伯,此事蹊跷啊”苏护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武凰妃有何能耐,竟得陛下如此宠信,难以置信,孤到现在都未回过神来。”姬昌缓口气,微微叹息一声道。

    “那派兵之事还请贤伯拿个主意。”苏护讨教。

    “派,必须派,而且要派精兵强将,武凰妃任主帅,一切顺利尚妥,若出了意外,汝与孤都担待不起。到时龙颜大怒,西岐、冀州将血流成河。”姬昌不愧是老练,将所有的问题都考虑的清楚。

    “贤伯所言极是。”冀州候苏护重重的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伯邑考和妲己婚约之事切记保密,不得声张,近日陛下对吾二人好似有些特殊关照,如若被其知晓,或许会误以为西岐与冀州有什么异想。”姬昌深思一会儿,再次朝苏护郑重地提醒道。

    “贤伯顾虑的及是,苏护明白。”苏护深吸口气道。

    他懂得姬昌的意思,也深知姬昌的真正心思,但这对他苏护来说也是没办法的事,况姬昌所言对他冀州侯来说亦是有利的,若被帝辛知晓,他这里更是无法交代。

    毕竟冀州鼎惹来的祸事尚在持续发酵,他身为冀州侯,即便帝辛抓不到他私藏冀州鼎的把柄,但遍地寻不到冀州鼎,也势必要惹来帝辛的不满。

    况皇后和杨妃对苏妲己宠爱有加,如若知晓他苏护背着她们,偷偷将妲己与伯邑考的婚约定了,或许会惹来两妃的不满,到时将更是雪上加霜,对他冀州更是不利。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