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059章:宠臣费仲、尤浑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子辛将立妃大典定在半月后,此乃与姜文媛、杨曦兮商讨了半夜定下来的。{八一(<<[<<<

    半月的时间,足够四大诸侯及八百诸侯赶来帝都朝歌参加大典,而且也足够给费仲筹划大典祭祀礼,更可以让他们有时间实施接下来的连环计划。

    散朝后,子辛在偏殿召见费仲和尤浑。

    虽太师闻仲、相商容、亚相比干,甚至是上大夫梅伯的办事效率都要高于费仲和尤浑,但有些事情,他们不见得做的比费仲、尤浑更好,术业有专攻,一些偏向诡谋的事情,还是费仲、尤浑更适合,且这几年,他们已被子辛调教上道,办起此类事,轻车熟路,不费吹灰之力。

    “二卿,都谈谈对帝国学院的看法吧?”子辛抿了口茶水,目光微微扫过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的费仲和尤浑。

    或许在外人眼里,费仲和尤浑受子辛宠信,令人艳羡的很,可心中的苦唯有他们自己知道。其实很多事,不,应该是几乎每一件事都不是他们的主意,而是子辛幕后授意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不敢违背圣意,只能默默地按照子辛授意的去做,而且还要做的完美漂亮。

    当然在子辛眼里,这恰是他们的价值所在,若是在大商朝来一次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话,影帝非费仲和尤浑莫属,他们在这方面的天赋过人,几无人能企及。

    “帝国学院受追捧程度已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无论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欲方设法地欲将子嗣送进帝国学院,其中包括四大诸侯国、八百镇诸侯,只是可惜的很,帝国学院暂不对外招生,他们也只能望而兴叹。”费仲开口。

    尤浑则在一旁附和着点点头。

    “最近礼收的不少吧?”子辛那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道。

    “扑通!”

    费仲和尤浑慌忙跪倒在地。“回陛下,苍天可鉴,下臣所收受礼金原封不动全部归入国库,还请陛下明察。”

    “起身吧,朕又没说你们什么!”子辛摆摆手,让他们起身。“四大诸侯国那边可曾有动静?”

    “南伯候鄂崇禹、北伯候崇候已派出使者与下臣秘密沟通过。”费仲没敢有丝毫隐瞒,他知道子辛有他的手段,定会知晓他们异常。

    “西伯侯姬昌那边也都动起来,只是行事有些保守,以求稳为主,并不求冒进贪功。”尤浑也接口说下去,缓口气继续道。“唯独东伯候那边没有动静。”

    “东伯候未找汝等通融,却已找过中宫皇后。”子辛并不担心费仲和尤浑知晓这些,其实他真的没将四大诸侯放在眼里,若非尚有天庭和各大修仙势力争夺气运,他早就将四大诸侯给灭掉,一统天下,哪还在这里废话。

    所以在封神之战尚未打响前,子辛并不打算动四大诸侯,尤其是西岐,若是改变太多,定会影响到整个情节的展,一旦如此,他对封神世界的掌控度就会变得极低,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他可不想折腾半天,将自己的优势搞得荡然无存,那就得不偿失了。

    “额……”费仲和尤浑都一副愕然,不过想想也是如此,谁让东伯候有个皇后女儿。

    “其他八百镇诸侯呢?”子辛话题一转,没再继续在东伯候的话题上较真下去。

    “来下臣府上走动的有三百来镇。”费仲回道。

    “微臣这边也近三百镇。”尤浑也附和着说道。

    “汝二人回去整理一份数据,朕想知道都是有哪些小诸侯?”子辛微微颔,继而道。

    “下臣领旨。”费仲和尤浑忙接旨。

    “既然他们都如此迫切地想送子嗣进入帝国学院,看来帝国学院的宣传力度还算到位。”子辛缓缓开口。

    “这样,朕会安排下去,加大对帝国学院的宣传力度。同时二卿需有意放出风,帝国学院一旦落成,将对外大量招生,而且是面向整个大商境内,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只要在某些方面拥有特殊天赋,当然体质也是有要求的,其中此次也对四大诸侯国和八百镇诸侯放开,当然名额有限,以报名的前后顺序做登记……”子辛想了一下,淡淡说道。

    “还有,进入帝国学院的第一道门槛,则有二卿负责。”子辛想了一会儿,最后缓缓开口道。

    “下臣领旨。”

    费仲和尤浑见费仲和尤浑虽不知子辛要做什么,但却猜不透子辛究竟要做什么,这样子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不过……”费仲和尤浑对视一眼,实在有些搞不懂子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然甭管子辛卖的什么他们需要如何把握分寸,又该如何去做。

    “二卿可知大禹九鼎?”子辛瞥了一眼手足无措的费仲和尤浑,话题一转。

    “据传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尊之禹王九鼎。”尤浑也算是博学之士,懂得倒是不少,典故史诗信手拈来。

    子辛微微颔,起身,目光凝视前方,表情严肃的道。“夏末代帝王桀将禹王九鼎归于九州,分镇天下,欲震慑万民,自此消失,帝都朝歌出豫州鼎,东鲁出青州鼎,其余七鼎至今下落不明,但出不了冀州、扬州、兖州、荆州、梁州、雍州、徐州境内,甚至已被有心之人私藏……”

    “二卿已懂朕意?”子辛话题一转,问道。

    “微臣明白。”费仲和尤浑忙跪倒在地,他们何其聪明,子辛都说的如此直白,他们如何不懂。

    “除徐州外,冀州、扬州、兖州、荆州、梁州、雍州六候那边,二卿需多加通融,如其能寻到禹王鼎,帝国学院那边名额可多赐予一些,重赏之下必有惊喜,此全靠二卿周旋。”子辛微微颔,继续说道。

    “至于徐州鼎,朕自有打算,二卿不必过问。”

    “微臣必全力以赴。”费仲和尤浑慌忙跪倒,子辛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唯有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别无选择。

    “明日早朝,朕再助二卿一力。”子辛淡然说道。

    费仲和尤浑相视一眼,猜不透子辛此言何意,隐隐期待明日朝堂议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