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三七零章 天相应和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这时,额头上又痛了。

    沈云睁开眼睛,摊开双臂,仰面向后一倒,郁闷的吐出一口浊气。

    难,实在是太难了!

    以前,紫瑛真君的残魂跟他说过,凡人也可以修行,但是耗费的资源巨大。缘由就是凡人们都有一个渔网一般的丹田吗?用这样的丹田修行,可不就是浪费资源么?

    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必须承认,资质说也有一定的道理。好的资质,确实能做到事半功倍。

    可是,沈云,这不是你沮丧的理由!

    你又不是头一天知道自己资质渣。

    不能事半功倍又如何?自从习武以来,你什么时候事半功倍过?

    你还记得在牛头坳村看燕子在屋檐下衔泥筑窝吗?两只燕子,一次只能衔来那么一点点的泥巴。每一次,它们要飞出去小半刻钟。以至于,你看得都累了,没了再看下去的兴致。可是,两只燕子最终还是在屋檐下筑好了窝。

    你今年才多大?这一辈子长着呢。

    太师祖他们苦苦灵觅一辈子,始终不得其法。与诸位先辈相比,沈云,你又是何等的幸运。因为至少你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难道仅仅是因为万分艰难,就心灰意冷了吗?

    “不,就这样认输,我心不甘!”

    心底响起一道坚定的声音。

    沈云翻身爬起,眯缝着眼睛,回想刚才内视到的情形。

    很快的,他的脑海里又冒出一连串的问号:丹田漏成这样,十分之一成的灵气,是如何借到的?丹田里的那一大团灵气真是日积月累而成的吗?别是另有来历吧?如果真是这样,是不是就能避开丹田处处漏气的大短处了?

    理出了着力点,他顿时又干劲十足。

    要搞明白上面的问题,还是得弄清楚灵气在丹田里的情形。

    运转一次《洗玉诀》后,沈云又一次借灵气。这一次,他也是同时内视。

    因为内视实在是太耗灵气,所以,这一次,沈云是感觉灵气了丹田之后,才开始内视。

    又有新发现:十分之一成的灵气丹田后,立马分散开来。其中,大部分的象水滴汇入大海一般,融进了丹田里的大气团之中,完全不可察;有一小部分,大约是半成,钻进了丹田壁上的一个通道口。

    之前,沈云巡察过任、督二脉,所以,他知道在丹田里总共有两个通道口。一个接督脉,另一个则接任脉。不同的是,于督脉,这个通道口相当于入口。而于任脉来说,则等于是出口。

    这半成的灵气正是从入口督脉之中。

    沈云看得很清楚,督脉壁与丹田相比,要靠谱得多。这些灵气也会透过红色的脉壁,很快消失。但是,这一部分只占十分之四。有六成的灵气还是保留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督脉能吸附灵气。

    没错,就是吸附。

    灵气象一道白色的气流涌进督脉之中,沿途被督脉壁吸附,越变越小。当走完督脉时,它已被削弱成十几个五色光点。

    在督脉的尽端有一个很大的“节点”。对于剩下的那十几个光点来说,它堪比汪洋大海,实在是太大了。光点们根本就没法越过。

    也就是说,他借到的灵气,根本就没有机会任脉。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先前他看到任脉里的灵气明显比督脉里的少。

    可任脉里还是有灵气啊。它们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这时,额头上又感到刺痛了。

    沈云只得暂停。

    再一次调整过来后,他又借灵气,内视。这回,他再次推迟内视的时间点。感觉到灵气流督脉中段了,这才开始内视。

    没想到有惊喜!

    督脉里剩下的灵气比刚才内视到的要多了差不多五成。

    很快,沈云明白过来——多出来的这五成是他推迟内视,而省下来的。

    实践再一次证明,内视真的非常非常耗灵气。

    但是,再耗灵气,也得内视。因为这是他目前所知道的“看”得最清楚、效果最好的内察法门。探脉什么的,确实是不耗灵气,与之相比,实在是太糙了,不顶用。

    开始内视之后,督脉里的灵气流迅速瘦身,又恢复了只保六成的状态。

    那四成是怎么一回事?

    沈云定睛细看。

    看清楚了,透过督脉壁的那四成灵气是因为内视而用掉了。这一点,与丹田又是不同的。后者,那九成九的灵气是真的漏掉了。它们透过丹田和身体,打哪里来,回了哪里去。

    另外,督脉尽头的那个节点对于灵气来说,简直象是沼泽一般的存在。灵气其中,有进无出。这一次,他也没能看到有灵气越过它。

    在最后的灵气光点也消失在血色之中时,刺痛感接踵而来。

    刹那间,沈云明白了——刺痛感是因灵气消耗殆尽之故。

    好吧,这样说,并不准确。因为他的督脉里明明还存有一些灵气。只是它们只相当于正常时的三成而已。

    也就是说,当督脉里的灵气消耗到平常状态下的三成时,他的额头上便会产生一阵密集的刺痛感。与真气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

    沈云睁开眼睛。唔,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既然灵气通不过督脉末端的节点,那么,任脉里的灵气又是如何而来呢?

    就在这时,远远的东边突然轰隆作响。好比有一只又一只巨大的木桶滚过似的。

    晴空万里,大好的天气,怎么打起了闷雷?

    沈云好奇的下了炕,推开东面的窗户,闻声望过去。

    天帝老爷,东面的天际线上,涌起一大片火红的云彩,转瞬映红了半边天空。

    雷鸣声,就是自那些云彩里发出来的。

    天相有异!沈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四个字。

    殊不知,同一片天空下,仙帝扶着两名内侍的手,也站在窗前。

    他死死的盯着象巨浪一样翻滚的红云,脸颊上的肉不断的颤抖:“妖孽!绝对是妖孽出世……”

    两位内侍勾着头,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仙门,栖凤山,正殿。

    一名白袍道人睁开眼睛,望着窗外,见满天红云翻涌,好似一朵巨大的红莲吐蕊绽放,从心底里笑了出来:“罡儿筑基成功,竟引发天相应和。妙哉!”

    不一会儿,红云散尽。碧蓝的天空里,划过一道金色的飞剑。须叟,自殿外走进来一个白袍少年。他意气风发的走到道人面前,行了一个道礼:“师尊,徒儿筑基了。”说罢,抬起头来,展颜轻笑。眉心一点红痣艳若胭脂,衬得他愈发的仙气飘飘。

    如果沈云在这里,一定会高兴的惊呼:“是您呀,叶大公子!”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