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三百章 它们有什么不同?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眼前完全换了一副天地!

    沈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商贾如云,人潮如织的闹市街头。

    “这……”他难以置信的怔住了。原本以为是一个与石桥坊市相差无几的所在,哪知,这里的规模与热闹程度不下于天帝庙的后街。

    李道长看着熟悉的坊市,心中感慨不已——他自筑基以后,便再也没来过。时隔一百多年,这里还是老样子。若说有变化,就是当街叫卖、招揽生意的伙计们全换上了生面孔。

    至于沈云的反应,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握拳掩嘴,轻咳一声:“不是要看符纸和朱砂墨吗?走罢。”

    “是。”沈云迅速回神,见他完全无视自己脸上的变化,便息了解释的念头,紧步跟上。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商铺。

    很有意思,这里的铺子招牌全是一样的黑底金字,就连店名也象是同一人取的:刘记灵米酒铺、陈记法器铺、李记丹药铺……

    还有就是,为了招揽生意,各个铺子的门口都有一到两名伙计扯着嗓子大声叫卖。这一点,与凡人商铺,没什么不同。

    去过石桥坊市之后,他还以为修士摆摊与凡人商贩不同,他们从不叫卖,都是跟钓鱼一般,安安静静的坐在摊子后面,等着买家自己找上门来。

    不多时,沈云看到右前方出现了一家“王记符铺”,心头不由一跳。

    李道长站住身形,转过身来,对他说道:“前面的铺子里应该有你想要看的东西。走,进去看看。”

    “是。”沈云连忙收回目光,点头应下。

    于是,两人一道走向王记法符铺子。

    “这位道友,想买什么灵符?”站在门口的年轻伙计热忱的招呼道。

    李道长目不斜视,径直进了门。

    年轻伙计碰了个冷脸,一点儿也不见恼,笑嘻嘻的转身,对着李道长背影高呼:“道友,里边请。”

    沈云跟在李道长后面,打他身边经过。他却连个正眼都没有给。

    很明显是将沈云当成了李道长的仆从。

    好吧,沈云今天的装束,还真象是长随之类的。

    沈云却暗地里打量了这位伙计好几眼——他的右手虎口,还有食指与大拇指相贴之处,以及四指的指肚皆有薄茧。这些表明,他是一个常年使剑的练家子。可是,沈云却看不出他的深浅。

    这说明了什么?

    一个站在门口招揽生意的伙计,说不定就是中级武宗以上的强者!

    沈云敢有脾气吗?

    他默默的跟在李道长身后。

    这家铺子不大。里头的布置摆设,与其说是一间商铺,不如说是有钱人家的花厅。

    不见货柜之类的,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悬有一块横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持字形应该全是符文。惭愧得很,沈云只认得第二个,即,“符”字。其余的三个都不认得。

    匾下摆有一张黄梨花雕花长榻。榻的正中摆有一张小炕桌。而榻的下方,各摆有两张同样材质太师椅。

    右侧立有一道山水大画屏。

    听到门口伙计的招呼声,从屏后走出来一名青袍中年男子。

    沈云飞快的看了一眼。这位,更甚。他连对方的究竟有无功夫伴身都看不出来。

    不过,这位的穿着、神态都明显不是门口的伙计能相比的。所以,他在心里猜测,他只会是更强的存在。

    与门口的伙计一样,中年男子看到李道长后,态度非常热忱。他满脸堆笑的迎上来,行了一个道礼:“在下姓罗,是店里的掌柜。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沈云闻言,心道:看来“王记”是东家的姓氏。

    李道长没有接话,而是直接问道:“你这里有符纸和朱砂墨卖吗?”“有的有的。”罗掌柜连连点头。

    “二品的符纸,还有朱砂墨,有几样,便摆几样上来。”李道长又道。

    “好咧。您请先上坐,喝杯热茶。”罗掌柜将李道长请至上方的长榻上坐下。而他则在另一端坐下来,扬声吩咐道,“上茶!”

    “是。”门口的伙计闻言,麻溜的跑到屏风后面去了。

    数息之后,他用托盘端了两只青花盖碗,先是恭敬的摆到李道长手边的小炕桌上:“您慢用。”

    然后给罗掌柜也上了一碗茶。

    “将二品的符纸,还有朱砂墨,摆上来。”罗掌柜吩咐道。

    伙计低头应了声“是”,又去了屏风后头。

    沈云知道自己继续被当成了仆从,不动声色的走到李道长的身侧站好。

    罗掌柜伸手对李道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请用茶。”

    李道长却是双眼微合,仍旧不予理睬。

    沈云早就发现,自从进了坊市之后,李道长的气场完全变了。不复在玉栖观里的和蔼可亲,他更象是一朵高岭之花。

    这样的他,好不陌生。偏偏他这副高高在上,不易接近的样子,不论是伙计,还是罗掌柜,都象是很受用,对他恭敬有加。

    沈云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修士的世界,真搞不懂!

    伙计的动作很快。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又端上来满满一托盘的东西。

    这回,不等罗掌柜和伙计再出声,李道长闭着眼睛发话了:“沈公子,你自己去看看。”

    “是。”沈云应着,从他身侧走了出来。

    罗掌柜很机灵,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真正的买主是沈云。他抬手示意伙计:“请沈公子坐下,慢慢看着。”

    “是。”伙计请沈云在客位的第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放下托盘,“沈公子,这里面的,是小店所有的二品符纸和朱砂墨的样品。您先看看,需要哪些样式,只管吩咐小的。”说罢,他再次去了屏风后面。

    沈云点了点头。

    他先看符纸。

    与四海香烛铺子不同,这家给他看的样品是裁好了的。每一张样品,恰好能画一枚法符。

    沈云拿起来细看。总共有六张样品。也就是说,李道长所说的“二品符纸”,这家铺子里一共有六种样式。

    这是他之前所不知的——朱砂墨有不同样式,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同种品质的符纸也有样式之分。

    由此可见,自己的所知,少得可怜。

    沈云定了定神,细看手里的符纸样品,希望能从中看出它们的不同来。

    很快,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明明看上去它们都是一模一样的,好不好?

    好吧,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师父生前说过,不懂装懂的人,才是真正可笑。

    沈云抬起头来,认真的向伙计请教:“请问,它们有什么不同之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