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二七八章 我输了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不,你错了。我没有搪塞傅大哥。”沈云冷冷的应道,“从来就没有什么仙法。”

    “哈哈哈……”刘逸山仰头大笑,旋即,猛的收了笑声,竖起一根手指向沈云摆了摆,“不老实,不好,很不好!因为我会生气,很生气。我一生气,你会很痛苦……”

    沈云不耐烦的打断他:“我没有骗你。确实没有什么仙法。我和以前一样,还是没有灵根的凡人。”

    刘逸山哪里肯信?他冷笑道:“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是打算死扛到底了吗?”

    沈云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他。

    刘逸山双拳交握,指关节轮番“喳喳”作响,扬声说道:“沈云,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再最后奉劝你一句。你要乖,莫调皮,老老实实的交出仙法。说不定,看在死去的刘叔份上,我今天能放你一条生路。”

    当然,后面那句是骗人的。仙法之事,但凡透出去一丝半点,不知道会招来多少争夺者。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所以,沈云,今晚,必须死!

    之所以要费这番唇舌,实在是因为他知道小家伙打小就硬气得很,真的做得出那种鱼死网破的蠢事来。

    小家伙好歹也是凝结出真气的高阶武者,又有仙法护身,真要是存了必死之心,就算不能把他也拖进阴曹地府,少说也能扒他一层皮。

    仙法就在眼前,他很快便能如愿,学仙法,脱凡超俗,从此踏上长生之道。

    如果被小家伙撂倒在成功的门坎外,岂不是冤枉!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打小就知道自己是天神宗五脉传人之后,好比是遗世之珍宝,金贵之极。而沈云是贱民,是比他脚底的泥还不如的存在,不配他亲自动手。

    真的,与沈云打斗,他嫌脏。

    好吧,看在死去的老刘头份上,他得了仙法之后,给沈云一个痛快就是。

    不想,他不提老刘头还好,一提老刘头,沈云竟是杀气腾腾,立在寒夜里,好比是一柄冷冽的利剑。

    “你,不配提刘爷爷!”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许你玷污刘爷爷的名字!”

    “你,放肆!”刘逸山被这句话堵得险些背过去气——区区一个贱奴的名字,有什么提不得的?到底是谁玷污了谁!

    不过,他很快回过味来,意味深长的轻笑:“你,是想激怒我,对吗?呵呵,你,学得倒是挺快的。”

    哼,就凭你,也想乱我心智!

    这一招,我审问秦管事的时候,挺管用的。小家伙,你这是现学现用啊!

    是个聪明的家伙,怪不得能学会仙法,在短短的数年里,后来居上,功夫超过我精心培养了十几载的雷儿。

    只可惜,越是如此,越留你不得!

    他眯了眯眼睛,泛红的眸子里,杀气更甚。

    “沈云,我早已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你逃不得的。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我许你死个痛快!”

    “天网地罗?”沈云冷哼,“你是说,你埋在四周的那些机关弩,还有挖的十一处陷阱吗?”

    同为天神宗五脉传人之后,他看到那些连环机关与陷阱,都为老刘家感到悲哀——两百多年来,老刘家父子相传,到底传承了些什么下来?如今,堂堂嫡系掌门,布个必杀局,居然连个象样的阵法都没有。

    与之相比,青木门真的是身家太丰厚了。师父不但给他留了一座宝山,十几架的秘籍、宝典,而且还有十八套阵法。

    如果不是没有考取高级武者,开不得武馆,不然的话,他拿着师父留给自己的财富与资源,在仙都郊外,买下一块地,开一个虎跃堂那样的武馆,真的是绰绰有余。

    象青木门这样,才能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称得上是仙门之后呢。

    刘逸山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慌乱。他飞快的环视四周。

    可是,在惨白的雪光映衬之下,他只能看到四周起起伏伏、影影绰绰。

    “不,你在诈我!肯定是你以前在拳馆的时候就有了不安分之心,从雷儿的嘴里套取我们刘家的传承!”他很快冷静下来,“天罗地网是我们刘家世代相传的迷阵,便是大武宗陷入此阵之中,也只能引颈就戮。你说你破了阵,我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怎么一点动静也没听见。哼,小家伙,你学坏了。这样很不好。我真的生气了。”

    欲望竟使人疯魔至此!听他再次提及傅雷,还有在拳馆的那段岁月,沈云被恶心得不行,心里的最后一点旧情皆被消耗得一干二净。

    “出招吧!”他前拳后掌,摆出金刚拳的第一式。

    “金刚拳!啊哈!”刘逸山笑得前俯后仰,“小家伙,你忘了?你的金刚拳是谁教的?你也敢到老子面前使金刚拳……”

    沈云沉声喝道:“我今天就用金刚拳给傅大哥讨个公道!”

    刘逸山闻言,慢慢的敛了笑:“好!即是如此,你休要怪我胜之不武!”说罢,也摆开了架式。

    下一息,他已挥拳象道流星一般冲了上来。

    “流星赶月!”

    沈云不躲不避,竟也是使出“流星赶月”,针尖对麦芒的也扬拳出击。

    刘逸山见状,眸光愈冷。小家伙,好不狂妄,竟是与我比内力!

    当即,冷哼一声,左掌回旋,暗中调转真气,全部灌注于右拳。飞驰的右拳迸射出金色的光芒。

    什么是金刚拳!

    这便是!

    刘逸山得意的看向沈云。

    哈哈,小家伙的拳头是亮银色的!这是什么鬼!也好意思说是金刚拳!

    顷刻间,两人已然正面对上。

    右拳对右拳。

    呼——,呼——,两道拳风先行碰上。

    有如金石相撞,这刚一碰上,便是“嚓嚓”的火星子四溅。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刘逸山顿时色变——天哪,怎么会这样!

    从拳风上来看,沈云的内力竟然比他还要浑厚许多!

    正心惊肉跳之时,果然两道拳风高低已见。

    “哐啷”,他的拳风被沈云的拳风打得粉碎。

    并且,还没有完!

    “啵”的一声,护在拳头上的真气罩竟然也寸碎。

    原本金灿灿的拳头应声变得黯淡无光。

    刘逸山心中暗道“不好”,后背上的冷汗象是瀑布狂下。

    没有真气护着,他用肉拳与沈云的真气对上,搞不好整条胳膊都会被砸得粉碎。

    “不!”他连忙收拳,“我输了!”

    话音刚落,亮银色的拳头停在半道,离他的肉拳仅有一指之遥。

    拳风猎猎,如刀似剑。

    刘逸山的发髻见风而落。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拳风止。长长短短的乱发刷的笼了下来,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刘逸山禁不住簌簌发抖——沈云的真气与内力竟如此契合,完全做到了金刚拳所要求的收放自如。

    这一点,他更是差沈云多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