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一九三章 稍逊一筹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糟糕!被发现了。

    沈云心里“咯咚”作响。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这位‘黄大哥’偷袭莫氏夫妇时,动作无声无息,下手是准、快、狠。他看得出来,这厮的身手不弱。更何况,他明明一直尽量控制了气息。可是,隔着好几丈远,这厮还能听到。这就是说明了,这厮也是有真气护身的。

    记得师父生前曾反复告诫过他:如果没有一只手对方的实力,便不要尝试去扇人家的耳光。

    再加之,又是头次听壁角,被人捉了个现形。沈云不免头皮有点儿发麻。

    要不要就此现身出去呢?他颇为犹豫。

    “喂,听到没有!我看到你了!出来吧!”‘黄大哥’又叫了一声,“难不成还要我用八抬大轿来请不成?”

    他不嚷嚷还好,这么一嚷嚷,沈云禁不住心里起疑:这厮莫非是在诈我?

    如此一想,他左手也抓了一把银针扣在掌心里,准备看看再说。

    貌似他的猜疑是对的。‘黄大哥’只是朝这边又叫了几句,并没有走过来一探究竟。他先是将莫氏夫妇的尸体堆在一起,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只拳头大的黑色小瓶子,一只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将瓶里的药水尽数浇在两具尸体上。最后,连瓶子也扔在了尸体上面。

    旋即,尸体开始猛烈的冒白烟,恶臭迅速向四周散开。

    自从体内凝结出真气之后,沈云的五感比先前更加敏锐。是以,白烟刚起,他就闻出来了,这股烟里头含有大量能使人晕厥的迷药。

    怪不得这厮不再叫唤。原来,还有这一手。

    他连忙屏住呼吸,同时,施展“穿云步”,飞身跃上树冠高处的一枝大杈,借用大榕树浓密的枝叶,遮住身形。同时,也避开了迅速弥漫开来的这股白烟。

    几息之后,两具尸体化成了白烟。地上,莫氏夫妇身上穿的衣服鞋子,还有戴着的首饰等随身之物,都象是刚从腌脏的地沟里捞了来的一样,黑不拉叽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不过,它们摊在地上,依旧还保持着人形。

    好狠毒的化尸水!沈云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黄大哥’用短剑将衣服等物戳了个稀烂。又转过头来,对着沈云这边扬声说道:“这位朋友,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肯出来了,非要我来请不可了。那么,我就如你所愿。”

    沈云双手各扣了一把银针,蹲在大树杈上,冷笑连连:废话这么多,分明是虚张声势!有胆,你且过来试一试呀。

    呃好象是听见了他的心语,‘黄大哥’望了望这边,数息之后,真的提着短剑,慢慢的走了过来。

    八丈、七丈、六丈……他渐走渐近。

    沈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心里飞快的盘算着:等只隔了五步远的时候,我一定用银针将他打成筛子。

    谁知,‘黄大哥’走到差不多还有七八步远的地方,竟然打住了。他皱了皱眉头,嘴里嘟囔道:“哪里有人?是我看花了眼。”说着,转身又往回走了。

    他是故意说给我听,好让我失了警觉?沈云蹲在树上,一动也未动。

    ‘黄大哥’走回去,将莫氏夫妇骑来的两匹马牵到一起,用一只手拉着两根马绳,翻身骑上他自己的马,调转马头,用两个腿肚子踢了踢马肚子。

    三匹刀“踢踢踏踏”的往他们先前来时的方向小跑而去。

    真走了?沈云狐疑不已。莫氏夫妇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知道这人是使惯了骗术的,心性狡诈,是以,决定再等一等。

    果不其然,那厮骑着马路过一蓬高高的茅草时,猛的跳下马。他朝三匹马的屁股后面各拍了一巴掌,让它们继续往前小跑着。而他自己则手执短剑,弓着腰,借着一人多高的草丛的掩护,施展轻功,从另一边飞快的往沈云这边绕了过来。

    如果沈云不是蹲在高高的树杈上,真的会被他糊弄过去。

    看来这厮也是没把握与我正面对上。沈云看在眼里,只觉得心里的底气多了一些,将攻击范围放大到了十步远。

    十几息之后,‘黄大哥’已然离大榕树只有十步远的距离!

    沈云没有犹豫,果断出手。

    嗖嗖嗖……

    他左右开弓,两把银针,近百之数,在阳光下闪着炫目的光芒,象一束闪电一般,打向‘黄大哥’。

    不想,对方手里提着的短剑竟是虚招,只是用来吸引对手注意力的。他真正的杀招在左手之上!

    在沈云打出银针的同时,他护在左腰后侧的左手突然扬起。

    一道火光自他的左手脱手,朝大榕树破空袭来。

    与此同时,沈云闻到了淡淡的火药味儿。

    他的脑海里跳出三个字——霹雳符!

    坏了!他赶紧双足猛的一蹬脚底的大树枝,施展“穿云步”,用最快的速度逃离。

    然而,还是晚了。

    在他的双脚刚离开树枝的那一刹那,霹雳符在大榕树底下炸开了花。

    沈云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两个耳朵里象是炸开了锅,旋即,世界象是清静了,变得鸦雀无声。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浪,裹着浓浓的火药味儿,自树底腾起。

    沈云被打了个正着,来不及哼一声,便这股气浪横着打飞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云感觉身上冷嗖嗖的,打了一个哆嗦,赶紧睁开眼睛。

    唔,眼前一片亮闪闪的,真好看!

    是什么?

    他眯缝起眼睛,定睛细看。

    竟是满天的星斗!

    啊,已经是晚上了!

    ‘黄大哥’往大榕树底下掷霹雳符的情景象潮水一样涌上心头。哎呀!沈云一骨碌从地上翻身爬起来。

    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是躺在一蓬茅草丛里。周边散落有不少的榕树枝叶,提醒着他,这不是在梦里。

    那厮呢?沈云顾不得检查身上是否有受伤,连忙往‘黄大哥’掷霹雳符的方位看过去。

    他竟然被霹雳符爆炸后掀起的气浪轰出了十几二十丈。

    大榕树不见了。那里只剩下一个大大的黑洞。方圆几十丈之内,到处都是它的断枝残叶。

    沈云飞快的跑过去。地洞边上的松土层里露出一角白色锦缎。看料子,是‘黄大哥’身上穿的白袍一角。

    他立马将上面的松土扒开。

    很快,‘黄大哥’的脸露了出来。

    不过,他仍然保持着掷霹雳符时的狠戾神色,但是,脸色灰白,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沈云继续扒拉松土。不一会儿,‘黄大哥’的上半身也露了出来。

    呃,尸体的胸脯子血肉模糊,不着一丝,露出了白森森的肋骨。

    显然,这厮与他一样,也是设十步远为攻击范围。只是,这厮的功力稍逊一筹,在掷出霹雳符的那一刹那,正好被他的两把银针打了个正着。

    真是万幸!

    沈云紧绷的心弦骤然放松,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