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八十八章 是谁!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八字胡虽然被赶走了,但是,他带来的消息却令沈云当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又有两个人被挖心!

    并且与阿明之死,一模一样!

    又是妖邪所为?

    那两人都摔断了腿,行动不便,只能躺在家里。所以,可以排除他们半夜在外面招惹了妖邪的情况。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以至于妖要跑到他们屋里去杀人!

    突然,他的心里划过一道亮光——这两人是怎么摔伤腿的来着?

    他们俩是因为在西山顶的一处山洞看到了白毛怪,才被吓得滚下山!

    难道真的有白毛怪?

    有人想遮住这件事,是以,他们俩被灭了口?

    沈云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原由。

    如此一来,妖邪与白毛怪之间,必然有关联!

    第二天清晨,他向吴掌柜告假一天。

    他事先搜肠刮肚,编了一个不得不请假的理由。不想,吴掌柜根本就没有问原由,满口应下:“行。回来吃晚饭吗?”

    “哦,不了。我在外面吃。”沈云满头黑线,“呃,我会在宵禁之前赶回来。”

    离开店铺后,他先绕了一个弯,去市集里买了六个白面馒头,以及一小袋糯米和一串大蒜,然后直奔西郊。

    按照昨晚定下的计划,今天他要先去西郊打探两个农夫被挖心的事;然后,等到中午,再去西山顶实地探一探那个山洞。

    为什么要等到中午才去山洞里呢?

    因为据太师祖的手札里所记,妖邪昼伏夜出。且一天之中,正午之时,它最弱,根本动弹不得。

    殊不知,他前脚离开药铺,后脚便有一个身着月白色锦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锦袍人先是环视屋内,然后,径直走到柜子前。

    当看到两扇柜门之间很隐秘的挂有一根头发丝时,锦袍人不禁咧嘴轻笑。

    根本就没有动那把锁,他伸出右手,捏了个法诀,往柜门上打出一道红色的光圈。

    只见光圈所落之处,柜门陡然变薄。一息之后,红光一闪,光圈消失了。那一处竟然凭空出现一个径圆半尺有余的大圆孔。

    锦袍人手指轻轻一勾。里头的蓝色大包袱呼的飞了出来。

    他打开包袱,里头的东西全露了出来。

    当看到红木匣子时,锦袍人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

    长叹一声,他拿起红木匣子,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良久,自言自语道:“果然是的。”

    没有打开匣子,他将之放回包袱里。往上又打了个法诀。

    这一次,红光闪过,本来松开的包袱恢复如初。

    锦袍人轻轻挥手。

    蓝布大包袱又自个儿飞回柜子里,稳稳当当的落在原处。

    而柜子上的大圆孔也瞬间弥合。

    象是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就连柜门上的那根头发丝也纹丝未动。

    锦袍人在屋子里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最终,又叹了一口气,身形一晃,穿墙而出。

    西郊。

    沈云按照郭子所说的地址,找到了那两个农夫所在的村子——他们俩姓于,就住在西山脚下的于家村。

    村子不大,稀稀落落的住着十几二十户人家。

    沈云不敢贸然进村,而是爬上旁边的一个小山包,暗中俯视全村。

    和他昨晚猜想的一样,村子里没有办丧事的迹象。

    与城里不同,寻常的庄户人家一天只用两顿饭,即,早饭和饷午饭。

    这里的村民也是一样。此时正是早饭时间,家家户户的屋顶升起炊烟。

    几个放牛的娃娃牵着牛,吆喝着回家。

    整个村子安祥而又宁静。以至于沈云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

    想了想,他快步走下小山包,装着是过路人,拦住那几个放牛娃。

    “小兄弟,请问,这里是哪儿?”他从包裹里取出两个馒头,掰开分给他们,“我要去响水湾。我姑奶奶家住那儿。”

    四个放牛娃都不过七八岁的样子。一人得了他半个白面大馒头,个个喜笑颜开。他们争先恐后的抢着说话:“我们这里是于家村,不是响水湾。”

    “我知道响水湾在哪儿!”其中一个最得意,声音盖过了其他三个。

    沈云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大钱,笑道:“小兄弟,你要是能告诉我响水湾怎么走,这个大钱就是你的了。”

    男娃两眼亮晶晶的,盯着铜钱,口齿清楚的答道:“哥哥,你往前走,翻过那座山,河的对面就是响水湾!我没骗你。我外婆家就在响水湾!我一年里要去好几趟。”

    他一点儿也不认生,说完,摊开右手,伸向沈云。

    “哥哥信你。”沈云将铜钱放在他的手心里。

    其余三个放牛娃的脸上全是艳羡。

    沈云见状,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大钱,放在手里,摊开来,对他们说道:“哥哥我啊,从小到大,最喜欢听人说新鲜事儿。你们谁要是能告诉我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儿,不拘是什么,每说出一件来,哥哥也给他一个大钱。”

    “真的?”放牛娃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沈云晃了晃手里的铜板,“只要是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儿。一桩一个大钱!谁说的多,哥哥给他的钱就越多。骗人是小狗!”

    “我家阿花昨晚生了一窝崽子,足足有十五只呢!”刚才得了钱的那个率先说道。

    沈云心里猜出了个大概,却装作不知,笑眯眯的问道:“你家阿花是谁?”

    “哈哈哈……”其他三个放牛娃都抱着肚子笑了。

    男娃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道:“阿花是我家的大猪婆!我娘说,一窝能生十五只崽子的,全村就只有我们家阿花!”

    “一窝生十五只猪崽,确实少见。”沈云愉快的从手里拿出一枚铜钱,给了他。

    放牛娃们“啊”的惊呼。

    “我说!我也要说!”另一个放牛娃冲上来,伸手去沈云手里拿铜钱。

    沈云手一晃,避开来,挑眉笑道:“小兄弟,哥哥的规矩是,先说事,再拿钱。”

    这个放牛娃不好意思的缩回手,两只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手里的铜板,飞快的说道:“上个月,狗蛋家丢了两个鸡蛋。狗蛋娘在他家屋场里跳手跳脚的骂了半天的娘!”

    沈云摇头:“上个月的事,不新鲜了。哥哥不给钱。”

    男孩失望的低下头,使劲抓头:“我再想想……”

    “好。你莫急,慢慢想。”沈云笑了笑,晃着手里的铜钱,问其他人,“还有谁有新鲜事儿吗?”

    “一定要昨天的吗?”有人问道。

    沈云答道:“不一定要昨天的。这几天里的,都可以。”

    “我说!前天夜里,满贵叔和二喜叔死了!”一个放牛娃脱口而出。

    其余的三个娃娃都一脸惊恐的望向他。

    “不能说!”旁边的一个放牛娃拉了拉他的衣角,警告道,“你爹会打死你的!”

    来了!沈云暗喜,当即拿了一枚大钱给他:“小兄弟,不要怕,只管放心说。哥哥过路的,连你叫什么名儿都不知道。更加不认识你爹,绝不会去你爹那里告你的状。哥哥保证,就是听一听,不去外头说。”

    放牛娃低头看着手里的大钱,一脸的纠结。

    这时,刚刚没得到钱的那个放牛娃抬头问道:“哥哥,你真的不会去外头说?”

    沈云使劲的点头:“哥哥保证!”

    他不再犹豫:“满贵叔和二喜叔的心,半夜里被人挖走了。”

    “啊?还有这等事?真够新鲜的!”沈云拿出两个大钱给他,“值两个大钱!”

    这下,其他放牛娃懊恼不已,纷纷伸出手,飞快的抢着了起来。

    “是族长爷爷报仙府的。”

    “昨天吃完早饭,来了两个官老爷。是他们不许我们说这件事!”

    “对,他们走之前,放火烧掉了满贵叔和二喜叔的尸体,还不准他们两家挂白办丧事。”

    沈云没有叫他们失望,一人给了两个大钱,又问道:“还有吗?”

    放牛娃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头。

    “我也歇好了,该走了。”沈云冲他们挥手,“以后要是再路过你们于家村,再来找你们听新鲜事儿。”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土路尽头,四个放牛娃攥着手里的铜钱,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沈云当然不可能是真的离开。他还要去西山顶找那个白毛怪出没的山洞——四个放牛娃的话,使他更加相信,那两个农夫是被灭了口。

    至于那两个仙府官差为什么要帮着遮掩,其原由值得细查。

    沈云是在山林里转惯了的。根据大江他们之前的只言片语,在正午之前,他找到了一处相似的山洞。

    看了看天色,离正午还差一会儿。他躲在离洞口二十来步远的一棵大枞树后面,一边紧盯着洞口,一边就着冷水,接连吃掉两个馒头,补充体力。

    黑漆漆的洞口约摸有五尺来高、三尺宽,不见有什么动静。

    沈云从小包袱里取出那串大蒜挂在脖子上,将装着糯米的小袋子挂在腰间。袋口是敞开的,方便他随时从中取米。

    太师祖的手札里写着,妖邪最忌大蒜和糯米。其中,大蒜能令妖邪不敢近身;糯米更厉害,能腐蚀妖邪的皮肤。是以,妖邪碰到糯米,唯恐避之不及。

    准备妥当之后,时候也差不多了。

    沈云鼓起腮帮子,接连做了三个深吸呼,抽出小刀,从树后出来,弓着身子,摸向山洞。

    就在这时,耳畔突然响起“啪”的一声!

    有人从后面按住了他的右肩!

    沈云的脑海里瞬间“嗡”的一声炸开了锅!

    是谁!

    他整个人僵住,不敢妄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