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八十一章 上工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我们都知道欧堂主是好人。”张小伍唉声叹气的连连摇头,“这世道,好人没好报哇!”

    象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眼里闪过一道亮光,“我听好多人私底下说,欧堂主亲友众多,而且门下又有那么多的徒子徒孙。看到他这般惨死,他们哪里忍得下?将来定要回来报仇的。所以,欧堂主才敢在刑场上放话,象他这样的人是杀不尽的!嘿嘿,到时,那位……对了,沈公子,这话,您可千万别到外头去说。出了这门,先前说的那些话,小的可是一句也不会认的。”

    沈云轻笑,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大钱塞给他:“小伍哥今天说了什么吗?我怎么不知道?”

    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沈公子年纪小小,却也是和欧堂主一样的好人!张小伍来者不拒,又袖了钱,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快活的起身:“沈公子,您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不用了。”沈云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遂轻轻挥手。

    张小伍躬身行了一礼,提着换下的白瓷茶壶离开。

    沈云起身,打开窗户,看着外面开得正艳的桃花,脑海里仿佛浮现出欧堂主慷慨赴死的壮烈情景,感觉到心里鼓鼓囊囊的,久久不能平静。

    是什么让欧堂主连死都不怕吗?

    道?

    道统?

    其实何止是欧堂主!

    师祖、太师祖……还有师父,又何尝不是用尽一生在追寻道!

    深吸一口气,他紧紧抓住窗棱,在心里无声的问道:什么是道?什么又是道统?竟然能令人连死都不怕!穷其一生也要苦苦寻觅!

    可惜,窗外桃花也不懂,静默依旧。

    这天晚上,沈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他只身一人站在一个布满荆棘的旷野之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迷雾。

    “咦,这是哪里?”他惶恐的张目四望,“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他。

    “有人吗——有人吗——”唯有他的声音在久久回荡。

    回声好惊悚,竟然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光圈,从四面八方朝自己砸过来……

    他本能的拔腿就逃。

    不想,一脚踏空!

    整个人急骤的坠落!

    “啊!”沈云惊呼,猛的睁开眼睛。

    呃,原来是个梦!

    感觉脸上湿漉漉的。他伸手摸了一把,掌心全是汗水。

    好吧,他常常做这种从高处跌落的梦。有一次,他没忍住,告诉了洪伯。结果后者听了挺高兴的,说是好事,说明他这些时日个子长得快。还说,娃娃抽个时,都会做这样的梦,叫他安心。

    貌似洪伯说的在理。因为这两年,他的个头确实拔高了不少。

    第二天是沈云去妙手堂上工的日子。一大早,他收拾好行囊,去大堂找张掌柜结账退房。

    张掌柜对他印象很好。本来他还要补交十个大钱的房钱,张掌柜直接给抹掉了,又热忱的招呼张小伍给他端上早饭:“没有让您饿着肚子出门的道理。”

    “多谢。”沈云知道眼下生意难做,尤其是小本生意。再者,他也不缺十个大钱,是以,执意补上了十个大钱。

    张掌柜脸上的笑意直达眼底,连声道谢。搞得沈云很不好意思。

    用过早饭,他背着行囊,直接去了妙手堂。

    和上一次来不一样,妙手堂里多了好几道忙碌的身影。

    吴老板看到沈云进店,上前拉着他的手,热忱的召集所有人:“大家先把活放下,我向大家介绍沈公子。”

    之前,两位伙计、掌柜的和一名坐堂的郎中都听说了这位良民子弟学徒。如果不是这位肯屈尊降贵,接受东家的苛刻条件,店里只能继续“整顿”。他们比不得东家,家大业大,有老本吃。现在活计又不好找,店里“整顿”了这么久,他们没了进项,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当得精光,眼快就要撑不下去了。是以,接到上工的消息,他们一个个感激涕零,用最快的时间赶了回来。

    知道这次能复工,便是因为这位沈公子的缘故,他们心里都充满了感激。

    听到东家发话,几个人笑容满面的围了上来,纷纷打拱:“沈公子,好。”

    “东家,早。”沈云不禁脸上飞红,连忙打拱还礼,“大家好。我叫沈云,以后在我们店里学徒,请大家多多指教。”

    读了太师祖那么多的手札,他悟出一个道理:旁人如何看你,是捧你,贬你,或踩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是来当学徒,混个安稳的住处。那么,就要端正态度,好好的做一个学徒。

    “云哥儿,客气了。”吴老板对他的态度甚是满意,再加之良好的第一印象,于是抢了掌柜的话,攀着他的肩膀,亲自将店里的人一一介绍给他。

    “这位是吴掌柜,是我们店里的老人了。”

    “这位是秦先生,在我们店里坐堂六年多。”

    “这是大江、阿明、郭子。”

    大家又彼此打拱正式见礼。

    介绍完,吴老板松开沈云的肩膀,对吴掌柜说道:“吴叔,你先安排云哥儿坐下,稍后再带他去药房转转。”

    “是。”吴掌柜领令。他看上去有四十来岁,穿着半旧的老蓝色长衫。衣服明显肥大,空荡荡的挂在身上。

    他看向沈云,脸上的皱纹无不舒展开来,恭敬的微躬着身子,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公子,请。”

    沈云连忙避开:“掌柜的,以后管我叫云哥儿就好。”

    吴老板哈哈大笑:“大家以后都是要一起做事的。云哥儿是个爽快人,不讲究那些个虚礼。大家占他一个便宜,以后都管他叫‘云哥儿’。”

    “是,东家。”大家都笑着应和。

    叫大江的那名伙计很灵泛。他走上前笑道:“云哥儿看着是走了很远的路。来,我帮你拿行礼。”

    “多谢大江哥。”这几位都是店里的老人。人家主动示好,沈云自然是要给足面子。

    吴掌柜再看向沈云,笑意直达眼底:“云哥儿,我先带你去住的地方看看。”

    “好的,有劳掌柜的了。”沈云打拱。

    大江提着大包袱,自然是跟在两人后头。

    待他们仨走出了前堂,另外的两名伙计,阿明和郭子忍不住,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真的,还假的?这位看着真不象是良民家里出来的公子爷。”

    “你胡说什么?这种事,东家能弄错?再有,云哥儿穿得是寻常,但遮不住那通身的气派。还有他说话做事,和你我就是不一样。错不了!”

    “公子爷居然跟我笑嘻嘻的行礼……哎哟哟,我不会折寿吧?”

    越说越不象话,吴老板清咳一声,瞪了两人一眼。

    两人缩缩脖子,赶紧各自做活。

    “秦先生如今见着本尊了,觉得如何?”他敛容,与坐堂的郎中秦先生在桌子两旁分坐,轻声问道。

    秦先生拈须笑道:“目光清澈,神态自然不做作,是个心地纯良的孩子。家中教养定是不差。”所谓日久见人心。只是一面而已,还能看出什么来。

    吴东家笑道:“不管如何,云哥儿算是帮了我大忙。以后,云哥儿在后面库房做事,也请秦先生多照看他一些。”

    东家是在敲打我吗?

    秦先生微怔。没有想到,东家对云哥儿竟如此之好!

    不过,转念一想,心道:东家纵然家大业大,吃喝不愁。然,人在矮檐下,能不低头吗?贝大帅的严令之下,东家又能死扛多久?云哥儿的出现,正好解了东家之围。也难怪东家会对其另眼相看。

    别看东家平时对他礼遇有加,但是,他向来都有自知之明。况且,失业在家吃老本,日子越过越难。去外头重新找工,又屡屡碰壁。这小半年来的点点滴滴,无一不在反复提醒他:他虽有薄技在身,但归根到底也还是一个靠手艺讨生活的贱民。

    当即,他垂下眼帘,恭敬的应道:“是,东家。”

    吴老板目的达到,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这才起身,施施然出了药铺。

    连秦先生都被东家敲打了!两名伙计彼此偷偷的相对一视,皆收起旁的心思,老老实实的埋头做事。

    另一边,吴掌柜将沈云带到了前堂后面的小院子里。

    他指着左边的一排大瓦屋说:“这里是放药材的库房。我们开药铺的,首先要认得药。云哥儿,你初来,也先去库房帮忙整理药材,学着认药。”

    沈云熟背《青木药典》,认药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吃饭睡觉的问题。去库房整理药材?好哇,不要去前头招呼买卖,正好落个清净不说,还能把主要精力放在钻研配药上面,不是挺好的吗?

    可以说,如此安排正中下怀。他点头应下:“是,掌柜的。”

    不错,小小年纪,能屈能伸,挺沉得住气的。又是良民出身,将来,此子必成大器!吴掌柜心中暗赞,指着右面的一栋二层小木楼说道:“那里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说着,他一边往小木楼走,一边象是说家常一样,说起店里的日常生活。

    包括他和秦郎中在内,店里所有人都是住店的。只有逢年过节或者东家破例放假,他们才能回家探亲。

    他们都没有带家眷。东家待人宽厚,对他们照顾有加。象平时的饭食都是后院的大厨房准点送到前头来;洗洗涮涮的事,也有粗使婆子张罗,不用他们操心。

    住的方面,三个伙计共住一间房,在楼下;他和秦郎中各住一间房,在楼上。

    “房间都不大,住三个人已经不宽松,有些挤。”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楼下。吴掌柜看了沈云一眼,说道,“所以,东家发话,从楼下腾出一间空屋出来,云哥儿你单住。”

    好吧,他承认,什么不宽松,有些挤,通通是借口!以前,店里最多的时候曾请过五个伙计。那时,五个大小伙儿还不是照样共住一间屋子!也没听东家说过“有些挤”,叫他腾一间空屋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