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二十四章 向往

时间:2018-04-22作者:文飘过峰

    沈秋宝受了重伤,又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得很。说了那么多的话,便精神不济,呵欠连连。

    “你好生睡一觉。”老刘头怜惜的扶他躺下。

    “是。”心事暂解,沈秋宝一挨着枕头,便呼呼睡去。

    这一觉睡得甚是香甜。睡醒之时,一睁眼,他看到老刘头仍然坐在床边。

    “刘爷爷……”心里暖洋洋的,他挣扎着要爬起来。

    “别乱动。”老刘头一把将人按在被窝里,“你腿上的伤药快过效了。要是扯到伤口,会痛得很。”

    沈秋宝闻言,乖乖的躺着,不敢再动弹。

    这时,他的肚子很实诚的“咕噜”接连叫了几声。

    “饿了吧?”老刘头呵呵笑道,“馆主大人吩咐过了,要先换药,再进食。我去请大师兄过来给你换药。你乖乖的,不要乱动。”

    大师兄?听名头就让人觉得是很厉害的武者呢!沈秋宝无比期待的应道:“哎。”

    没过多久,老刘头又回来了。

    沈秋宝连忙张眼望向门口。只见老刘头的身后跟着一名提着黑木匣的少年。他长着方方正正一张古铜色的脸,浓眉大眼,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身着一身青色棉布短打,身材高大健硕。青布衫下,可以看到胳膊、胸口等处的肌肉犍子微微隆起,看着就觉得孔武有力。

    这位大哥哥是大师兄?沈秋宝被扑面而来的阳刚之气深深的震住了。

    见小娃娃呆若木鸡的憨样,老刘头不由轻笑:“云娃,大师兄给你换药来了。”

    少年脸上微红:“刘爷爷,你又打趣我了。”

    “你是馆主大人的首徒,不是大师兄,难道是二师兄?祖宗的宗法不可废。老奴以为,该守的礼,一定要守着的。”老刘头不以为然,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行,都听你的。”少年尴尬的走到床边,将小黑木匣放在床边。

    沈秋宝回过神来,赶紧喊人:“见过大师兄……。”

    不想,老刘头在一旁一本正经的打断道:“云娃,你还不是我们拳馆的人,按理不能称大师兄。”

    看着象是换了一个人的老刘头,沈秋宝有些不知所措。

    刘爷爷总是这样,在外人面前,特别坚持身份、礼节。便是师父也奈何他不得。少年很同情躺在床上的大眼睛小家伙,一边打开黑木匣,一边解围问道:“听刘爷爷说,你叫沈云。是哪个云呢?”。

    “是白云的云。”沈秋宝不敢再乱喊人了。

    “和我想的一样。”少年快活的冲他眨了眨眼,“我叫傅雷,六岁的时候拜入师父门下,入门刚好十年。比你年长,以后,你就叫我傅大哥。我呢,叫你云小弟。”

    “哎,傅大哥。”沈秋宝对他的好感噌噌的直线上升。

    一旁,老刘头垂手而立,没有再吭声。

    傅雷又道:“云小弟,现在,我要给你换药了。你的伤口很深,可能会有些疼。”

    “嗯。”沈秋宝其实最怕疼了。闻言,不由紧张的攥着一双拳头。

    “大师兄,刘家武学不容偷窥,老奴先行回避。”老刘头垂着眼皮,说道。刘家武学,有医、拳二道。他虽是刘家世仆,却没有入刘家拳的门墙,任何接触刘家武学的行为都会被视为偷师。是以,他理当自觉回避。

    只是换个药而已……傅雷满头黑线,无奈的点头:“哦。”他是头次处理这么深的伤口,真的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很想老刘头能留下来搭把手。

    老刘头转身离开了柴房。

    自牛头坳村被屠之后,沈秋宝辗转流离,见识了行行色色的人,已不是当初的小小山里娃。他是真听懂了老刘头的意思,心道:我要不要闭上眼睛呢?

    想了想,他果断的闭上双眼。

    “扑哧”,傅雷见状,哪里还忍得住?当即拿着一把小剪子笑得两个肩膀一耸一耸的:“云小弟,只是看着换药,算不得偷师。”顿了顿,他憋住笑,又道,“如果你怕的话,闭上眼睛不看,倒是个好主意。”

    谁怕了?沈秋宝的心气被激上来了,立刻瞪大眼睛:“我不怕。”

    “那就好。我先扶你坐起来。”傅雷耸耸肩,“竹刀把你的左大腿刺了个对穿。我也是头次处理这么重的伤,你能帮我打个下手吗?”

    “我,我不会。”难道大师兄是生手?沈秋宝被吓到了。

    “没事,只是帮我递下剪子、纱布和药瓶。”傅雷笑了笑,“你按我说的做就行。”说着,他指了指小黑木匣。

    沈秋宝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扁扁的小匣子里一线排开,装着五只大肚小瓷瓶儿。每一只的大小都是一样的,比他的拳头略小。不同的是,它们的瓶塞包着不同颜色的粗布。从左自右分别是黑、白、红、黄、蓝等五色。旁边整齐的收着三卷白色的纱布,以及好几把薄薄的红柄小刀。

    不敢直视磨得雪亮的刀尖,他匆匆收回目光,惴惴不安的应道:“哎。”

    傅雷扶他起来,先掀起被子,只露出他整条左腿。

    沈秋宝看过去。情况似乎比昨晚更糟糕,纱布已然被深深浅浅染红了。中间部分更是湿漉漉的黑色。

    “还没完全止住血。”傅雷仔细的看了看,“希望伤口没有化脓。”说着,“咔嚓咔嚓”,大刀阔斧的从一旁剪开纱布。

    痛!沈秋宝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赶紧咬住嘴唇,将冲到嘴边的呼痛声生生的咽回肚子里。

    “把蓝色塞子的药瓶打开。”傅雷一边剥开纱布,一边在心里暗赞:好要强!

    沈秋宝忍着痛,依言从小黑木匣里取出药瓶,打开盖子。却再也不敢抬眼往伤处看。

    傅雷的手法很快,这时已经完全打开了纱布。狰狞的伤口露了出来。剥纱布时不可避免的扯动了伤口。比铜钱还大两圈的血洞里,汩汩的往外冒血泡儿。

    很不幸,伤口有点脓肿。肯定是刘爷爷为了增强野猪坑的杀伤力,又在竹刀上抹了马粪。傅雷“滋”的抽气,抬眼同情的瞅了一眼紧张兮兮的小家伙,接过药瓶,先毫不吝啬的洒上大半瓶止痛散。

    沈秋宝只觉得伤口处先是泛起阵阵清凉,紧接着,麻木的感觉象水面上的波纹一样,层层漾开。

    咦,好神奇,伤口完全不痛了!

    难道是戏文里说的仙药?沈秋宝好奇极了。

    “拿把小刀给我。”傅雷又吩咐道。

    沈秋宝立刻递上一柄小刀,壮着胆子飞瞄了一眼伤口——除了一个令人心尖发颤的血洞,哪有什么药粉?

    “我要给你除脓。你最好不要看。”傅雷接过刀子,好心提示道。

    沈秋宝顺从的收回目光。

    此时,麻木的感觉更甚。整条左腿都已经失去了知觉。所以,接下来,他根本就不知道傅雷在做什么。

    不一会儿,后者接二连三的发出指令:“红盖子药瓶!”

    “白盖子药瓶!”

    “纱布!”

    ……

    沈秋宝手忙脚乱的配合着,一时之间,竟然忘了换药的对象是他自己。

    小黑木匣里的五瓶药都用了一轮,纱布亦用掉一大半,终于,傅雷用手背擦掉额头的汗珠子,长吁一口气:“换好了。”因为伤口脓肿了的缘故,他又将伤口从里到外仔细的清洗了一遍,其麻烦程度竟然不下于昨天师父处理新伤口。全部流程下来,他出了一身大汗。幸亏他们拳馆祖传秘制的止痛散十分强悍,不然,小家伙铁定生生痛昏过去。

    “你恢复得还不错,再这样换三次药,应该就能下地慢慢的走几步了。”他麻利的将十几团染血的废纱布归拢起来,扔进床边的旧竹篓里,“以后,我每天上午过来给你换药。”

    “谢谢傅大哥。”沈秋宝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曾看到过三太叔公给人治伤。虽然是外行,但是他也能感觉得到,傅大哥的医术远非三太叔公所能比。然而,三太叔公多大年纪,傅大哥又多大年纪?等傅大哥到了三太叔公的年岁,不知道会厉害到什么地步呢!

    由此可见,馆主大人肯定是有真本事的大能人。

    沈秋宝无比向往的在心里说道:要是我能留下来学艺,那该有多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