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四九五章 奇怪的伤者

时间:2018-06-17作者:文飘过峰

    乌篷里竟然仰面八叉的躺着一个血人!

    这人身上伤痕累累,银白色的铠甲残破不堪,就连护心镜也仅余一小块。底下的白色战袍更是大半被鲜血染红,简直是触目惊心。

    沈云用神识在他的鼻底探了一下。

    尚有微弱的鼻息!

    这人身上不见灵力波动,是个凡人中级武者;从穿着上来看,他应该是仙符兵里的中级军官;依着伤情,他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血战。

    但是,乌篷船却完好无整,不见刀剑印迹。再者,也没听说这两天周边有什么战事啊。

    这人和这船的出现,可谓疑点重重。

    不过,沈云觉得,在人命面前,什么疑点都不重要。

    “那船里有人有伤者。”他收回神识,对吴长老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尽量跟上。“虽说救人要紧,但是,白袍军官的出现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不能不暗中戒备。

    三年来,吴长老的武力也是暴涨,半年前达到了高级武师的程度,稍后又成功的凝结出真气。在凡人武者里算得上二三流的高手。但这样的武力值在修士面前,还是一样的弱,完全不够看的。

    人是他的,也是他带出来的,无论如何,他都有义务尽量保其周全。

    而放眼周边,何处最安全?

    唯有他的身边尔。

    “是。”吴长老是个聪明人,一听就知道事情紧急,当即运转真气。其实,他挺好奇的,只是眼下不是好奇的时候——隔着里把路呢,主公是如何知道船里的情形的?莫非世上真有千里眼、顺风耳之类的神通?

    沈云吩咐完毕,已施展“穿云步”,飞掠出去。

    那一长串的残影,令吴长老惊艳得一愣一愣的。

    宣爷不是传讯回来,说主公受了重伤吗?好吧,昨天,老丁又传讯回来,说主公的伤全好了。可是,主公这副样子,哪里象是重伤初愈?他瞅着,怎么感觉主公的轻功比出门之前更加高深了呢?主公这趟出去,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好吧,还是那句话,眼下不是好奇的时候。

    吴长老全速追赶。

    呃,他真的是尽量了,但是,真的跟不上,好不好。

    因为他刚才愣了一下神,开了个小差,应该是耽搁了十来息的时间。等他回神,赶紧的动用轻功,却看到主公已在那船头之上!

    什么叫做仙凡之别?这便是!

    吴长老再一次深深的体会到了。

    只是仙根那种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与没有,全靠命。吴长老也想通了,只求上天垂怜,保佑他的后世子孙里能出一个仙童。而他的任务就是,抱紧主公的大腿。一来,沾沾主公的仙气,说不信他家的子孙里真的能出个仙童;二来,仙官大人的寿岁听说都是挺长的。越是法力高强的仙官大人,寿岁便越长。以主公这样的能耐,寿岁肯定短不了。若是他的后世子孙里真出了仙童,他希望主公能念在他鞍前马后,尽心尽力,一心追随的香火情上,至时照拂一下他家的仙童。这样的话,也算是他恩泽子孙了。

    而沈云跳上船头后,并没有急着进入乌篷里查探伤者。而是铺开神识,将整艘船笼住,查探有无异常之处。

    这是祖师在玉简里提及的经验。

    祖师她老人家反复告诫,修行本是逆天行命,故而,危机重重。

    更何况,如今的修行资源远远比不得上古之时的丰富,但修真的人却多得有如过江之鲫。而不论是谁,修为境界都是用资源堆出来的。修为境界就是修士的命啊。面对资源,哪怕是道君大人也淡定不起来。

    祖师以为,相比于逆天行命,更危险的其实是修士之间的无穷争斗。

    这样的争斗,本质上是你死我活,不可调和的。

    它既存在于正道与魔道之间,也广泛的存在于修真正道内部。

    祖师细细回想自己一生的修行路,最后总结道,相比于妖魔鬼怪,其实更要人命的往往是所谓的修真同道之间的争斗。

    为此,祖师拟出了很多的防守经验。其中,就有一条是:到一陌生之处,如果不是有主的洞府或者地盘,当铺开神识,先细细查探一番。

    为什么有主的洞府或者地盘,就不能铺开神识呢?

    祖师也详加解释了。原来,这是修真圈里约定俗成的一项规矩。也可说是礼仪。用神识冒然窥视别人的洞府或者地盘,是极其失礼的偷窥行为。于被偷窥者来说,是大大的冒犯,他完全有权力用最极端的方法对付偷窥者,旁人也无话可说。

    当然,前提是,被偷窥者有能力维护自己,让自己不被这般冒犯。

    说白了就是,如果奈何不了偷窥者,哪怕再有理,再被冒犯,也只能缩着,装做不知道。

    一直以来,沈云从祖师的提点里尝到了不少甜头,对祖师的告诫都是牢记于心,适时适地的运用之。

    以前,他是没有神识外放的这项神通,只能干看着。

    当发现自己突然能够神识外放之后,便提醒自己一定要养成铺开神识查探的习惯。

    本来,按祖师所云,在上船之前,他要先铺开神识,将船整个儿包住,先行查探。

    可惜以他眼下的神识没法做到这一点。只有站在船头,才能堪堪用神识罩住整艘船。

    神识查探,又快又细致,比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搜寻不知强出多少。呼吸之间,沈云已然对脚底的船,还有乌篷里的伤者了如指掌。

    没有不干净的东西,也没有陷阱、阵法之类的。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将前袍别在腰间,探身进入乌篷里。

    首先当然是救治伤者。

    刚才,他铺开神识时,已了解了伤者的伤势。

    一句话,伤者的五脏六腑都被灵力所伤,身为一介凡人,能撑到现在,全是因为他的胸前戴有一枚青玉佩。此物非凡物,而是一件聚魂的法宝——再一次感谢祖师她老人家!将毕生的学识与修真经验都用玉简刻录了下来。

    沈云不由滋的吸气。

    据他所知,聚魂的法宝最是难得,往往是有价无市。寻常的金丹真人都难搞到手。

    可如今,如此珍贵的法宝却为一个凡人武者所用。

    事情变得更奇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