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四九一章 神识外放

时间:2018-06-17作者:文飘过峰

    坐在一旁的旺子觉得奇怪极了:“主人,您都没开车门开一眼,怎么就知道那些大汉是谁呢?”

    同坐在车里的王思恩觉得自己的弟弟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躁得小脸又红了。只是碍于主人面前,不好发作,她唯有勾着头,不理那蠢货。

    沈云随口编了一句谎:“因为昨天他们告诉了我,说今天会来这里送我。”心里却忍不住赞了一句:好灵性的小子!

    旺子没想到答案竟这么简单。他本以为是主人暗中动用了仙法的缘故呢。是以,失望的耸了耸肩膀。

    沈云垂眸。他不是成心要骗旺子,而是这里头的缘由很复杂,他自己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可能跟旺子这个连半点修真常识也没有小孩子解释得通?

    他能不开马车门,看到百步开外的官道边上,站着的苏老三等人,是因为神识外放。

    什么是神识外放?

    这是金丹境及以上修士才有一种神通。按理说,以他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有这种神通的。可是,这次伤好之后,他偶然发现,自己竟然能做到神识外放了!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是“又”啊?因为沈云发现,自己的身上违背修真常识的地方太多了。最显著的,也是他到现在也仍然没有想了个所以然来的便是:他明明经历筑基这个坎,却拥有了筑基三层的灵力。同时,很多真正的修士们却都以为他只是一个先天境的小菜鸟。)

    沈云确定自己能够神识外放之后,第一反应是质疑:我是不是记错了?

    于是,他立马翻出提及了神识的这枚玉简。

    不一会儿,原话被找到了。

    没错,祖师在玉简里说得最清楚不过:神识生于泥丸宫,是意念强大到一定程度的产物。而修士只有筑基了,意念才能达到这个强度。泥丸宫里“始凝神识”。不过,筑基修士的神识还是很微弱,“若游丝”,通常到了筑基十层,才能达到头发丝的大小。这样微弱的神识,除了对加持自身的灵力,真的没有别的大用场;但是,当修士凝结出金丹,神识会爆涨百倍。这时,便生出了一项新的神通,即,“神识外放”。

    神识因为无色无味无形无状,一旦能够外放,那用场可就大了。

    比如说,金丹境以上的高阶修士最常用的跟踪术,就是分一缕神识出来,放在被跟踪者的身上。只要这缕神识尚在,做法者哪怕是在千里万里之外,也好比就跟在被跟踪者的身边,对后者的一切,了如指掌。而被跟踪者要想发现这缕神识,至少要有修为高过做法者一个小阶的高阶修士提点。

    话虽回来。沈云反复研读了玉简里的相关字段。最终,他也没有搞清楚,自己怎么就能神识外放了。

    于是,这又成了一桩悬疑。

    很快,马车停了下来。

    车外传来苏老三的询问声:“请问,车里坐着的可是先生?”

    沈云很少跟丁叔他们提起在鸿云武馆学艺的情形。是以,丁叔不知道苏老三他们的存在,也听不懂这样的问话。他在心里嘀咕道:好象是搞错了……

    不想,这时,车门却打开了。

    沈云自车厢里探身出来,一边下车,一边笑吟吟的招呼道:“三叔,你们大清早的来送我,真是有心了。”

    “先生,我等不是来送行的。”苏老三咧开嘴笑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虎子等人。

    没有任何预兆,包括他在内,十一个人,哗啦啦的跪了一地,抱拳,齐声请求道:“我等誓死追随先生,恳请先生收下我等。”

    沈云吓了一大跳:“你们……你们不是过两天就要各自返乡吗?”

    苏老三抬头,面现愧色:“那个,其实是骗先生的……我等来投奔先生,也是昨晚临时商议的结果。”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沈云不由拧眉。

    一想到,之前是自己强力要求隐瞒先生,苏老三汗颜,一时之间,没法开口。

    虎子连忙替他答话:“先生,是这样的。之前,三爷不是奉了伍爷之令,回武馆处理一些事情吗?除此之外,伍爷还有吩咐。现在大帅正是艰难之际,伍爷希望武馆那边的事情办妥当之后,我们都再回军中去,为大帅效力。本来,我们也是这么想的,觉得这才是重情重义。因为这事不好对外说。所以,才放出假消息,说是等卖完了尾货,各自返乡。可是,昨晚回到客栈,我们这些人都变了心思,不想再回去给大帅卖命了。我们又没欠大帅什么。再说,回军中,真的挺没意思的。所以,我们跟唐爷说清楚了,我们是铁了心的要追随先生,不愿再回军中。唐爷也说,人各有志,不有勉强。反正伍爷吩咐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所以,我们就赶早来到这里等先生。”顿了顿,再次恳求道,“先生,您就收下我们吧!”

    “是呀,先生,收下我们吧!”苏老三等人也诚恳的请求。

    沈云发现,站在这里的这些人,都是昨天讨论时,觉得自己被仙官大人欺压,而心生不满的。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再回军中,怕是再难以承受军中修士的驱使。

    想来,他们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果断的与唐爷挑明。

    他为他们能有这样的心志而从心底里感到高兴——本来就是嘛。凭什么凡人就要白白的受修士们的欺压,甘为他们驱使?又没吃他们的饭,穿他们的衣。

    看来,自己教他们识字、做生意、教他们独立思考,是有效果的。

    沈云欣慰的吐出一口浊气,半开玩笑的说道:“以你们现在的身手,回到大帅的军中,肯定能得一个不错的官位。而我是回家种田,做土地主。跟着我,图个粗茶淡饭还成。我可给不了你们什么大前程。你们还愿意舍大帅,而追随我吗?”

    “先生,您就不要打趣我们了。”苏老三抱拳笑道,“弟兄们心里清楚得很。跟着先生,我们才能活得更明白,更亮堂。您就是我们的大前程。跟着您,哪怕是吃糠咽菜,也胜过那山珍海味。”

    “是啊。”其他人齐声附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