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四六零章 丹田生变

时间:2018-06-17作者:文飘过峰

    ..,

    这一“看”,吓了沈云一大跳。

    丹田里真的是电闪雷鸣。与此同时,象雾气一样,占据着整个丹田的五行灵气团急速紧缩。

    这是怎么回事?丹田对于修士来说,至关重要。祖师在玉简里对此进行了大量而又细致的描述。可是,却没有提及过里头的五行灵气会有类似的急变。

    沈云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里,屏息以对。

    大约三息之后,丹田空出一大块来。

    在刻录《青莲无上功》的玉简里,祖师几乎在每一重小境界里都反复提到了“丹田壁”。如今,沈云总算“看到”了它的真容——眼下,它是粉嫩的,看上去弹性十足。

    按祖师所言,随着修为的变化,丹田壁也会有规律的变化。比如说,刚突破某一重小境界时,丹田壁有如新生,颜色粉红新嫩,质地也非常的柔韧;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颜色会渐渐加深,质地变得坚硬起来;当临近突破这一重小境界时,丹田壁的颜色已红艳如火,外壁坚硬如壳,内壁迅速紧绷,变得脆性十足。

    从这一点来判断,他离突破之时,还早得很呢。

    又过了两息,丹田里终于恢复了平静。五行灵气团又亮又白,体量紧缩为原来的三分之一,但依旧是混沌一团,

    丹田里顿时显得空荡荡的。

    他凝视内视了近半刻钟,发现自己的丹田跟没发生急变之前还是一样,可以自动从外面吸纳灵气进来。

    只可惜,丰成县不比仙都。这时在灵气稀薄到几乎没有。

    是以,过了差不多半刻钟,他才“看到”十来个灵气小光点被吸进丹田里。

    来丰成县有几天了,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灵气吸纳速度。

    紧接着,沈云又内视了旁边的任督二脉。它们有些发瘪。原因是里头的灵气在迅速的减少!

    沈云心中打了个突,赶紧的定睛细察。

    呃,虚惊一场。

    减少的那些灵气都跑进了丹田里。

    同时,他也注意到,持续有灵气注入任督二脉之中。它们都是从周边的经脉里自动涌过来的。

    这种后续变化,沈云不担心,因为平常当灵气将近时,他体内的灵气也是这般自动迁移的。有句老话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通过平时的观察,他总结出来了丹田与任督二脉,以及其它大小经脉的灵气分布状况,与之很是相近。

    见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沈云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睛——祖师描述的那些修行情况,全是针对有灵根的修真士来说的。他没有灵根,很多情况都与之对不上。是以,他早已习惯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只要发生异常变化之后,丹田还能正常的吸纳灵气,灵力,以及周身经脉皆无不妥之感,那就没事儿,不必太在意。

    平时碰到这种情形,在仙都的时候,丹田很快就能从四周吸纳到足够的灵气,经任督二脉补充到周身的经脉里去。故而,他只要静坐一会儿就好了。

    离开仙都之后,一路南下,各地的灵气分布有好有坏。很多时候,光是靠从四周吸纳灵气,已经不足以补充灵气的消耗。这时,沈云会服食一枚蕴灵丹。待丹药化开,很快,他体内的灵气便又变得满满当当的了。

    沈云寻思着,这回也应该是一样的。于是,也服下了一枚蕴灵丹。

    药液化开,紧接着,与往常一样,他感觉丹田里散发出阵阵暖流,迅速传至周身。经脉里的灵气在迅速回满。

    然而,丹药的效力过后,满满当当的感觉却不复有。他头一次生出没吃饱的感觉。

    沈云连忙内视。呃,丹田里的空荡依然没有大的改观;任督二脉以及周身经脉里的灵气流动止住了,数量也恢复到了往常的五成。

    也就是说,蕴灵丹管用,只是效力不足。

    那就再服食一枚吧。沈云没有犹豫,又服下一枚。

    这回终于感觉到满满当当了。

    只是,小小的白玉瓶里只剩下五枚蕴灵丹了。

    莫名其妙的,丹药的用量加了倍。照这样的情形,这点点蕴灵丹根本就撑不了多久。沈云怅然的叹了一口气。

    祖师从未象他一样感觉丹药是个大问题,那时因为,她老人家资质出众,一入天神宗,便是嫡系亲传弟子,各方面的供给都足足的;后来,进入炼气三层之后,选的是丹修。从此,“丹炉一开,灵石滚滚而来”(祖师语),更不缺丹药了。

    沈云没她老人家那么好命,要想解决丹药的问题,要么与非丹修的其他大多数修士一样,花大价钱购买;要么自己学着炼丹。

    沈云本人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他得天独厚,有一位化虚真君的全部丹修传承。

    不过,前提是,他得想办法搞到一只衬手的炼丹炉才行。

    想到这里,沈云心念一动,又不由自主的从百宝囊里拿出了白柯送的那只青铜鼎来。

    前些时候,他在祖师留下来的那几枚关于“器”的玉简里翻到一句话,说,有了器灵的法器,等于是有了灵智。要想让它认主,法门有二,一是,强力压制;二是,诱之以利。总而言之,不再是简单的滴血能了事的。

    有了这句话,沈云对青铜鼎认主又起了想法。

    只可惜,李道长说过,器灵一直在沉睡。祖师提及的两个法门,此刻都派不上用场。他空有宝物,不得用。把玩了一会儿,只能重新又收回百宝囊里。

    所以,还是得先打探到附近有没有坊市。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等空闲下来,再去一趟玉周山坊市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对付北山镇的那只邪魔。

    沈云敛了杂念,再一次温习五星无上聚灵阵的流程。

    因为城外的山坡上已经有人布下了一座五星无上聚灵阵,所以,他不敢再冒冒失失的在其附近布下第二座五星无上聚灵阵。

    好在,祖师的玉简里提到了两种布阵的法门。

    一种是摆阵。就象山坡上的那样,以石头等外物为阵柱,摆出阵形来。启动时,己身入阵,化为阵心;

    还有一种是列阵。它是以人为阵柱、阵心,至少要有五人一起,通力合作。这种法门更加隐秘,在天神宗里,五脉嫡系的弟子们只有到了长老级别,才有权学习。

    到目前为止,当年逃出天神宗的五大护法长老,沈云仅剩下一位不知。

    他寻思着,如果山坡上的法阵是这位布下的,他一点儿也不用担心敌友问题;如果不是这位,他更不用担心。因为他最担心的冰梦儿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列阵这回事。

    这也是那人一直没有消息,他却仍然气定神闲的底气所在。

    ====

    某峰多谢书友响响响的平安符,谢谢!,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