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四五八章 沈云的宝贵经验

时间:2018-06-17作者:文飘过峰

    沈云听着,意识到自己犯一个“想当然”的错误。他以为,口令对私勇们管用,便对胡宁他们也一样的管用。却没有细想,两拔人的情况完全不同:

    老罗教的那些私勇最初都是完全没有拳脚底子。他们就跟白纸一样,自然是任老罗怎么教。

    而胡宁他们不同。别看他们只有二十人,但是,武学修为、领悟能力等都参差不齐。最重要是,他们都已学武多年,早有了自己根深蒂固的习武方式。这些岂是几句简单的口令就能一下子统一起来的?

    更何况,胡宁他们的清风掌也还没有练到真正的炉火纯青。故而,他们练习时,完全分不得心。

    当然,假以时日的话,口令肯定也能管用。只是,眼下,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容不得大家扎扎实实的练拳,从从容容的彼此磨合,最终在口令的指挥下,二十人有如一人,成为一个整体。

    所以,口令这个法门是行不通了。

    要想个什么法子才好呢?沈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时,胡宁略作沉吟,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先生,我有一言。”

    沈云伸手请道:“请讲。”

    “先生,我觉得刚才练习时,不是口令分了我的心,而是我因为掌法不熟,不能分一点点的心。”胡宁环视众人,“除了口令,刚才令我分心的地方太多了。象我的掌法比大家都要快一些,所以,我就要时时刻刻留意周边的人,尽量与他们保持一致。如此一来,自己越打不越不顺畅。还有,我发现我们每个人练掌时,都或多或少的会带出一些使惯了小动作,这也令我们很难做到齐整如一人。”

    他的话说到大家心坎里去了。余头他们都一边听着,一边忍不住赞同的连连点头。

    而沈云听着,脸上不由现出赞许的笑容。同时,在心里感慨不已:在仙都游学三年,他做了一千多人的主公。最大的领悟就是,每个人都有长处和短处。身为主公,要懂得让手底下的人扬长避短。把握全局,将事情分给擅长的人去做,才是正解。而现在,他又领悟到了一条心得,即,正解就是正解。哪怕只有二十个人,他从三年的实践里领悟出来的宝贵经验也是同样的实用。

    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之后,他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待胡宁说完,他笑眯眯的说道:“我很赞同阿五的观点。阿五是从千万人里拼杀出来的将军,擅长领兵练兵。我的师父曾说过一句话,叫做‘能者多劳’。”说着,恳切的望着胡宁,“阿五,合阵之事,我就全权拜托给你了。这一步,直接决定了计划的最终成功与否,至关重要。请务必在明天下午之前,完成合阵。“

    胡宁吓了一大跳。

    他在大人身边,向来出谋划策惯了。与先生相处下来,他知道先生性子宽和,有容人的大气量,又因为急着斩邪魔,救大人,是以,心里一着急,便没能忍住,放肆了一回,在先生面前大发厥词。

    其实,话一出口,他的两个手心就出汗了。

    但他并不是在后悔站出来说这一番话。事实上,如果给他再选一次的机会,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他只是担心,自己直言口令分心,会惹恼了先生。先生觉得被一个凡人说长道短,颜面大失,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不再管他们这一档子事。那该如何是好?

    不想,先生不但不恼,而且还言词诚恳的将合阵的练习大任交予他来主导。

    在大帅的军中,不乏仙官大人。他从军近十载,品阶渐渐上升,接触这些仙官大人的机会也渐渐多了起来。他这人天性敏锐。很快就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即,哪怕是那些被大家私底下评论为“最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仙官大人们,其实也是从骨子里看不起凡人。说句大不敬的话,大帅对待他们这些凡人将士,更多的象是工具。

    这样的认识,曾经让他很是苦恼。

    好在大人及时发现了他的异常,时不时的提点几句,很快引导他走出了痛苦。

    大人对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仙凡有别,是天生注定了的。就象雄鹰不能与麻雀相提并论,是同一个道理。其实,做麻雀也不错啊,只要够勤奋,一样能飞上蓝天,一样能飞向想要去的远方。为什么一定要在意雄鹰对自己的看法呢?大家又不是一路人。

    他觉得大人说得很有道理。自那以后,他不再幻想仙官大人们的世界,也不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态度。

    仙凡有别嘛,他充分理解了。

    可是,先生却是完全不同的。

    先生的话不多,只有寥寥数语,然而,他却充分感觉到了先生的真心,并不是假意客套。

    “先生,我怕是无法胜任。我对仙阵一无所知。不知道合阵。”感动归感动,这任务,他真接不住啊。

    沈云笑道:“本来应该跟你详细解说一番的。只是,时间紧急,来不及了,只能以后再补。至于合阵,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对于你来说,就是把大家训练起来,做一举一动,二十人如同一人。具体用什么方法?我觉得你肯定比我更有办法。还有一天多的时间,你们只管放手去做。大家一心想救祁督使大人,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相信你,还有大家,肯定能做到的。”

    一番话,说得所有人热血沸腾。

    与此同时,他们也都完全听懂了任务的内容。

    “是。”没有人再有畏难之心。他们抱拳,齐斩斩的应道。宏亮的声音冲出练功场,其势如利剑出鞘。

    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老兵,这杀气,一撩就全出来了。沈云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满意的冲大家点了点头:“你们练吧。”说罢,干净利落的转过背,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看着他离开后院,余头他们不禁面面相觑——先生真的不管了!

    胡宁紧紧的握了握一双拳头,按住澎湃的心情,转过身,面向曾经的部下们,扬声说道:“先生刚才把话说得很清楚。能不能救回大人,全看我们明天晚上能否做到二十人如一人。先生是完全信任我们,才叫我们自己练习。你们呢?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事关大人的性命。必须有啊。所有人齐声大吼:“有!”

    此时,沈云已经走到了前院。听到后面的这番动静,他不由笑了,心道:瞧,把事情交给对的人去做,多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