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乾龙战天 第四三五章 叶罡示警

时间:2018-06-17作者:文飘过峰

    沈云看着两人直接问道:“你们呢?是个什么想法?”

    李忆偏过头去看身边的赵宣。后者垂眸,不吱声。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主公,我听说,你是来仙都是游学三年。这已是第三个年头了,是真的吗?”

    沈云点头:“是的。我是鸿云武馆的弟子。按照武馆的规矩,翻过年去,等雪化了,我要回武馆一趟消假。”

    “那消了假以后呢?您还回仙都来吗?”李忆追问道。

    “所以,我问你们的想法。”沈云笑道。如果他们只是想找一条粗腿抱着,放眼全仙都,顺王爷虽不是最粗的,但也是排前几名的存在。现在,顺王爷先看上了他们,于他们来说,不失为飞黄腾达的良机。比跟着他,不知道强哪里去了。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大家好合好散,他不会怪罪他们。

    这时,赵宣抬起头来,很肯定的说道:“我早已发过誓,这辈子誓死追随主公。主公如果不回仙都了,我合家跟着主公南下。”

    李忆明白过来,刚才赵宣不接他的眼神,是因为人家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不想、也不用与他打商量。

    这就好办了。他暗中松了一口气,道出心中的想法:“主公,我同伯堂也是同一个心思。”

    沈云有些意外。赵宣愿合家随他迁出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来,赵宣早就分出来单过,所谓的合家,其实仅他们一家五口而已;二来,赵宣的夫人方雅是女营的营主之一,必定也是愿意随他一同南下的。

    但是,李忆则不同了。他是这条街的坊主,即李坊主,唯一的弟弟。据沈云所知,李坊主共有兄弟姐妹三人。嫁出去的姐姐姑且不提,李忆要合家追随自己南下,他哥李坊主能同意么?还有,他的夫人也是地道的老仙都人,愿意随他一同南下么?

    在这种时候,他不想生事,于是,笑着摆摆手:“仲平,你不用担心。你是有真本事的人,顺王爷图财,铺子还是要交给你打理的。”

    “是主公看得起我。“李忆笑嘻嘻的抱了抱拳,“去年,仙都城里出了大乱子。事后,家兄与我交了底。家兄说,往后仙都城里怕是不得安生了。好在,我们兄弟二人依附了主公。往后,只要跟定主公,就不怕外面出乱子。”

    原来两兄弟早就商量好了。沈云不置可否,打趣道:“你们是一大家子人,可不比伯堂他们家哟。这么多人去迁去外乡,吃饭可是个大问题。”

    李忆笑道:“恕我斗胆,主公在南边添置了好几个庄子,应该是在为南下做打算吧。”

    被他点破心事,沈云嘿嘿轻笑。他担心自己离开仙都后,赵宣,齐伯他们,还有那么多的私勇,生存成了大问题,是以,早早的做好最坏的打算。

    赵宣是听风堂的堂主,自然早就猜到了这些。如今见主公默认了,笑得眉眼弯弯,如沐春风,心道:主公有情有义,追随主公,纵使前面有刀山火海,他也不悔。

    不想,一语成谶。多年以后,他作为先遣,最先走出大泽。站在大泽的边缘,他远眺拦路的烈焰山,又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心语,不由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骂道:“乌鸦嘴。“

    不过,懊恼归懊恼,他的心里始终都不悔。

    当然,这些是后话。

    李忆还欲再说什么,沈云摆手,看向赵宣,问道:“有没有打听清楚,顺王爷到底是只要铺子和商路,还是连铺子带人都要?”如果是前者,顺王爷意在夺产,所有人的麻烦便大了;要是后者的话,运作得好,绝大多数人都能得以保全,真正倒霉的兴许只有他这个“主公”。两者的区别不可谓不大。

    赵宣摇头:“还未来得及打听这些细节。”

    “这一点至关重要。”沈云,“务必要打探得清清楚楚。”

    “是。”赵宣抱拳领令,“请主公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打探出来。”

    沈云点头同意了,吩咐两人:“在此之前,此事不要散出去。”

    “是。”在没有打探清楚顺王爷的真实意图之前,暂且只能商议到这里。赵宣与李忆双双起身告辞。

    将两人送出大门后,齐伯进来继续先前的话题:“云哥儿,您明天还出行吗?”如果是的话,车子、吃食,都得早早的安排起来。

    事有轻重缓急。沈云早已改了主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以后再说罢。”想了想,他示意齐伯坐下来,“齐伯,过了年,我这次游学就满三年了,必须回武馆去消假。您有什么打算没有吗?”

    齐伯想都不想,张口答道:“我们能有什么打算?早就想好了,只要您不嫌弃我们几个,怕我们拖累您,不管你上哪儿,我们都跟着您。”顿了顿,又道,“只是您要回去的话,这里的家业要早些做准备才好。”

    “嗯。我会的。”沈云也同样吩咐他不要往外透口风。

    齐伯得了命令,真是守口如瓶,连齐妈也没有告诉。

    第二天上午,叶罡突然递了帖子过来,请沈云到听雨楼重续旧约。

    沈云拿着帖子,心中好不惊讶——自从一年多前,请他去了一趟仙门理事处之后,叶罡就好象忘了他这个人似的,再无联络。怎么突然间又想起曾经的约定来了呢?

    最终,他还是准时赴了约。

    叶罡订了一个包厢,在等他。待伙计送了一壶听雨楼的招牌雀舌上来后,将人打发了出去:“云弟应该看出来了,这屋里,我布了隔音阵。”

    沈云点头。他确实是一进门,就看出来了。

    叶罡接着说道:“今天请云弟来,是因为我昨天听到了一个不好的传闻。”说着,他看着沈云,正色道,“云弟,你最近可曾得罪了顺王爷?”

    沈云没想到叶罡会有这么一问,当即摇头:“不曾。我与顺王爷素无交集。”

    叶罡拧眉:“我收到消息,顺王爷以为你是仙门弟子,要理事处的轮值长老帮着打听你的底细。”

    沈云讶然:“顺王爷怎么会生出这种误会?”他来仙都也有两年多了,象顺王爷这样的大人物还是略有耳闻的。他知道,顺王爷本身是元后修为。他何德何能,值得这样的大能动心思特意向仙门打探?真的会受宠若惊,好不好!

    “你说,会不会是他知道了,去年动乱之前,你向我透了色目族的风?”叶罡提点道。如果真是因为这事,那么,沈云危矣。他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在得到消息后,急急的把人约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