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429三十如狼的女人

时间:2018-07-20作者:北疆雪狼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庄俊生也又干了一杯,刘红显然已经喝高了,呵呵笑着,人就往桌子底下出溜,庄俊生赶紧起身过去,从后面把刘红抱住了。

    刘红嘿嘿笑着,说:“你干嘛,这么着急就要睡我,嘿嘿,要睡我也别在这里,我们去个好地方……”

    刘红突然身子一挺,起身挣脱了庄俊生的怀抱就往外跑,庄俊生跟出来,看着她踉踉跄跄走进了旁边的女厕所。

    庄俊生回到房间,把房门开着,自己又吃了几大口肉,把酒劲儿往下压压,拿起手机,拨通了吴浩的电话。

    “吴局,我跟你说个事儿,八月份我有个朋友转业,连职,去你局里,你帮忙安排个副科级位置,早点跟你说,让你有个准备。”庄俊生说道。

    吴浩说:“安置部队转业干部,得从市局要指标,你跟吕公子说一声,给咱们县戴帽下来一个指标,我安排。”

    庄俊生说:“行,没问题,这个人你帮我培养下,我要他成为对我有用的人。”

    “明白,四哥,还有你跟我说的那件大事儿,我已经安排下去,一切都布置好了,只要他们有动作,我就能抓住狐狸尾巴。”

    庄俊生看到脸色惨白的刘红走了进来,就说:“好,我等你好消息,这件事严格保密,只对我一个人负责。”

    “是!”吴浩挂断了电话。

    刘红在庄俊生对面坐下,惨笑道:“不好意思,我吐了一通,现在好多了,就是头晕的厉害,要不你送我回去吧我实在挺不住了。”

    庄俊生看看时间还早,才七点半不到,就起身说:“好吧,我送你回家。”

    刘红脚底发飘,庄俊生帮她穿上短风衣,又帮她拿着背包,搀扶她走出去,在一楼银台庄俊生买了单,刘红也不无阻止,只能被庄俊生搀扶着走出去,上了奥迪车。

    李军问道:“庄县长,现在去哪里?”

    庄俊生回头看了一眼歪倒在后座的刘红,说:“送刘主任回家,刘主任,你家住哪里?”

    刘红硬撑着说:“源水小区,三号楼,五楼,1。”

    李军开车,很快就到了源水小区,这是个很老的小区了,但是看上去很干净,还有物业保安,到了三号楼下,庄俊生下车打开后门,刘红似乎快睡着了。

    庄俊生对李军说:“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送刘主任上楼。”

    刘红气喘吁吁道:“不用了,五楼,我慢慢上去就好。”

    可是刘红一下车,一见风,忍不住又要吐,整个人瘫成泥,拿不成个了。庄俊生蹲下,说:“我背你上去。”

    老楼没有电梯,五楼就是顶层了,庄俊生背着刘红,感觉倒不是很重,就运起气来,背着醉酒的美女上了楼。

    到了五楼,庄俊生也累得够呛,翻了刘红的包,找到钥匙,进去,刘红也不管庄俊生,冲进洗手间就吐了起来。

    庄俊生关好房门,看到这是一个两居室的房子,很干净,很温馨,他找到饮水机,接了一杯温水,给刘红端进洗手间让她漱口。

    刘红惨笑着说:“让大县长伺候我,我真是太丢人了,谢谢你,你坐会儿,我好多了。”

    庄俊生也不说话,回到客厅沙发坐下,自己也倒了一杯水喝下去。

    不一会儿,庄俊生就听见洗手间有水声,刘红竟然洗起澡来。

    庄俊生笑笑,心说,这是个爱干净的女人。

    又过了一会儿,刘红披着一件毛巾睡袍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笑着说:“我太脏了一身的味儿,洗洗干净了,你看看我,好不好看?”

    庄俊生抬头,顿时鼻血上涌,刘红站在他面前,打开了浴衣,里面两座挺拔的山峰,完美无比!

    “我很干净的,庄县长,你要了我吧,你帮我老公办工作,我无以回报,只有这个干净的身子了。”刘红走过来,站在自己说的眼前,伸手将他的头搂过来,按在自己湿热的胸上……

    庄俊生推开了刘红,站起来,说:“这样不好吧,刘红,你把衣服穿好,你没事儿了,我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刘红的眼睛湿润了,扑上来,一把抱住庄俊生,说:“我求你要了我吧,我老公一走就是大半年,春节离开家,到现在没回来一次,我都快要疯了,你就帮帮我吧!”

    庄俊生没动,他明白刘红说的是什么意思,三十岁的女人,正是生理需求旺盛的年龄,半年荒下来,地里干渴成什么样子,也许自己应该帮她,而且,庄俊生的下面已经被女人抓住了,他感觉到自己无耻地邪恶了。

    庄俊生伸手搂住了女人,低头跟她热吻,一双手在女人成熟的身体上下摩挲着,他一把扯掉女人身上的浴袍,将她横着抱起来,大步走进了卧室,将雪白透红的女人丢在大床之上……

    三十如狼,庄俊生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

    他再次感受到了当初跟大榆树寡妇何香姐交爱时的感觉,有种被吸空的飘然。

    “谢谢你,庄县长。”女人满足了,瘫软着,喘气。

    庄俊生坐起来,穿好衣物,看了一汪春水儿样的女人身体,说:“好了,我该走了。”

    女人没说话,眼睛望着天花板,直到听见男人走出去,关上房门的声音,眼角的泪水无声地流淌下来。

    庄俊生点了根烟,下楼上车,说:“走吧,我打个电话。”

    现在是八点多,庄俊生拨打了郝飞副县长的手机。

    “郝县长,我现在有时间,你说地方。”庄俊生说道。

    郝飞的声音很兴奋,道:“哎呀,庄县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结束了应酬,这样吧,我哥哥说,我们去飞碟夜总会,三楼,v9间,我们等您。”

    庄俊生笑笑说:“好地方,我这就过去。”

    “去飞碟夜总会,从后院进去,我现在是县长,得注意公众形象,妈的,还真是身不由己,这一天天的,在我自己的地盘,都跟做贼似的。”庄俊生吐槽道。

    李军说:“四哥,现在是休息时间,哪条规定,县长就不能去夜总会?”,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