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420他们背后有组织

时间:2018-07-20作者:北疆雪狼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刘丽颖推门进来,看到屋里的情形长大了嘴巴说不话来。

    庄俊生说:“丽颖,我知道你是被你父母逼迫的才这样做的是吧?”

    刘丽颖回过神来,看着庄俊生说:“求你,别伤害他们,他们,他们,也是被逼的……”

    刘志刚挣扎着叫道:“丽颖,什么都别说!说了就是死!”

    庄俊生把宋婷的手机拿在手里,把所有的照片和视频都删掉了,说:“是吗,不说你们觉得还能活吗?我是个县长,但是你们威胁到了我的前途和尊严,我杀了你们丢进松花江,谁又能知道?我照样当我的县长,谁能知道真相?所以,有什么隐情,为什么要这样做,都乖乖的说了,或许我还能留你们全家的性命!”

    刘丽颖扑通就跪下了,哭着说:“俊生,看在我们相互喜欢的份上,看在我们曾经的美好交往的份上,你就放过我们全家吧,我这辈子给你当牛做马,心甘情愿!”

    “闭嘴!你这丫头,你疯了吗,你求他干什么,就让他杀了我们全家吧!米国人会为我们报仇的!”刘志刚大声喊道。

    庄俊生眉头微皱,他突然感觉到事情也许很复杂,这里面还有米国人的事儿?那就更要好好审审了。

    外面有车辆和人说话的声音,庄俊生对李军是个眼色,自己走出了房间,站在二楼平台上向下看,一辆卡车停在院子里,几个农户正在从车上往下卸水泵,一个农户抬头对庄俊生喊:“让刘老板出来签单了。”

    庄俊生说:“我来签吧,刘老板喝多了,躺下了。”

    庄俊生走下来,一个老农揉揉眼睛说:“你不是庄县长吗,我在电视上见到过你。”

    庄俊生笑笑说:“是吗,我是庄俊生,签在这里是吧,好了,谢谢,你们把水泵赶紧用上。”

    二楼平台上,刘丽颖出现了,她说:“庄县长你上来吧,我安排他们去排水。”

    庄俊生点点头说:“好,我上去看看你爸,真喝大了。”

    庄俊生走回楼上,刘丽颖下来,两人在楼梯上交汇,刘丽颖小声道:“别害了我父母,他们背后有组织,你动不了他们。”

    刘丽颖急快地跟庄俊生擦肩而过,庄俊生皱着眉头,走进了二楼卧室。

    李军正手持一把匕首,将刀尖儿刺进了刘志刚的小腿后脚跟,恶狠狠说道:“不说是吧,我这就挑了你的脚筋!”

    庄俊生赶紧说道:“住手,李军,你先出去,守在门口,下面不少农户,我怕他们闯进来,让我单独跟刘老板说几句话。”

    李军收了匕首,点头出去了。

    庄俊生点了根烟,将香烟塞到刘志刚的嘴里,说:“刘志刚,我大致明白你是什么人了,我知道,打死你也不会说出来你的身份和目的,是吧?这样,我今天放过你们,我们之间还跟以前一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不会对任何人讲这件事,李军是我的人,他什么都不会说,你想要我做什么尽管提出来,我能帮你们的,一定尽力。”

    庄俊生边说,边将刘志刚的手铐打开,自己也点了一根烟。

    刘志刚活动着手腕,看着庄俊生,说:“庄县长,不好意思,你们走吧,我家里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有事我会打你电话,丽颖这孩子不懂事,她妈也是喝多了,那个酒劲儿太大了,呵呵,庄县长别往心里去……”

    庄俊生站起来,伸手在刘志刚的肩膀按了按,说:“宋姨没事儿,一会儿就能自己醒过来,对不起,我去黑龙镇三江口看看,再见。”

    庄俊生走出了卧室,李军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庄俊生摇摇头,说:“没事儿了,你把这里见到的事情都烂在肚子里面吧,走,开车拉我去黑龙镇三江口。”

    庄俊生坐上车,李军开车离开了刘氏农庄,上了沿江公路,直奔下游的黑龙镇驶去。

    庄俊生给贺春才打了电话,说:“小贺啊,我去黑龙镇检查江堤,你辛苦下,抓紧在今天晚上之前,把江堤险情段数据汇总,我晚上回县里,到时候你等我电话,我要江堤的详尽材料。”

    贺春才说:“没问题,我已经安排了县府办和县水利局防洪办协同,下班前一定可以完成。”

    庄俊生跟贺春才通过电话,想打给黑龙镇,可是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打,现在镇领导一定在江堤上忙着,就不打扰他们了,自己去三江口,只是想找个地方静一静,刘志刚的事情太大了,居然涉及到米国。

    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庄俊生脑袋有些不够用了,他有些害怕,有些后怕,自己都在干什么?

    刘志刚从米国回来,跑到依原县来包地,然后搞了个刘氏农庄,然后试图通过女儿和老婆在酒后控制自己,他的目的是什么?

    庄俊生看着车窗外阴霾的天空,尽管雨停了,但是天空依旧灰暗,感觉还要下雨。

    庄俊生拨通了市气象局的值班电话,询问依原县范围内近期还会不会有大到暴雨,回答是不会,但是小雨会零星降临,不会引发大的汛情。

    庄俊生稍稍放心,他点了根烟,拨通了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吴浩的电话,说:“吴局,我庄俊生,今晚有空没,我找你说点事儿。”

    吴浩说道:“庄县长找我,我没空也有空,呵呵,四哥,怎么跟我这么客气了,晚上一起吃饭?”

    庄俊生看着外面路旁的江堤,上面有些人影晃动,就说:“不一定,我在巡视江堤,这样吧,我回到县里可能会很晚,到时候我打你电话。”

    “ok!我等着,随时听候四哥的召唤!”吴浩表态道。

    半小时后,庄俊生的车到了黑龙镇三江口,这里是松花江流入黑龙江的汇合处,黄浑的松花江和墨黑色的黑龙江水会合一处,却在颜色上泾渭分明,并不混淆。

    这里也是黑龙镇的镇区所在地,在三江口修整了一个景区公园,庄俊生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上去花团锦簇的一个大花坛,再往前确是一派抗洪抢险的景象。

    几辆卡车停在江边,数十名男女正在从车上卸下来一个个沙袋往江堤上传递,显然这里有一处堤坝需要修补。

    庄俊生让李军把奥迪suv靠近江堤干活的人群停下,自己下了车,李军也跟着下了车。有几个人看他们,庄俊生走过去问道:“这里怎么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