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南宋武财神 第三十四章 有些另类

时间:2018-07-20作者:云中马

    巷口的杂货铺前依旧冷清,老槐树下阴影里云娘还坐在那里在专心致志地糊纸袋,桌上篾条编制的笸箩里糊好的纸袋已经堆起老高,高道乾看了不由皱了皱眉走了过去。

    听到响动,云娘抬头看见高道乾,脸上顿时荡起灿烂的笑容,放下手中一个糊了一半的纸袋,起身匆匆进了屋子。走到树荫下的桌子一边,高道乾自顾自地坐下,拿过那个糊了一半的纸袋,用篾条粘上浆糊涂到纸袋边缘,然后轻轻折过纸张边缘,用手将沾着浆糊的纸张边缘压实,刚刚糊好这个纸袋,这边云娘已经端着盛着酒壶酒杯的托盘出来,到了近前才看到,托盘里不只是酒壶酒杯,还有一盘卤肉和一碟炸黄菽和一碟炸戎菽。

    “官人,油炸戎菽奴家也做了一些,官人尝尝可是这样?”一边说着,云娘一边给高道乾倒上酒。

    高道乾拿起一颗蚕豆放进口中,轻轻一咬,那蚕豆早已碎了,顿时蚕豆的清香和麻油的香气混合在口中,这味道竟然比之油炸黄豆还要好上许多,这让高道乾不由有些吃惊。高道乾很快想清楚,这次吃到的油炸蚕豆是用麻油炸的,他前世吃到的,那可都是豆油炸的,所以这两种味道自然要有不同。

    “好!”

    一边叫着好,高道乾忍不住又吃了几颗才罢手,看着高道乾心满意足的样子,云娘顿时又欢喜起来,一双纤细略有些粗糙的小手一拍。“官人,今日黄菽和这戎菽各炸了半石,一会都拿去北瓦售卖,若是卖的好了,明日再去多买一些菽豆。”

    各炸了半石!乖乖,这可就是一百来斤,看着云娘那瘦瘦小小的样子,也不知她要怎样把这么重的东西拿到北瓦去。

    今日多了卤肉,一定是云娘感激自己教她炸菽方法,自去外面买来的,高道乾也不做作,拿起筷子夹起一片卤肉正要放入口中,“堂长”,一声呼唤响起。高道乾抬头看时,却见脸上透着掩饰不住兴奋的郑磊提着两块猪肉满头是汗地匆匆走来。

    因为董歆、蓝老头、郑屠等人都称呼高道乾为大郎,这些要跟着高道乾学武的少年也是这样称呼,本来高道乾性子随意,对于这称呼并不以为意,可董歆却觉得这样呼来唤去很不妥,这才要求一众少年都要称呼高道乾为堂长,也就是武学堂堂长之意,前几日这些少年都已经改了口。对于堂长这个称呼,高道乾还是很满意的,

    “堂长,阿翁要我来告诉你,骁骑军七斤生肉已经送去,也见到那裴仓案,已和他约好,每十日都是这些数量送过去,今日的帐都已当面结了,都是现钱给付。。。。。。”

    郑磊看了云娘一眼收住话又道:“阿翁已按你的意思做了,另外还有曹婆肉铺张大官人也来铺子里看过,还去了咱家刚建起的那饲养场,很是满意,要咱家自明日开始,每日送他那十几处铺子9000斤生肉。阿翁高兴得等不及,让我进城来告诉你。”

    郑磊略微抬起提着生肉的双手,“这几十斤生肉,阿翁说是拿给书局的。”

    卖给骁骑军的生肉,高道乾根本没放在心上,他和裴旭早已说好,每斤生肉私下回扣给他五文钱,每月两万多斤生肉,裴旭就可垂手得了一百多贯,而明里账目上比他往日买的生肉价钱还要低两文,跟上面还好交代,全不是他平日里多报账目,私吞钱款那么犯禁忌,他怎会爽约。

    至于张振那里,高道乾就跟不担心了,郑屠首批预定下九百头生猪,都是每头一贯定金,再直接买了100头生猪回来,这加到一起就有一千多贯,郑屠也是下了狠心,把家宅和生肉铺子都抵押出去,头寸仍然还有些短缺,还是高道乾把余下的金饼在质库抵押了,这才帮着郑屠凑上这笔钱。又帮着郑屠筹划买了一块荒地,准备着建一个生猪养殖场,日后看情况也可以搞搞养羊。张振过去看了这些鲜活的生猪,又有如此低价,在临安绝对找不出第二家,他不买才怪。

    七千斤生肉送出去,回笼八、九百多贯,手中又有了流动资金,而且差不多要赚上七八十贯的毛利,郑屠自是高兴的不得了,急着让儿子来找高道乾,就是想着给高道乾报个信息。

    只要这事情开始就好,那样就会源源不断地有资金周转,只要周转开,这生肉的事情就做的差不多尤其八分了,剩下的只是如何完善的事情。

    “好。”高道乾点点头,“回去告诉你阿翁,最近赚得的钱,都不要留在手里,都要多购生猪,估计这几天咱们的现金流。。。。。。哦,就是钱多起来,要他不要担心。还有,猪苗的事情也要他尽快些。”

    见郑磊一一点头记下,高道乾伸手接过郑磊手中的一块足有三十斤的上好生肉,随手递给云娘,“这生肉就去煮了做卤肉。”

    转头又对有些发愣的郑磊说道:“余下这块,你拿去书局,告诉董歆,这肉都煮了,今晚估计他们都要忙很久,补补身体。”

    云娘以为这是高道乾想着要她做了卤肉拿回书局,也没多问,直接拿了生肉走进屋中。把生肉送到书局郑磊,又和高道乾打了招呼,高道乾又要郑磊向郑屠和蓝老头通报一声,就说他今晚不回天然居吃饭。

    大半个时辰后,高道乾一盘卤肉吃完,外加小半碟的油炸黄素和戎菽,当然,那一壶酒也都进了他的肚子,云娘此时也提着一大块卤好的肉食走出来,要交给高道乾拿回书局,高道乾告诉她这卤肉都放在她这里,要云娘先去切上一盘,在拿壶酒来,要云娘也快些吃了,好去北瓦贩卖油炸黄菽和戎菽。然后高道乾又随意地说起,他自从来到临安城,还没去过北瓦夜市,今日正有这个心思,一会随着云娘一块过去。

    云娘愣了片刻,还是将卤肉拿回屋子,很快切了一盘卤肉端出来,还拿出几个炊饼。高道乾没有吃那炊饼,只是一边独自喝着酒,一边看着低着头就着卤肉吃那炊饼的云娘。

    云娘吃得很快,高道乾也抓紧着喝完这一壶淡酒,然后帮着云娘收拾了桌椅,站在槐树阴凉处等着云娘。一会功夫,云娘费力的分两次各提出一个里面装满用纸袋盛好油炸黄菽和戎菽的大竹筐,有取出一根扁担和一个小竹筐,锁了门就要担那担子,却被高道乾接过扁担,担起竹筐,向云娘打声招呼,便先自出了巷口,沿着御街向南走在前,云娘一人目光复杂地看着担着担子走在前面的高道乾,默默跟上。

    头戴东坡巾,一身只有多半是文人才穿着的素色蘭杉,却担着担子走在御街上,怎么看都很另类,一路上不时有人看过来,高道乾只是浑不在意,一路自顾自地走将去,眼见着就到武安桥,过了武安桥就是北瓦,这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愈发多了,高道乾正要将担子挑过桥去,却被身后一个声音唤住。

    “前面可是“道乾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