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南宋武财神 第四十五章 人之初 性本善

时间:2018-08-10作者:云中马

    高道乾和孟珙、孟璋、王坚几人转头看过去,却见教场中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大群少年围成一个大圆圈,虽然能听到圈子里面拳脚碰撞的“砰砰”声响,却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那就是里面有人在打斗,而且从那拳脚碰撞发出的声响,以及那密如雨点的响声频率判断,里面的打斗还十分激烈。

    “好!”少年们一阵欢呼后,朝向高道乾这一面的少年们“哄”地一声潮水一般向外散开来,只见身躯高大的高达从里面跌跌撞撞跌出来,撞开围观的少年摔倒在人丛外,人高体重的高达一路上还撞倒了几个躲避不及的少年。

    这情景着实让孟珙、孟璋、王坚三人吃了一惊,高达身高力大,在忠顺军中手搏罕有对手,今日在这武学里怎会被人打得如此狼狈。

    而高道乾也是吃惊不,因为他看见人群中的空地上,刘整满脸兴奋,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刘整自从恋上这武学堂,不仅对高道乾佩服的五体投地,学武竟然还极有天赋,虽然他跟随高道乾学八极拳的时日要比蓝轩等人短了许多,可进境却极快,加上刘整天生力大又灵活敏捷,正适合习练八极拳,如今就是和高道乾交手,高道乾都感觉有些难于应付。尤其是,这刘整不仅天不怕地不怕,出手更是十分狠辣,今日若是把高达打伤,那可就不好转圜。眼见高达恼羞成怒地从地上爬起,撸起衣袖又冲过去,高道乾哪里还敢怠慢,一边高声何止刘整,一边疾步飞奔过去。

    这一边孟珙也是反应过来,一边随着高道乾奔过去,一边大声呼喝高达。

    只是高达、刘整两人一个是恼羞成怒,一个是终于有了对手好似吃了兴奋剂是的,那里有人会听,未等高道乾、孟珙两人跑过去,那两人以经撞到一处,刘整眼疾手快,眼见着高达冲到,早已一个箭步迎上前,高达那碗口大的拳头刚刚挥出,刘整疾如风雨的一双铁拳早在高达身上猛击两拳,然后疾步退开。刘整这两拳势大力猛,若是放在别人身上怕是早已打翻,只是高达身高体大,又是合着疾冲之力,这两拳只是把高达打的晃了两晃并没跌倒。高达忍着痛楚稳住身形,然后虎吼一声,猛然又发力扑向刘整,却见刘整并没再次迎过来,而是忽然转过身去,高达正有些疑惑,却见刘整那转过去的身子并没跑走,而是倏忽间好似旋转的陀螺,上身前倾,借着旋转之势,身体猛然凌空而起,右腿旋转一周,一个鞭腿狠狠劈在惊愕的毫无防备的高达左肩。

    “砰”地一声,高达偌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好!”围观的少年们为刘整的鞭腿轰然叫好。

    宋代这个时候,各种兵器,特别是刀剑,长枪大刀这一类战阵厮杀的武器,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完整的套路,可可相对复杂一些的连贯招式倒是出现了,只不过,在拳脚上就没有出现。

    就比如像鞭腿这样借用身体旋转发力的复杂招式,在这个时候不仅从没见有人用过,甚至也没人听过有这样的打斗手段,要知道这个时候成套路的武术都还没有出现,虽然也会拜师学艺,可师傅传授的,多半是一些他们自己经过多年摸索积累起来的厮杀经验,主要还在于稳、准、狠上,再就是轻灵、敏捷,对学武之人身体素质要求很高,多半勇武有力者才会成为武艺出众的人,一句话,就是先天身体素质好的,才有机会具有一身好功夫,并不注重后天锻炼改变,也罕有对武学深究其发力、技巧进行专研的人。那些出类拔萃的武艺高手,除了身体之外,都是很有悟性的。

    高道乾很喜欢刘整,除了这刘整悟性、身体素质都奇高,他对这刘整还有一些复杂一些的心思。总的来,高道乾和别人喜欢恃强凌弱,或者附炎趋势不同,在他骨子里就有一种喜欢扶弱抑强,或者是同情弱者的东西,像刘整这样,一个少年早早在世上就再没一个亲人,孤零零一人走在这世上,高道乾就十分感慨,大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意思。也因此,高道乾对于这刘整就如亲兄弟一般,平素也甚是关爱有加,甚至还多少有些溺爱。

    刘整虽然一向面冷,可其实也是聪慧之人,高道乾的做法他也深深能感觉得到,而且他也十分佩服高道乾的身手、文章,和李同了此事,那李同也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在某一天就拉着刘整找到高道乾,明着了,他年纪已老,无力再照看刘整,想把刘整托付给高道乾。对于这个要求,本就是孤身一人在这个世界的高道乾怎会拒绝,当场和刘整结拜为兄弟,自那时起,这刘整的神情倒是变得开朗了许多。只是刘整是不喜欢住在高道乾的家里,原因是他不习惯每日里有这么多人进进出出,还是每日晚间回到枣阳军留守处李同那里。

    其实,刘整的心思高道乾很清楚,这是刘整不愿离开李同,也就是内心里刘整很感激李同,甚至已经把他当做长辈亲人。也正因为如此,高道乾对于刘整更加关爱有加。除了嘘寒问暖,在做人做事上经常提点他,在武学上更是私下关照多多。

    就比如这拳法,高道乾在刘整身上下的功夫就最多,除了刘整悟性好,学得快,深里的原因大家也都是清楚的。练这鞭腿,现在就只有刘整学过,这还是私下里高道乾传授给刘整的。此刻刘整使出这样的招式,在高道乾看来,就好似孙悟空在菩提老祖的弟子面前显露七十二般变化一样。

    一腿抽倒高达,刘整不禁有些得意,看着四面围观的少年们看过来的羡慕眼神,刘整正有些飘然,却不想这高达数次被刘整这样的少年打倒,早已气急,也顾不得起身,在地上一滚早已来到刘整身后,“噌”地猛然蹿起身,赚得骨节发白的铁拳带着一股恶风砸向刘整后脑,这一若是砸实,不好刘整这一条性命也就没了。少年们惊呼中刘整惊觉,只是变起倏忽,待要躲闪一时不及,眼见着高达恶狠狠一拳就要打在刘整头上,高道乾幸好及时赶到,危急中伸出一条手臂,“砰”地硬生生架住高达这一拳,借着疾冲之势,一晃肩撞开刘整,自己顺势也急退两步拦在刘整身前。

    高达这一拳,势大力沉,又是含恨而发,直震得高道乾一条手臂发麻,不受控制微微颤动不已,眼见势在必得的一拳被高道乾挡开,双眼通红的高达似是失了理智,恶吼一声挥拳又要冲来,却被王坚从后面拦腰抱住,高达还要挣脱打斗,赶过来的孟珙连声喝止,高达才喘着粗气不甘心地收住手。

    已经反应过来的刘整怕高道乾吃亏,早又窜到高道乾身前,却被高道乾紧紧拉住。

    跑的气喘的孟珙,对于这个两次打倒高达的少年很感兴趣,上下打量着刘整,高道乾也借着这个时候询问刘整和高达打斗的缘由。才知道,这是刘整和郑烈、郑磊、蓝轩几人切磋拳脚,高达看过些风言风语,两人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知道缘由,孟珙不禁好笑,训斥了高达几句转身问刘整,他的拳脚功夫是跟谁学的,在得知是高道乾传授,不有又是一阵惊诧。再询问高道乾,除了着拳脚、弓箭,还善用什么兵器,得知高道乾还会使长刀和大枪,孟珙不由有些默然。倒是听高道乾会使大枪,王坚来了精神,立时就邀高道乾比试枪法,却被孟珙拦住。

    “道乾兄,时辰不早了,我还要进宫面圣,然后再到兵部、户部办理相关手续,繁杂得紧,今日就此别过。”

    高道乾知道孟珙时间紧,今日能来他这武学已是不易,自然不好想留,客套了几句,孟珙跟高道乾起,他很喜欢刘整,很想把刘整带到忠顺军去。听要去忠顺军,刘整顿时不干,直他是枣阳军的人。

    见孟珙面色失望,高道乾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这个刘整是何人了,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觉得刘整这个名字好熟悉的样子。在高道乾的记忆中,这个刘整就是在孟珙的忠顺军中脱颖而出的,因为英勇善战,深得孟珙喜爱,一路提拔推举,这刘整最后庐州知府兼潼川路安抚副使,只是最后被吕文德和四川制置使俞兴迫害,又投诉无门,益危不自保,投降蒙古。投降后的刘整献计蒙军,建议先攻襄阳,后世认为,正是刘整的计策,使得南宋走向灭亡。

    想到这些,高道乾不由有些惊讶,甚至一度心中动了杀掉刘整的心思,这个念头在心中转圜许久才放弃,忙着唤住失望要走的孟珙,又拉过刘整。

    “孟指挥使,这刘整出身枣阳军不假,可一向桀骜,自忠肃公仙逝,仲又调任庐州通判,在枣阳军中多生事端,无法立足,这才到这临安留守,蒙指挥使看重,我这兄长便做了这个主,待过了一两年,我便要他去忠顺军寻你可好?”

    虽然看刘整年纪不大,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可现在就一身力气武艺,日后定是一员猛将,在军旅多年,这样的人才他自是十分喜爱。听得高道乾过两年再要刘整到他军中,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孩子年纪还,又见刘整虽然没话,但高道乾的,刘整显然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不由大喜,随手解下腰间一块温润的玉佩递给高道乾。

    “好,道乾兄,日后便让刘整拿着这块玉佩去忠顺军训我便是。”

    考察过武学,又见识了高道乾这个文采武功俱佳的人物,还收了一个猛将良才,孟珙心中自是高兴,和高道乾又是好一阵寒暄后,高道乾才陪着孟珙几人来到大门外,外面却是有几个军卒牵着马匹等在那里。

    “孟指挥使。”见孟珙就要上马,高道乾喊住孟珙。

    “如果指挥使一会解这武学的事情,高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某才疏学浅,怕是这武学办不好,所以最好那个衙门能遣一学监来此最好。”

    听了高道乾的请求孟珙不由露出笑意,“如此最好。”停了一下孟珙有道:“你这武学,需要有个名称,否者易和城里的武学混淆,我看不如就叫报国堂吧。”

    其实,高道乾本就要唤做精武学堂的,“报国堂”总是感觉着有些不伦不类的,只是见孟珙未加思索就脱口而出,想是孟珙来时就有了这想法,高道乾笑了笑也就点头应下。

    孟珙翻身上马,坐在马背上想起来又问高道乾:“方才来时,听你家厮安排他们去关市上购买粮食衣物,是要赈济灾民,此事可是当真?”

    高道乾只好又把他一早得知泉州府水灾的事情了,只是孟珙问的仔细,高道乾随后又把他安排赈济的事情,以及明日还要在散纸上刊出征集善款的事情,他自己先捐出二千贯,甚至还有他准备用征集的善款购买粮食运送到泉州府的事情也都一股脑的了,他还想请出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士组成一个赈灾救援会,监督征集善款的使用,听完这些,孟珙盯着高道乾看了好久,才和高道乾告辞催马离开。

    目送孟珙一行人走远,高道乾才走进院子,不由又想起刘整的事情。

    对于刘整,高道乾的心思很有些复杂,杀掉刘整的念头一度在他脑中出现,只是想起这些时日和刘整相处的时光,又心中一软,努力驱除了这个想法。孔子过,“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以高道乾的认识,他还是很同意孔子这话的,刘整毕竟还年纪,自幼失了管教,性情多少有些偏激,只要日后多加教诲,也许就能避免那件事情发生,这也是高道乾没有马上把刘整交给孟珙的原因。

    一想到孟珙,又不由想着记忆中孟珙的种种事迹。

    只是高道乾不知道的是,他在想着孟珙,而孟珙也正在想着他。

    孟珙和孟璋、王坚并骑而行,高达则垂头丧气地耸拉着脑袋纵马跟在后面。

    王坚见孟珙不虞,探寻着问道:“指挥使,你一向最会相人,可是还在想着那高道乾?”

    孟珙点点头,神色间以露出遗憾之色:“此人虽然年纪轻轻,做事也有些孟浪,可文才武略俱佳,兼具才思敏捷,实乃可造良才,只是此人不愿为官多少有些不足,倒是可惜了。”

    “兄长不必忧心,你他文才武略俱佳,这点倒也还可,可到才思敏捷,到也未必吧。”孟璋有意宽慰着孟珙。

    孟珙摇摇头:“此言差矣。单这武学的事情,我只是略一提点,他就想清楚其中关窍,接着就有了刚才要想朝廷派来学监的事情。你想想,只要朝廷派来学监,那就是朝廷认可了这个武学,而且再不会担心有人诋毁诬陷。至于这武学吗,他还是按照他的意思继续办下去。。。。。。”

    孟珙的话,让孟璋和王坚一时都没话,只是揣摩着高道乾的心思,就连骑马跟在后面的高达,也抬起头惊讶地瞪起他那双环眼。

    “最为难能可贵的,到还是他富而不贪,泉州府遭水灾的事情,前两天才报道朝廷,朝廷只是不清楚那里的水灾有多严重,所以也就还没有拿出赈灾的章程。这高道乾只是今日早上才知晓有灾民过来,知道了泉州府的事情,这就想着张罗征集善款,安置赈济灾民的事情,还自己拿出二千贯。”

    “而且,此子吃一堑长一智,只这一会功夫,他就想到了征集善款可能出现的问题,要成立那个什么救助会。”

    孟珙轻声叹口气:“也罢,一会见了圣上,这件事也帮他一番才好。”

    孟珙右转向孟璋:“这高道乾在临安若有什么难处,你要跟家中了,多帮衬他一些。还有,你回去跟兄长,咱家也捐上二千贯。”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