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源, 第十六章 物是人非

时间:2018-07-20作者:白鱼苏

    “轰”

    红日黄昏,一只巨大的石脚踏下,发出轰然震天巨响。

    石人的巨脚踏下,但似乎并没有与地面贴合着,而是还留有一人高左右的缝隙。若仔细看便会发现,竟有一道人影举起双手撑起了巨脚,以致巨脚不能完全落下。

    少女满脸震惊地看着那举起巨脚的身影,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他怎么会……

    此处再无他人,举起巨脚的身影自然是一阳。

    可一阳前一瞬还一副重伤垂死的模样,下一秒便犹如换了个人一般,在巨脚落下之时,瞬间站起来撑住了巨脚,以致二人没被立即压成肉饼。

    一阳紧咬着牙,绷着脸,撑住巨脚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着,似乎有些力竭了,看来举起这巨脚并没有说起来那么容易。

    “啊!”

    一声呐喊,一阳双手猛地发力一推,在这一推之下石人竟被推得一下失了平衡,一个踉跄,连着退了好几步,最后砰地一声摔得坐在了地上。

    整块湖底都在它这一摔之下,晃了三晃。

    一举推开巨脚之后,一阳竟是直接升至了空中,直至四五丈之高方才停下。

    一阳表情凝重,眼中有些迷惑,有一种如梦方醒的恍惚感,扫眼观察四周,再逐渐收回视线,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身体上。

    看到自己的躯体伤痕累累,残破不堪的样子,一阳剑眉皱起,缓缓开口道:“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话音出口,或许是语速、语调的不同,声音音色虽与之前无异,可总给人一种陌生感,犹如眼前之人不是一阳一般。

    扭了扭脖子,活动了几下肩膀,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声,一阳便似乎把全身断了的骨头都接上了,错位的骨头也还原了,听力也恢复了。

    仔细查看了一番,一阳又发现经脉也损毁得非常严重。低头掀开胸前衣衫,看着胸前的伤口,一阳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一阳好好活动了几下,适应了身体,就犹如在试穿一件新衣服一般。适应了身体之后,他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周遭现实世界,只是他看这个世界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了。

    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眼前的庞然大物——石人。只是在他看清石人模样之后,一阳的情绪突然大幅度波动了起来,忍不住惊讶地脱口而出:“怪石嶙峋!居然是嶙峋,他竟然没死,当年寻了他许久,没想到会在今日此地遇见他,唉……”

    一阳正准备上前去与嶙峋相认,忽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看向了下方某处,少女身影赫然立于那里。

    “咻”的一声,一阳身子骤降,瞬息间便到了少女面前。

    少女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一种眼前人非眼前人之感,眼前的少年和之前的少年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不是因为少年突然之间仿佛有了神力之威,自己便觉得他不同了。自己对少年决非熟悉,可不知为何自己就是觉得少年不再是那位少年了!

    一阳也是怔怔地看着少女,只是看着看着,眼眶竟是逐渐湿了……一阳张口正欲说些什么,却突地被一声狂吼阻止了,嶙峋的音波灵气再次向二人袭来。

    音波灵气携着毁天灭地之势滚滚袭来,可来至二人身前时,只见一阳单手一挥,一阵白光拂过,化作屏障,将音波灵气尽皆挡在了身前。

    一阳转头看了一眼,见嶙峋已经站起,正欲向这边攻来,一阳知道得先解决掉眼前这个“大麻烦”再说。

    一阳再次凌空,瞬息间又到了嶙峋面前,停在了石人脑袋前方的空中。一阳看着嶙峋疯狂、痛苦、迷茫的双眼,心中不禁感伤:唉……你虽保住了性命,却也免不了沦落为了这般模样,受尽万年折磨……

    轰轰的石头摩擦碰撞声响起,嶙峋伸出巨手猛地往空中拍去,想把眼前这个蝼蚁拍死。一阳凌空立在嶙峋脑袋前方的空中,无疑被嶙峋视为了一种严重的挑衅。

    一阳移身避开,不与之硬碰,现在这副身躯要接住嶙峋的攻击还是很吃力的。避开之后,一阳开口大声道:“嶙峋,你仔细看看我,还认得我吗?”

    “吼”。

    嶙峋的一声怒吼算是回应了一阳的问题,他似乎是正处于某种状态之下,此时的他毫无理智可言,只有着愤怒、痛苦的情绪,这些复杂交织的情绪催生出的是毁灭的**。

    他现在便被这股毁灭的**操纵着,妄图毁掉眼前的一切。

    见嶙峋如此表现,一阳倒也不怎么惊讶了,心中已经猜到了他在此种状态之下会有如此表现。

    只是心中惋惜伤感,岁月更迭,沧海桑田,再见故人,已是物是人非了……

    心中对嶙峋的状况确定之后,一阳虽惋惜伤感,但岁月悠悠,这世间没有永存不朽的存在,该逝去的便应该放手让他离开。

    心中有了定数之后,一阳施展身法,下一瞬便出现在了嶙峋头顶上空,准备直接制服嶙峋,不愿与其多纠缠,他明白自己此时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的。

    一阳浑身逐渐泛出白光来,“去”一声叱令,一阳手心发出一道白色光束直抵嶙峋头顶。

    “吼……”

    嶙峋被白光击中之后,不断痛吼出声,奋力挣扎,想要反抗攻击,可白光似乎有种魔力,犹如将其牢牢锁住了一般,让其挣脱不得,亦反抗不了。

    一阳见嶙峋的痛苦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但一狠心,开口说道:“嶙峋,昔日你我也曾并肩同行,共赴生死,今日见你这般模样,沦为一行尸走肉,我实在于心不忍。

    若继续存在,先不谈是否会为祸世间,单是见你堕其嶙峋之威名,也是我不愿见到的,相信也是你不愿见到的。若你还有灵识,该欣然见我如此做的!”

    “嗬”

    一阳再叱,白光猛地强烈了起来,白光触及嶙峋,由其头顶逐渐蔓延至全身,将其牢牢裹住,只是嶙峋的身子巨大,将其完全裹住可能还需要些时间。但待白光蔓至嶙峋全身,便应该是其消陨之时了。

    “吼吼……”

    嶙峋不断挣扎咆哮,虽无法挣脱白光束缚,但也给一阳施展白光造成了不小的阻碍,使其白光蔓延速度慢了不少。

    一阳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嶙峋虽是残败之身,但比自己想象得要强,而这副躯体则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弱,力量虽同源,但终归不是属于自己的身体,用起来不是很顺手,更何况这身体也是残破得不成样子了。

    白光蔓延速度虽不快,但也在逐步前进着,慢慢地延展至嶙峋全身。眼看白光已经快要裹住嶙峋全身时,嶙峋的身体突然发生异变了!

    嶙峋周身突然泛出黄光来,黄光与白光相抗,抵挡着白光对身体的入侵,白光前进之势骤停,甚至在其全身黄光的反抗之下有着衰退之势。

    黄光的突然出现着实惊住了一阳,一阳再三确认黄光之后,心中却是为嶙峋感到些许欣慰,之前的疑惑也被这黄光解答了!

    一阳心中不禁想到:原来如此!嶙峋未死,残存万年,原来是这个缘故!呵!也算你的缘法,不枉费你受尽万年痛苦折磨,终是等来了再来一世的希望。今日与你相见,倒是缘法注定,了却了以往因果。如此,我便助你一助!

    “呼呼……”

    一阳手中法诀变幻,白光仍旧不断倾斜而下,但白光缓缓变得柔和了,不再似之前那般猛烈尖锐。

    白光不再去包裹入侵嶙峋的身体,而是围着其身体慢慢旋转了起来,并不断地试探着与其身体泛出的黄光接触。

    黄光一开始是极其抵触的,白光一靠近,便直接将其撕个粉碎。但在一阳的操纵下,白光不断地生出变化,竟慢慢与黄光生出了反应。

    黄光在白光的作用下,愈发璀璨,紧接着嶙峋的整个身子都被极尽璀璨的黄光裹住了。

    轰轰轰,白光化作一股股的穿梭在黄光之中,白光与黄光交互,不断发出轰隆之声。

    “轰轰轰……”

    天地失色,黄白两色交织直冲天际,空中的片片火烧云被震得粉碎,消散的无影无踪。

    在轰隆声中,嶙峋完全被黄光和白光掩盖了。

    “吼……”

    吼声中夹杂着愤怒、痛苦,似乎还有一丝解脱的释然。

    最终在一声无尽的吼声中,黄白光终是慢慢暗淡消散了。

    空中仅留下了一块拳头大小的不规则的石头,石上还微微泛着黄光。一阳踏着虚空而至,伸手拿住了这块石头。

    刚才施法之举明显耗力甚大,一阳此时看上颇为虚弱。而且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虽助故人重生,心中多了几分欣慰,可还是难掩其眼中的那份哀伤,那份哀伤显得那么**裸,毫不遮掩。

    看着手中这块石头,一阳的手心再次泛出白光,白黄二色再次交织在一起,在白黄光的作用下,石头的形态竟开始缓缓生出了变化,由不规则的形状慢慢化作了一个手环。

    一阳将其戴在了左手小臂上,右手白光再次拂过手环,手环缩小,直至一阳试了试脱不下来为止。

    看着小臂上的手环,一阳不禁喃喃道:“你我之间缘法算是尽了!自今日起你会有一个新的开始,或许你和他会有着新的缘法……”

    一阳转头看向下方少女,那里有着自己最大的缘法。

    一阳瞬息便到了少女身前,少女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她已经有些懵了,转折太快,信息量太多了!震惊!疑惑!少女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你不是他!”

    少女心中有万千疑惑,但一张口却化作了这么一句感叹。这也是她在接受冲击之后,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事儿。

    一阳只是痴痴地看着少女的眼睛,似乎想在少女深邃的眸子里寻到些什么,但结果终归还是令他失望了。

    嘴角刚扯开一个微小的弧度,准备说些什么,眼眶中噙着泪已经先一步溢了出来,一阳缓缓开口道:“可你也不是她了……”,声音清澈,不含一丝杂质,以致于那话语中的绝望伤感显得那么纯粹,那么**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