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源, 第十二章 怪异之处

时间:2018-07-20作者:白鱼苏

    天色渐明,圆月归隐,旭阳东升,雾散光晕。

    “啊呵……”。

    低低的哼声传来,一阳正在慢慢屈膝下蹲,一点一点的委下身子,轻轻地将少女放在了地上。

    抱着少女持续在湖水中站了一夜,一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只觉得此时的自己真的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了,犹如一颗从火堆中蹦出来的已释放了全部热量的小火星,即将熄灭。

    湖水自昨晚停止上涨大概两个时辰之后,湖水又开始逐渐下降了。待至天明,湖水已退至一阳小腿位置了。

    一阳真的已无心去感叹这个地方的奇怪之处了,他现在意识浑浊不堪,只靠着本能强撑着身体。待他发现湖水已退至小腿位置后,使劲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些,然后便发生了之前一幕,他必须得让自己休息一下了。

    此时水还未全退,若让少女卧倒,怕是会被活活淹死,所以一阳将少女放置为坐立姿态。自己也顺势坐下,背靠着少女,相互支撑,以致不会倾倒。一坐下,一阳的意识便彻底陷入混沌,直接晕了过去。

    晨光斜飘,清风轻抚,湖水微漾,一缕缕小水波轻轻地摇动着二人衣衫,忽而水中几只鱼影穿梭,汇在了二人身旁,只是相互依靠的二人却浑然不知,各自沉眠。

    恍惚之间,太阳爬上头顶,又悄悄地溜了下来。

    红日黄昏,在水面画出二人背靠背的身影,忽地一条黑影游过,泛起一阵涟漪,弄花了影子。

    睫毛微微拂动,一番挣扎之后,眼帘掀开,露出一双深邃的眸子,少女醒了!

    少女睁眼清醒了过来,只是脑中一片混沌,茫茫然然,视线由近及远,再收至身前,意识逐渐回归。

    待清醒之后,少女第一反应便是一个侧身,她感应到背后有人。

    没了依靠,背后的一阳直直地倒在了少女身旁。少女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手掌,运气至手心,准备攻击,待看到是一阳之后方才硬生生收住了手。

    湖水又退了许多,一阳平躺着,湖水也没淹过耳。面色惨白,憔悴不堪,就犹如枯死的古树般毫无生气,活生生一副死人模样。

    少女见一阳如此模样,心中奇怪。可自己脑中一片空白,颇为混乱,没什么思绪。少女再次闭上双眼,蛾眉微皱,凝神屏气,回想之前发生了何事。

    自己从水边苏醒,之后围火堆而坐,吃了那个自称一阳的少年做的烤鱼,再然后自己的身体突然就发生了异变,情势危急,十分痛苦,而自己好像认为是一阳下的手脚,还对他动了手,然后……就没了……

    少女缓缓睁眼,看着慢慢举起的右手,在其右手上缓缓汇聚起了一个灵气形成的球。

    这力量!少女惊住了!

    自己之前还受了异常严重的伤,怕是没个三四月的静养,是不能恢复如初的。

    可一觉醒来,自己竟然修为大进,从异境跨入了灵境。少女还是有些恍惚,可右手上方由灵气汇聚而成的灵气球无疑是在告诉她这不是错觉。

    她已是灵境强者!

    少女缓缓站起了身,散去右手灵气,转了转右手手腕,她记得之前右手手腕是骨折了的,可如今却完好如初,甚至连一丝酸疼都没有。

    少女开始认真检查自己身体状况,灵气畅通经脉,毫无内伤可言;身上的外伤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丝伤痕也没留下,而破损不堪的、浸染着斑斑血迹的衣衫似乎在证明着她的主人是曾受过不少外伤的。

    借着湖水,少女看着自己脸上的伤痕也没了,肌肤如玉,寻不到一丝瑕疵。

    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

    自己身体突然发生异变,险些丧命,可一觉醒来,不仅修为大增,而且伤势痊愈。

    之前还以为自己的身体异变是少年搞的鬼,在烤鱼中下了毒,可如今看来,显然不是。

    若是世间有什么毒能让人修为大增,伤势痊愈,即便它存在着致命风险,想必它也不会被冠以毒药的称谓,更不会有人会傻到用它来害人。

    更何况之前被怀疑的下毒人此时正如一个死人般躺在这水中,自己应该是错怪他了,少女心中如是想到。

    他那副模样,该不是死了吧!少女秀眉微蹙,心中思量着。

    环顾四周,湖心小岛大部分已经没入湖中,湖水清澈,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岛各处没入湖中的深度。

    湖的四周被低矮的群山围拢,山上树繁叶茂,一眼望去郁郁葱葱,仿佛已进入盛春之际,但这才不过初春而已,这周围的树林植被恍若没经历过寒冬一般。

    呆愣了一会,舍去心中犹豫,少女慢慢委下身子伸出手去,正欲探探少年鼻息,看其是死是活。

    忽地,地动山摇了起来。毫无防备的少女一个趔趄险些摔在一阳身上。一边稳住身形,一边忙地抬头四望,看是发生了何事?

    湖水激荡,波涛四起,小岛犹如一片残叶般在这湖中荡漾。

    可待少女稳住身形,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天摇地晃并不是大范围的动荡,湖周矮山都静静地屹立着,唯有这湖中一片仿若灭世大难来临一般。

    哗哗哗的流水倾泻声不绝于耳,在天摇地晃中,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没一会儿的功夫,已降了近半丈深了。

    小岛的晃动幅度越来越夸张,以至于少女都快稳不住身子了,而躺在地上的一阳则早被晃动得在小岛上撞来撞去了,怕是身上又得添新伤了。

    危险之际,少女竟慢慢闭上了双眼,凝神屏气。进阶之后,少女发现自身对周遭的一切事物变化感觉更加敏锐了。

    天地之间灵气自然存在,而现在少女驱使灵气就犹如之前位于异境时驱使真气一般容易,且灵气不似真气一般只局限于体内(真气出体只能存在片刻),而是存于广袤的天地之间。

    置身于天地之间,能清晰地感觉到周遭灵气的存在,在流动,在驻留,在产生,在消失,第一次对自己存于天地自然之间有如此强烈的实感。

    以身引导之,灵气随之回应。双臂微张,身子缓缓腾空,少女竟是飞了起来。

    可升至两丈高时,身形开始晃荡不稳了。少女忽地睁开了眼睛,自空中一跃而下。原来刚才少女是在试着能不能御空飞行,逃离此处。

    御空飞行,不若称之为御气飞行,因为它的实质便是灵境强者御使着天地灵气腾空而行。

    灵者,已与天地灵气建立联系,自身与灵气之间的沟通再无阻碍,可视天地灵气为己物,可直接摄取天地灵气为己用,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置身于天地之间,周遭灵气皆可如臂使之,利用周遭灵气之力将自身举至空中,再以灵气之力推动自身极速前行,便为御空飞行。

    如此,御空飞行几乎成了灵者的标志。而想要御空而行,至少要成为一名灵境强者方才能如愿。

    试问天下间,又有谁不幻想着能御空飞行,潇洒地畅游天下呢!

    天下间,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能圆这飞天之梦,而一头不回地踏入修真之路,可古往至今,又有多少人能如愿,多少人梦碎古今呢!

    少女显然是能圆梦之人,至少在别人眼中那是梦,至于是不是少女的梦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就刚才少女试着腾空的状况来看,她现在御使灵气显然还不能如臂使指,还需多加练习,加强自身与灵气的联系。

    即便如此,以她初进阶,再无任何练习的情况下,便能御使灵气缓缓腾空,与其他的初进阶者相比,着实有着天壤之差。

    其他初进阶者想做到少女刚才的地步,怕是没有半年时间的修炼,是不可能达到的。若是让他人知道少女初进阶便能如此,怕是会惊掉大牙,将其奉为天选之子吧。

    水位不断下降,也不知湖水去了哪里。大部分湖底已经显现出来了,可见到湖的深度自湖边至湖心愈来愈深,最深处可达三丈。

    没了湖水的装饰,湖心小岛的存在则显得有些突兀了。

    而且如今湖水没了才发现小岛晃荡并不是因湖水的波动,而是小岛自身在晃动,甚至于整个湖所展现出来的灭世大难般的场景都是小岛晃动所造成的。

    “轰轰轰”。

    在阵阵山石撞击之类的轰鸣声中,小岛晃动得愈发厉害。

    忽地,在晃动中岛面倾斜了!且其倾斜角度迅速增大,仿佛整个小岛会翻个面似的。

    碎石滚动,淤泥倾泻而下。

    小岛倾斜后,少女反应迅速,虽不能直接御空而行,但短距离地自小岛上“滑翔”到湖底还是能够轻易做到。

    足尖轻点,身姿轻盈跃起,跃起的那一瞬,忽地回头瞥了一眼随着淤泥碎石一起滚向湖底的一阳。

    只瞥了一眼,便又转回了身子,只是眼睑低垂着,不知在想着什么。飞行身形虽有些不稳,但还是轻松地落到了不远处的湖底。

    啪的一声,一阳直接被小岛扔到了湖底,好在湖底皆是淤泥水草,虽重重地摔了下来,但还不至于被摔得稀碎。

    咳咳的轻咳声从淤泥中传来,淤泥搅动,一阳在被摔的剧痛的刺激下,终是醒了过来。

    下意识地缓缓从淤泥中爬起,可是整张脸都被淤泥覆盖住了,连眼都睁不开,口鼻中好像都被灌满了淤泥,只感觉阵阵胸闷恶心。

    “呕……呸呸……”一阳一边不断呕吐,一边慢慢用手拨开眼前淤泥,又出什么乱子了!

    他真的很想看看自己到底身处何地,又是发生了何事?

    意识逐渐回归,一阳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抱着少女苦苦强撑着不倒进湖里淹死,可一睁眼才发现自己现在竟深陷泥潭之中,放眼望去自己似乎是在一个大坑里。

    好大一个坑!

    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察看四周状况。身体的伤势仍旧严重,丹田和经脉都严重受损,丹田受伤便意味着无法再正常炼化灵气为身体提供真气,而经脉受损则意味着会直接影响到真气的使用,看来短期内是无法恢复其正常修为了。

    不仅内伤严重,外伤也颇重,其他小伤暂且不谈,单是胸口的剑伤便足以使常人致命,好在一阳身体素质极佳,并未对其造成致命伤。

    可之后的一系列的波折,导致其几乎已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可在得到短暂的休息之后(就是他睡的半日多时间),伤势虽未好转,但恢复了不少精神,身体也有了能适当活动的力气。不得不感叹其身体恢复能力之强,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少女的表现似乎更夸张些,竟在一夜之间,从伤重之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不仅伤势痊愈,而且修为大进,实属怪异莫名了。

    一边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一边察看自己周围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一阳发现自己还真的在一个大坑之内,坑中皆是淤泥水草,自己浑身也是裹满了淤泥。大坑四周皆是低矮的群山,山上一片郁郁葱葱。

    扫视四周,发现距自己十多丈远处有一道亭亭玉立的倩影,一阳仔细一看才发现竟是之前的少女。

    她也在这儿,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而且她怎么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怎么了?难道是我脸上全是泥,不识得我了吗!一阳心中疑惑不已。

    “吼吼……”忽地在一阵石头撞击崩裂的嘈杂声中响起了几声低沉的吼声。

    犹如吼叫之人的舌喉皆是石头做的一般,其吼声异常低沉嘶哑,但却力道十足,饱含威势,隐隐给人一种压迫感。

    吼声从身后传来,且少女一脸惊恐地看向此处。

    “她好像并不是在看我啊!在看我的身后吗?”一阳喃喃道。

    一阵强烈的不安从身后袭来,一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缓缓转头,看向身后。

    待看到身后情景之后,一阳直接被惊得张大了嘴,下意识后退了半步,若不是自己拼命忍住,怕是已经惊叫出声了。

    “那……那是个什么东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