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源, 第五章 男女有别

时间:2018-07-20作者:白鱼苏

    “呃啊……我快抓住你了……快…啊……”。

    一连串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从少年口中发出,意识逐渐回归,只是大部分是痛意,浑身上下无处不疼,尤其是胸口。

    努力睁开了双眼,视线所及是一片璀璨星空,明月高悬,看来仍旧是夜晚。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躺着的少年开始费力翻身,“哗啦哗啦”水声搅动,使自己正面朝地之后,少年发现自己竟还有一半身子泡在水中,“呼”深吸一口气,再四肢撑着,慢慢地爬了起来,一边爬,一边四顾查看。

    少年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座湖中小岛上,四周皆是水域,月光撒下,一片波光粼粼,借着月光,能隐约看见对岸朦朦胧胧的树影,两者之间相距至少得有三十丈之远。

    而自身所处的小岛正好在这湖的中心,像是由水中凸起的几块巨石组成的,突出水面的巨石部分形成了这个小岛。小岛地形平缓,最高处离水面仅有两三米,低处便是与湖水相接,形成浅滩,刚才少年便是躺在此类浅滩之上。

    少年站起来后,急忙四处扫视,终是在不远处找到了目标,随即心中一松,眼中浮现笑意,随即化为了笑容。

    少年要寻找的自然是少女,他醒后意识回归,记忆承接之前二人被水流分开时的场景。便心忧少女安危,怕其遭遇不测。

    待看到少女身影,紧绷的心神终是松懈了不少,未与少女分散,真是万幸,少年心中感慨。

    少女显然早早便苏醒了过来,此时正背对着少年在一旁水边用湖水清洗伤口,少年本已走近两步,但看到少女正在清洗伤口,衣不蔽体,大片雪白肌肤裸露在外,尽管心中急切,还是生生止住了脚步。

    男女多有不便。少年虽未曾接触过异性,但也曾读过《礼记》,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不方便靠近,少年便留在原地,朝着少女背影开口喊道:“姑娘,你没事吧?伤势如何?”。

    少女不应。

    呆了一会儿,少年再喊,少女仍旧不应。

    少年有些着急了,心想:该不会是伤势恶化导致耳朵失聪了吧?或许是她本身就听不见!嗯……很有可能!不然怎么不回应我呢?之前还无缘无故拿剑鞘捅我呢!定是听不见,误把我当作坏人了!

    一想被捅了一剑,少年感觉胸口又开始有些隐隐作痛了。

    如此一想,少年心中顿感大悟,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起来了!

    少年又往前走了几步,想靠近再试探一下,以确定自己的完美猜测。可少年还没走几步,少女突然转过头来,开口道:“再靠近一步,我杀了你。”

    声音悦耳,语气平淡,就像在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儿。可越是如此,越是让人心底生寒,脊背发凉。

    少年显然被吓着了,止不住后退两步,胸口的剧痛又增了三分,少女显然没看上去那么好相与。

    看着少女之前披散的长发已经被束好,露出的倾世容颜,脸色仍旧苍白,但较之前已是好了不少,眸子清亮,正冷冷地盯着自己。

    少年却根本无心欣赏这份美丽,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么严重吗!竟要杀人?看来男女之间真的有很大不便!《礼记》诚不欺我!

    “那……那你先忙,打扰了。”少年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再触犯了什么自己不知晓的雷区。

    见少女把头转了回去,没再说什么,少年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确定少女暂无大碍,且暂时不好打扰她,少年才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浑身疼痛,满身伤痕的模样,着实是让少年笑不出来,虽付出了这么大代价,但至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少年试着集神运气,“啊……啊……”经脉一阵痉挛,疼的少年龇牙咧嘴,经脉中空空如也,真气全无,而且经脉似乎严重受损,短时间内怕是无法使用真气了。

    少年仔细想了想,应该是与老者动手时导致的经脉受损,老者着实厉害,若是寻常修道者受此伤,没有极品丹药医治,怕是修炼之路就要止于此了,甚至还会落得个终身残疾。

    但少年不怕,他深知自己的体质属性,此次经脉伤势虽然严重,但休养个半月身体就能自行恢复了,连药也用不着吃。

    他也不知为何,但从小便是如此,无论外伤内伤,不用吃药,只要等待一段时间,伤势便能自行治愈。若是让常人知晓其拥有如此变态的自愈能力,怕是会大骂一声怪物吧。

    体表四处都是伤痕,但少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这些小伤对于自己的身体来说,用不着十日便能痊愈,连一点疤痕都留不会下。

    少年扒开衣服,仔细看了看胸口的伤,胸口的伤势尤重,没个半年怕是疤痕消不了了!若是常人知晓了少年想法,怕是会气死,常人胸口被捅了个两寸深的伤口,怕是至少得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而少年却在想至少得半年才能消得了疤痕,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检查了自身伤势之后,少年选了处平坦的地方坐下,好好理下思绪,从自己醒来,脑子便一直是昏昏胀胀。

    他从头开始整理思绪:自己与勾陈正在赶路,见少女遇险,便与勾陈一起相救,后被老者一路追赶,别无他法之下,他与少女藏身水底,准备待勾陈将老者引走之后再上岸逃走。

    可谁知水底暗涛凶险,二人被水流冲散,自己随后好像是撞在石头上昏了过去,醒来便是躺在这小岛之上了。

    看着远处确有一条河流汇入湖中,少年明白了,自己和少女虽被水流冲散,但在水流的作用下,都被带到了这小岛上。竟没被淹死,少年心中暗自庆幸。

    随即又想到勾陈,他负责去引开老者,是否已经脱险?他是否能如他所说的那样能够轻易甩掉老者?少年心中有些担忧,相处多日以来,他知晓勾陈十分自大,且酷爱吹嘘,不知勾陈今日之实力是否如他所说的那般厉害。

    即便他脱险了,可原计划已被打乱,自己现在应该是被河水带到了下游,勾陈若是往上游去寻,定会找不到自己的?

    “唉!”想到与勾陈汇合似乎遥遥无期,少年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担忧惆怅,长叹一口气。

    心中虽然担忧,但少年知道忧虑情绪对目前的状况来讲不会有丝毫帮助,自己应该收拾好心情,先把眼前事做好。比如:我还是先清洗一下浑身伤口吧!看着自己身上密布的伤痕少年心中想道。

    少年站起身来,朝着一处较为平坦的浅滩走去。

    湖水晶莹,平静无波。少年先褪下衣衫,裤子就不脱了,也不怕打湿裤子,反正自己醒来时一半身子都在水中,如今全身衣衫都是湿的。

    “嘶……”刚踏进湖中,少年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哆嗦着说道:“这也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