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源, 第四章 逃生水路

时间:2018-07-20作者:白鱼苏

    少年很痛,胸口传来阵阵剧痛,内心深处泛起了窒息的涟漪。

    剧痛不断产生眩晕之感,可心底深处的痛又让他保持着清醒。肉身之痛尚能忍受,少年受过比这还重的伤,可如此心痛,还是前所未有的。

    那种窒息,由内而外,溯及灵魂。

    少年不懂,亦不知。自己的心为何如此痛?今日的诸多情绪都是来得莫明奇妙,至少这次的心痛可以勉强归因于少女的“狗咬吕洞宾”。

    少女缓缓放开了握着剑鞘的手,手很暖,很红。微微翘首,眸子很冷,很亮。

    少年牙关紧咬,眼中皆是痛意,痛彻心扉。

    她看到了,心中莫名有些异样,心底便如平静的水面被投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丝丝涟漪。

    自少年突现,少女便在心中猜测他的身份,少年接下来的一系列诡异行为,无疑加重了她猜测的难度,直到他来接近自己,似乎是要救自己。

    可少女不会把自己性命交给一个陌生人类,更何况还是一个自诩“好人”的人类。理智告诉她应该直接用剑鞘割破他的喉咙,可不知为何,最终也只是“横剑”于颈。

    横“剑”于颈对于少年来说已经是一种警示信号了。待少年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个好人,并径直接近自己时,少女彻底慌了心神。

    束手待毙,从来都不是少女的风格。

    “滴答、滴答”,不断从手腕处滑落的血液似乎在告诉少女她自己的选择。

    少年不知少女为何要伤害他,脑子里情绪繁杂,且时间无多,他放弃了思考,稳了稳心神,只给自己脑海中留下一道念想:先逃离此处。

    收回左手,牙一咬,心一横,快速拔掉了胸膛上的剑鞘,少女见状,急忙伸出手去,想要阻止少年动作。

    因为拔掉剑鞘,血液该不受控制了,当前这环境显然并不适合止血疗伤。可少年迅速,而少女的手只伸到半空,剑鞘便被拔掉了,少女的手僵在了半空,眸子直盯着伤口,秀眉微皱。

    想象中的血液喷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拔掉剑鞘后,少年胸膛只留下一个狰狞伤口,除了刚刺入时流出的血液外,再没流出血来。

    看着沾满血液的左手,少年用力在身上擦了擦,再次搂住少女柳腰,“嗬”双手发力,成功抱起了少女,同时双腿发力,纵身一跃,升至两三米半空。

    “吼”勾陈再啸,直破云霄。那吼声中似有万年积怨,那吼声之主似有吞天噬地之能。

    “受死吧,人类!”勾陈狂吼,独角光芒盛到了极点。

    空中老者双手开始舞动,手心金光汇聚,丝毫不惧。

    “轰”

    勾陈后蹄一蹬,泥沙四溅,转身拔腿便跑,光影闪过,原位便只余一处大坑了。

    “果然,不过是虚张声势,唬唬山兽虫鸟罢了”,老者望着地上的大坑,竟有一丝如释重负。不过立即施展身法,追了上来。

    老者心中想道:这兽实力不足,却能言人语,且吼声中似乎带有圣者之气。着实奇怪,若其真与圣境有关系,抓住它,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能让自己寻到通往圣境之法。

    老者如此一想,心中便生出许多迫切,在老者眼中勾陈俨然成为了场中主角,什么重伤少女,什么奇怪少年,都没有这眼前的怪兽重要,自己必须得抓住它。

    勾陈显然没有老者想得那么多,他现在心中就一个字:逃。

    以极速奔至刚好跃起升至空中的少年少女,稍一停顿,而少年立即改换单手搂住少女,另一只手立马抓住勾陈独角,勾陈一动,两人顺势便摔到了勾陈背上。

    蹄子生风,勾陈跑了。

    一人一兽能有如此默契,虚张声势这一招显然不是第一次使用了。勾陈一吼,少年便能知其意,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相应配合,之前怕是没少挨打逃跑。

    勾陈速度奇快,且不时上跃下跳,在丛林间不断穿梭。而在其背上的少年和少女则是“飘来荡去”,稍不注意便可能掉下去。

    少年只能一只手紧紧地抓住独角不松手,另一只手搂住少女腰肢和少女侧身相对。尽管如此,少年感觉随时都有被甩下去的危险。

    “哧啦”又一道血痕出现在少年背部,“啊…嗯…”,少年牙关一紧,不禁呻吟出声。原来是勾陈在丛林间不断奔跃,四处寻路,可以说是有空就钻,完全顾不了背上两人了。

    有些空隙极小,树枝荆棘密布,勾陈鳞甲护体,自是不怕。可少年少女皮薄细嫩,不一会儿,身上便多了几道血口子。如此下去,怕是没被老者追上,也会死在荆刺枝条之下。

    “你能不能选点好路跑跑啊,我快死在你的手里了,哦,不,死在你的背上了”,少年哀嚎惨叫道。

    “闭嘴,呼…呼…有本事你下来,我骑着你,看你能有多快,呼…呼…后面那跟屁虫跟得那么紧,没给你扔这儿就好了,还给你找好路?”勾陈回应道。

    少年无言。

    勾陈话音刚落,远处又迎来一片荆棘林,少年见避无可避,直接将少女搂进怀里,让少女藏到自己怀里,免受荆刺之苦。

    “啊…啊……”荆棘林中惨叫声此起彼伏。

    出了荆棘林,少年身上又添了好几道伤口,连脸上也不能幸免,犹如遭受酷刑一般。少年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多,额头冷汗直冒,胸口虽不再流血,但剧痛仍在,如此剧烈颠簸之下,伤势开始恶化,脑中眩晕之感慢慢占了上风。

    双手逐渐乏力,随时都有脱手的趋势。

    就在此时,一直安静的少女突然伸出手来,一手抓住勾陈独角,一手搂住少年,少年顿时压力大减,长舒口气。

    少女的主动“帮忙”让少年心中颇为欣喜,脑中也清醒了许多。

    而一路亡命奔逃的勾陈显然无心关注背上两人的情况,他只一路感叹:啊!烂树林!烂坑!又是一片荆棘林,小子又要遭殃了!哈哈……呼…呼……累死了累死了!转头一看,老者仍旧穷追不舍。啊!那跟屁虫还有完没完了!

    可勾陈一转头,背上抓着他独角的两人立马被甩到一边,“嘭”撞在一旁的树上,二人被这突然的一击直接撞得懵了,险些脱手摔了下去。

    “呼…呼”勾陈喘息越来越急促,头顶独角之光几乎泯灭。他本身实力不复往日,之前还承受了老者一击,若不是这肉身还有些往日的坚韧,怕是该直接殒命于老者那一击之下了。

    尽管如此,为了对抗老者的一击也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还落得重伤之身。

    此地四处皆是密林险涧,视野极窄,且还带着两个累赘,不能发挥全力,不然我早把那跟屁虫甩开了,勾陈如是想到。

    勾陈心中清楚,他现在是重伤之身,可耗不起持久战。最佳之法就是发挥全力以极速甩开老者,再隐匿行踪,老者便奈何不了他了。

    可受限于地形,且还带着两个累赘,完全发挥不了全力。再如此下去,可能要不了一炷香的功夫就会被老者追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勾陈心中不断默念。

    后方紧随而至的老者心中越发惊异: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竟有如此极速!自己以灵境实力,独身飞行,如此都追不到那带着两人于地上瞎跑的怪兽?太是奇怪!

    又行了一段距离,勾陈突然开口说道:“小子,如此下去,我们都得玩儿完!必须得赌一把了!前面有河的动静,应该有条不小的河,我跳进河中,你俩就趁机藏身水底,不要冒头,我来引走老者”。

    少年闻言,答道:“那你不是很危险?”

    “危险个屁,没了你们两个累赘,我早把那跟屁虫甩掉了。担心你自己吧!要是那老者不上当,一心想要那女娃,那你就玩儿完了!”勾陈走位不停,略有些急促地答道。

    少年无言,只是看了眼少女,但少女一直闭着眼,没对勾陈的险招有任何反应,即是如此,少年也别无他法了,只能就此一搏了!

    “那之后我们又该如汇合呢?”少年说道。

    “你们只管往河的上游方向走,我自会去寻你们的。”勾陈道。

    再行了近百米,一条大河豁然出现横亘眼前。

    大河不知源于何处,更不知流向何方,河宽大概有五六丈,河面平静无波,月光洒下,化作一条白绫,蜿蜒不知何处去了。

    “轰”

    勾陈纵身一跃,直奔河心。

    “小子,答应我的事儿还没办,可不能死了!”跃至半空的勾陈突然叫道。

    少年闻言,嘴角不由得上扬,可还未笑得出来,就先扯动了脸上的伤口,最后只能咧嘴放弃。

    “那也得你活着才行啊!你死了我还怎么……啊……咕噜咕噜…”少年话还未讲完,可勾陈已带着两人入水了,凭空喝了一肚子水。

    “轰”

    浪花四溅,勾陈一跃出水,独身直射岸边,同时嘴里大喊着:“我是谁?我可是神兽勾陈!比我牛逼还没见过呢!我会死?笑话!想当年……”前面的几句算是在回应刚才少年的话,可后面还一直嘟囔个不停,距离已远,不知他在念叨个什么了。

    一上岸,勾陈便用尽余力,将速度提升到己身极致,瞬间冲进丛林里,借丛林遮挡身形。不让后方老者发现亡命逃窜的“两人一兽组合”已经少了两人,独留一兽了。

    以老者与他们相距的距离,应该是极难立即发现另两人不见了。而他们赌的就是老者不能及时发现,给二人争取逃亡的时间,而勾陈这一边他自有信心可以脱逃。

    而老者远比他们想的强大,二人藏身水底,勾陈独自逃命,他们的小动作皆暴露在老者的灵识之下。老者心想:若自己的目标是那两人,那他们的这个计策可以说是极其愚蠢了!

    但偏偏凑巧,自己对那怪兽更感兴趣,必须得到手。如此说来,倒还让他们歪打正着了。

    老者本也有抓住那两人,以此要挟勾陈的想法,可勾陈着实跟疯了一样,一上岸之后,速度飙升,怕是待自己抓住那两人后,勾陈早就跑没影了,还上哪去要挟人家,老者着实不愿冒这个险。只能紧紧盯住勾陈,紧随其后。

    见老者跟了上来,勾陈以为自己计谋得逞,不由得开口大笑道:“喔!跟屁虫上当了!上当了!老子就是聪明,哈哈哈……”早把自己真气近无,而老者步步紧逼的情形抛在了脑后。

    疾驰的身形突然一滞,不过瞬息随即再次奔驰起来,只是望其身形会发现速度缓慢了不少,而一直坚韧的独角之光终是熄灭了……

    后方的老者见状,终是舒了口气,眼中浮现笑意。

    水底之中。

    水面虽平静无波,可谁知水面之下,暗涛汹涌。少年和少女刚入水便被水流冲撞得七荤八素,睁不开眼,一松开勾陈独角,水流似乎更加猖狂了,互相搂住对方的二人直接被强行扯开,被水流带走。

    少女本是重伤之身,在不断地折腾之下终是撑不住了,失去意识,昏了过去,随波逐流。

    少年见状,吃力地控制身形,奋力地想要游到少女身边,抓住她。可水流强劲,少年的奋力挣扎毫无作用,甚至自身也被水流带着向前。

    “啊!”

    少年牙关紧咬,发出吼声,用尽余力,奋力一挥,眼见马上就要抓住少女了,可一股水流袭来,直将二人再次冲远。

    少年还来不及沮丧,就被水流余力带跑了。

    “嘭”

    在水流余力抓扯之下头硬生生撞上了一块河中凸起的大石头,眩晕再次袭来,少年努力睁眼,想再看看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少女,可这次终是抵不住眩晕之感了,意识逐渐凋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