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好妈妈系统[快穿] 50.白莲花公主(一)

时间:2018-07-20作者:三花夕拾

    此为防盗章  这一次, 他不会再走之前的老路,拥有再活一次的机会,他可不会重蹈覆辙。

    单静秋接过了钱包, 看到熟悉的款式,她心底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翻开钱包看到那张染着血污的照片,一行泪水无声无息地流淌,掉落在照片上, 冲开了血迹遮盖下那张英伟却笑得开朗的男人面孔。

    担心被身后的孩子发觉,贝齿轻轻咬在有些发白的唇上,过度的用力让原本看起来不甚健康的唇染上了红色的血色,可再怎么控制还是……

    雷冷心疼极了, 他真想把眼前的女人拥抱到怀里,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明知道告诉静秋这个消息会让她伤心, 但是这是他们走向幸福必不可少的一个关卡, 至于那个死掉的男人, 雷冷在心底笑了, 与他何干?挡路的小杂碎就该早死早超生。

    控制欲极强的他对于掌握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分外的满足, 不过这回, 倒是有了点变数……想到许芝芝,他的眼神莫名地凌厉。

    在对角线的那头满脸震惊的许芝芝好不容易收回了自己惊愕的神情, 雷冷当她不存在迅速的把原作中的剧情完成, 告知了单大美人丈夫过世的消息, 看着美人流泪的样子许芝芝很是心疼。明明她已经紧赶慢赶, 单美人在原作中还要经历儿子受伤逃亡的片段才会在最落魄的时候遇上雷冷呢!

    不过到底是另一个穿书走剧情的大佬呢?还是……重生呢?此刻她倒是徘徊不定了起来。

    忽然感受到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巨大压力,从和平世界来到这的许芝芝从来没有想象过竟然有人的眼神会让人负累至极……看来远远的那人,正是原著中那位雷冷……毕竟普通的平凡人根本不会像他那样暴露出巨大的威胁。

    咬着牙,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上了一步错的路,明明在原著中男主的智商一点也不高,如果不是靠后宫妹子们的齐心协力、小弟们的众志成城,哪能成为末世的王!想到这,刚刚还毛骨悚然的感觉倒是压下了点,稍稍不那么忧心。

    虽然男主有强大的武力,但是她有空间,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只要躲起来就好!至于什么眼神逼迫什么的,一定只是等级压制。

    许芝芝笑了笑,嘴角的酒窝看起来分外可人:“你好,我叫许芝芝,是你的姐姐单静宁让我来接你去b城的!”这可是许芝芝精挑细选的角色,毕竟在原著中,单静秋作为h城研究所的一员,掌握了几乎所有h城研究所的资料,而在黑月之后,所有研究所毁于一旦的情况下,单静秋一度成为了军方寻找的对象,而她的姐姐单静宁正是b城军方的一位高层。在最后当男主带着单美人逃命到b城时,b城沦陷,她的姐姐已经没了。

    所以还有比单静宁更好的身份吗?

    果然,如许芝芝所愿,当单静宁这一名字一出,单美人就放下了心防般下意识的往她那边靠了靠。

    她偷偷在心底比了个v美滋滋地为自己的计划通打了一百分。

    当然,被单静秋远了几步的雷冷心里可就一点也不美妙了。

    他真是搞不懂那许芝芝在搞什么玩意!难道这女人以为先哄着静秋就能独占他了吗?上辈子那些勾心斗角争宠戏码没玩够,这辈子倒还开始提前结盟了?

    想起上辈子那些个女人各个结盟撒娇天天闹,差点把他给榨干的记忆,他就是脑壳疼,

    不过他这辈子除了把女人们重新带回身边还有个重要的任务要去调查……

    到底,他是怎么死的?

    直到现在,雷冷依旧毫无头绪。

    许芝芝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凑到了单静秋的身边,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了起来,毕竟大腿要先报牢,能成为正宫的能是什么小角色吗?想起单静秋的那一身高超武力和治疗能力,能打能奶,许芝芝就是嘚瑟得厉害。

    雷冷目光微暖,凝视着单静秋:“我答应了郭恒,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们。”便默默地跟在了两人的身后一言不发。

    经历了一世的他现在拿着攻略半点不慌,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怎么征服单静秋这个女人。

    单静秋感觉到身后让人恶心的目光逡巡着自己的身体,拳头握紧又松,艰难地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比起身边像个傻孩子乐呵呵的许芝芝,身后那个把自己视为己物的男人更令人作呕。

    她是最搞不懂那些个种马文的男主,为什么会觉得人人都爱他,就连已经经历了两辈子的单静秋,想起自家出人头地的孩子,也不觉得他们有这种花心上瘾的倾向啊。

    但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还有很多的谜题尚未解开。

    已经把郭池抱在身前的她顺着自家孩子的背,边哄着睡觉边同许芝芝、雷冷前行着,思绪纷扰。

    这次的挑战模式不仅仅是因为背景在末日,更多的是一个谜……

    单静秋知道的故事同许芝芝并无太大出入,只是她拥有了《末世之重建乐园》的后续。

    在书的后期男主的小老婆队伍越发繁重之时,单静秋这位正宫的出现频率已经低得厉害,那时的她常常是以为男主建设后方家园的助手角色出现,也许是作者写到了新欢,便也忘了旧爱,时常写着写着就让她被失踪。

    可在单静秋看到的不多的后续故事里,原身死了,一觉未醒,离开人世,死因未知。

    雷冷也死了,死因同样未知,她只是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雷冷的背后,雷冷不可置信的深情,然后彻底被结束的王的生命。

    原身只是把记忆灌注到单静秋身上便翩然离去,唯一留下的便是那句“照顾好小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说的。

    如果这是照顾好郭池,一点也不难,毕竟即使是在原来的世界里,郭池虽然地位尴尬,但好歹也叫雷冷一声父亲,即使到两人离世之时依旧活在世上,虽然没有获得异能,但依旧在新世界的建设起了巨大的力量。

    因此在看到“照顾好郭池”这几个简单的字之时,单静秋陷入了思索,也许任务的不明确正是挑战模式的挑战之处?

    但是还好原身并没有丢下一个什么和雷冷天长地久之类的为难任务,照顾孩子什么的单静秋还是觉得自己不在话下。

    身前的男孩突然醒了,轻轻地把小手搭在了她的脸上:“妈妈的脸冷了,阿池帮妈妈暖一暖!”

    对于郭池来说,自家妈妈脸上冰冷的温度可让他担心极了,努力往手上哈气,然后稍微暖点便轻轻地捂在妈妈的脸上。

    他黝黑的眼珠认真地盯着妈妈:“暖和点了吗?妈妈?你冷要和小池说哦!”

    他可最讨厌妈妈每次不舒服都不告诉他自己忍着了!

    单静秋笑了,将下巴搭在爱撒娇的男孩头上,不顾他试图作出的小小反抗,只觉得心底满是熨帖。

    课间时的不安此时早就抛诸脑后,在看到他的瞬间全是安稳。

    毕竟她现在可是带着妹妹和自己的全部身家,兜里有钱,半点不愁!

    陈文天微微低头看着扑到自己身上的女孩有些乱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替她整理了下,原本有点严肃的脸化为绕指柔,就连眉目也温和了起来:“跑这么急做什么,看都流汗了,等等感冒了怎么办呢?”头越靠越近俯在对方耳畔,声音温柔,“我会担心。”

    甜蜜的话让向来有点傻大姐的秀珠满脸通红只知道看着地,半天不敢抬头。

    即使做好了再多的心理准备,每次靠近的时候还是小鹿乱撞般难以自抑。

    “啧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让像晓萍这样的单身狗看了多难过呀!”方艳茹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声音调笑,可只有细细观察才能从她用力抓着包链的手看出她此时的心情并非那么平静。

    天知道,她看到金秀珠牵住陈文天的手时,是多想狠狠地把他们扯开!

    不过现在也不急,很快,就可以了。

    黄晓萍落在了后面,此时见状不对也赶忙窜了上来,搭话道:“不会不会,我只有羡慕的分,陈学长和我们秀秀那么配!天造地设!”

    上课时还什么也不知道的她如果现在还没意识到不对劲那也太迟钝了,虽不愿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可方艳茹明显是和秀珠不对付。

    她琢磨着,打算找个机会提醒下秀珠注意点。

    人没一会就来齐了,真素素担心方艳茹挑了太过于昂贵的店铺,没喊男友来,405宿舍的四号人加上陈文天五口人站在校园门口。

    陈文天抬头询问:“我现在叫车吗?目的地是哪?”

    他已经准备好了钱,虽然最近遇到了些困难,但对于他来说秀珠是目前最重要的一部分,能被这样介绍给她的舍友,他真的很开心。

    提前向合伙人几个打听好了流程,做了笔记攻略,波澜不惊的脸下是反反复复地在心里念叨着注意事项。

    从专业逃生一万年的好友那里抄来的标准答案已经铭记在心。

    第一:一定要态度诚恳,表现出对女朋友的感情,适当秀点甜蜜,也不能过度。

    第二:不能小气,要大方,让女朋友在舍友面前有面子。

    第三:最重要的是和女朋友的舍友也要保持距离,别让女朋友多想。

    方艳茹瞥了瞥他,下巴抬得很高:“我们家阿斌会开车送我们去,至于吃什么还是秘密。”

    话音刚落,她的男友徐立斌便开着他那辆黑色的迈巴赫s级六座汽车飞驰停留在他们面前,降下车窗自以为英俊地朝众人打了个招呼。

    方艳茹好似骄傲地孔雀,斜着眼打量了下几个似乎看呆了的舍友趾高气扬地坐上副驾驶喊着他们尽快上车。

    但其实她并不知道的是——她的三个舍友以及陈文天,四人看懵的原因都是下意识算了算多了一个人后准备的钱/预算够不够,对于车的价格什么的,他们都完全不了解。

    徐立斌开车的技术很好,车子平稳地在道路上行驶,没一会便开出很久,方艳茹没忍住张开嘴便开始介绍了起来,她扭转身体,朝着后面坐着的几个人便是开始她的表演。

    “今天这家餐厅特别难约,我是半个月前就打算排队的,没排上,所以还从黄牛那边收了号才轮到的!听说他们家规矩很多,除了难等和贵以外没有任何缺点了!”

    “不过菜色的选择不多,到时候只能勉强选一下了,真遗憾!”

    ……

    听着方艳茹的话,真素素下意识地和坐在旁边的黄晓萍对视了一眼,她万万没想到,这方艳茹还真敢选,听这描述:不让点菜、难等、排队、贵、黄牛……这些形容词无不指向着天价私房菜这一最终结果,心下很是担心,她想咬咬牙,大不了把接下来的生活费拿出来用用,怎么也不能搞得秀珠和她男朋友难堪。

    陈文天倒是半点不着急,因为在来之前他早就把合伙人的钱包挖空,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现在深深地陷入了沉思,就方艳茹讲话难以接茬的程度,他要怎么样才能完成注意事项核心要点中的适当秀恩爱呢……

    窗外的夜景划过,可即使是夜深路况不好依旧让金秀珠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再加上前头方艳茹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念叨着的那些似曾相识地描述,她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些莫名的猜测,下意识皱着眉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方艳茹看着身后几人莫测的神色,心里很是志得意满。

    还有什么比精心设计的环节取得了好效果更让人开心的呢?

    当然,真正精彩的还没开始。

    **

    一直到跟着方艳茹走到金秋小炒管子侧边的圆桌旁坐下,金秀珠依旧没有晃过神。

    这是何等的巧合?

    刚刚的猜测落到了实处,竟拐来拐去还是到了自家的小餐馆,招待他们的还恰好是她不认识的服务员。

    她有点忍俊不禁,正想和还坐着的舍友们说明情况,却被方艳茹不假思索地点单给卡住喉咙。

    “菜单上的都来一份,老板娘自己做的蟹粉豆腐也要一份,一道凉拌河豚皮,一道沸腾虾,还要一道私房翡翠白玉卷和葱油鸡!”

    服务员似有点迟疑:“您点的分量您六位可能会吃不完……您确定嘛?今日菜单上的汤品是虫草花老鸭汤和猪肚莲子汤任选,汤品也两份都要吗?我们餐馆汤品没有按例上的哦……”

    “没事没事,就这样,快点上吧,谢谢您!”

    到了这地步,连最傻大姐的金秀珠也终于是明白了这状况的完全不对劲。

    她也不是个傻子。

    写在门口的菜单上单一份汤品后面标的就是688元,即使是按圆桌最高容纳数十人来算,也绝不是什么便宜的汤品了,更别说她比在座的任何一个都更要了解自家菜品的价位分量。

    点的这些东西就算是再多六个人也吃不完,这不明摆着宰冤大头吗?

    她是不是还要感谢方艳茹好歹没有点那些老妈贵的惊人的自酿酒?

    “对了,听说你们老板娘酿的酒好像挺出名,也给我们来……来个六人份吧!”

    方艳茹想了想,这菜单都被点光了,倒也没什么可以再往上加的了,示意服务员可以下单做菜便满意地停下了口。

    金秀珠努力抑制住自己嘲讽地想勾起的嘴角。

    得。

    齐活了。

    陈文天有点紧张,虽说还没有到见家长的那步,但听朋友说过,见女友的舍友、好闺蜜其实也就是见家长的热身赛了,要是这场子表现不好,那么没准也就拜拜了。

    桌上那杯白水早就被不停口渴的他一口闷掉,看来看去鼓起勇气站了起来。

    他掩饰着此刻的无措,佯装镇定:“大家好,之前都了解过,我是秀珠的男朋友,已经毕业了,和秀珠也恋爱挺久了,现在才和大家打招呼,实在不好意思……谢谢大家照顾秀珠了!”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有多少纠结,连措辞都不会了。

    金秀珠看着站起的男友,她是知道他在生人面前的怕生的,此刻为了自己,像个主人一样招呼大家,对他而言并不容易。

    方艳茹笑容冷冷,却又转为自以为温柔的笑脸:“哎呀今天难得见到学长,我们可想了解一下学长了!”

    真素素、黄晓萍一时也不愿秀珠的场子冷掉,纷纷应和,倒是一时显得热热闹闹。

    没等聊一会,服务员便拿着一道接着一道的菜铺满了餐桌,鉴于中餐的特性,为了避免放不下的菜色变凉放不上的菜尚放在后厨。

    菜一上,满堂香气,刚刚还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却,倒也不是懒得说话。

    只是美食当前,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凉拌河豚皮是鲜为人知的菜色,被切成细丝的绿色配菜、少许红椒丝和被处理清楚的河豚皮简单地摆在摆盘之间,不知是如何调味,放入口中即使是刚刚气上头后的愤怒都消弭无踪,只想感受唇齿之间又脆又嫩的口感。

    卤水拼盘是老板娘选好的三味拼,切丝的猪耳、片好的猪舌加上肉筋比例刚好的牛肉片及中间的那一点不多的调料,只是吃拼盘都仿若能狂吃三大碗白饭!

    沸腾虾上桌的时候还发着声音,劈里啪啦之下是被去掉虾线的九节虾,大小刚好,不会过大、也不小,扑鼻而来的香辣让人口水直流。

    ……

    一道接着一道,就连一人一小杯的佐餐酒也忍不住一口闷掉。

    本以为过多的分量却在美味中不忍舍弃,一口一口往肚子里放下活生生撑了个肚圆。

    好吃!

    美食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陈文天凝视着方艳茹的眼神很是显眼,就连他身边的女友和一路无言的徐立斌都不禁狐疑地看着两人。

    方艳茹觉得有点害羞,还好此刻吃的那些热腾腾的菜色,让她涨红的脸不太明显。

    是他发现了自己比金秀珠好太多了吗?

    是自己吃饭时如大家闺秀的端正坐姿让他心动了吗?

    陈文天真挚地发出了感谢光波:“方学妹,你今天晚上选了个太太好的餐馆了!”话痨属性被触发的他念叨了起来:“平时和秀秀聚餐都是在学校附近吃吃学生街,她可挑剔了,不怎么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可是今天这个餐馆她吃得太满足了,我想学妹你如果以后还有类似的好吃餐馆可以推荐给我吗?我到时候带秀秀去吃!”

    他又思考了下:“如果学妹你想到了想要的餐馆……你可以!发email给我!”

    计划通陈文天万分满意。

    发自内心的话音刚落,他发现竟然完美的达成了同仁们的告诫。

    秀恩爱达成!保持距离达成!有话就说爽快达成!

    美滋滋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句惊天动地的email话音刚落后一屋子人面面相觑然后不自觉对视笑出声的样子。

    当然更别指望只盯着女朋友的他发现对面的方艳茹握在碗上的手差点硬生生地把指甲折断。

    原本还打算给学长留一个好印象的方艳茹现在心里燃起了小火苗。

    一定是学长被金秀珠迷了眼。

    她得先把学长的脑子搞清醒!

    恋爱使人盲目!

    这位新鲜出炉的老师叫张庆余,这名字的含义村里的老大妈就先一拍腿,好名字,别的不懂年年有余她们这些不识字的粗老娘们也懂,这不就是有余财的意思吗?名字就给人偷偷地加了十分,偶尔谁提起那嘚瑟的样子,不知情的路人都以为名字是她们取的。

    听说家里是县城机械厂的老员工,爹妈都是吃商品粮的铁饭碗,还有个哥哥听说去当兵了,这肯定是根正苗红了,没半点能挑剔的!

    家庭没负担,以后能顶爹妈的岗,机械厂还分房子,这有房有工的,谁又会看不上呢?

    这些最喜欢找个人家聚着唠嗑的老妇女们,此时啊有志一同的把这新来的张庆余老师当做未来的准女婿目标,这也是他们最擅长的能力,就用嘴巴叨叨几句,就能把人七大姑八大姨全家叨叨出来,甚至还能凭空把人的房产、养老、工作什么都给你分的清清楚楚。

    而张庆宇带来的不只是大同村茶余饭后的新话题,他对单静秋而言,带来的是一个明明白白的消息——可以让孩子上学了。

    单静秋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大报复,哪怕在曾经属于自己的年代,她每天想的也只有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典型的小白领的岁月静好,任什么国家大事变换,她自己过得好就可以了。

    可当来到特殊的年代里,却似乎有了和上一个世界截然不同的体验。

    做了一辈子妈妈,在看别人的孩子深情都不禁有点慈爱,哪怕是一见到她就哇啦啦喊着跑走的狗蛋。

    也许眉目之间灵动,也许机灵可爱,也许为了家庭愿意牺牲自己,但是就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更多的人也许会被束缚在这片土地。

    单静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管闲事,太过婆婆妈妈,可是不知怎地,如果让她这么眼见着这一村的孩子不读书,最多识几个字,便这么劳作成长,又有很多女孩,由于家庭的困难,可能在村庄里没个十六就定了亲,然后就这么嫁了人,操持着另一个家庭……

    她想,比起在当初自己没有能力时,只能默默在键盘呐喊,如果此刻能切实的帮助到别人,那多好。

    而当然会有人质疑,她有什么能力呢?

    单静秋只会微微一笑,害羞的低下头,露出有些飒爽的眉眼,然后轻轻地把眼神看向自己的手,她有着一手好力气呀。

    在这特殊的年代,某些时候,那些个钱还没有这点力气好使呢。

    因此,从这日起,上到林耀北,下到村子里养的大猪都迎接着巨大的考验。

    单静秋先是在林耀北面前拍着桌子与他认真分说,一边给大棒一边给个枣,武力威胁与利益诱惑双管齐下,将所有的问题一起解决。

    你说你家没钱?没事孩子上学可以工分抵,他们学校是仓库,圈个猪圈养小猪,学生每天打点猪草,喂猪养猪抵工分,哪怕是再穷的家庭说没钱,这下也没有了不送孩子上学的理由,毕竟免费上学,公社包吃,还能说什么呢?

    你说你家里还有小的?那没事,通过单静秋对林耀北的大拍桌子,又一次决定了一件事,从村里挑了几个半大不小的,现在读书确实晚了的女孩,每一家的孩子都往村尾的小屋子送,几个女孩子集中起来顾孩子,按孩子数量计学分,比硬让这些女孩上工要多得那么好几个学分。

    你说,你说,你说……再多说一句,那成,单静秋便会默默地带着她的拿手好戏上门,空手捏门梁什么的了解一下,破坏完私物就害羞的同你说一句,哎呀不好意思,稍微用了点力就轻飘飘地走了,你要是还不同意?那她第二天还继续上门,试图将她拒之门外的,李翠花家破了个洞的门了解一下,看是要门梁还是要门,选一个。

    俗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于是在这日,李同深家的就忍不住反抗了,她是最不同意什么让孩子上学的,她家一溜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她最怕的是三个女儿心被养大了,而且女儿都去读书了,家里的家务谁收拾?谁拖地,谁洗衣服?

    不可以,坚决不可以,怎么样都不可以。

    也就是在这一天起,大家也看到了单静秋新的一面,这女人不只是不讲理,不只是力气大,她还泼啊,她还不讲理啊!

    村里这些观念顽固的人都默默地在心里呐喊着,究竟是哪来的这种!这种女人!

    单静秋每天下了工,回去吃个饭,趁着太阳落山,天还不太黑,便开始在李同深家门口抑扬顿挫的进行了各种诗歌朗诵、唱戏轮番上阵,看的人多了,她还越发厉害了。

    她只想在心里偷偷一笑,毕竟上个世界里,她可是已经初步掌握了经验。

    于是她便在门口念叨起了那些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故事。

    “很久以前,山沟里有个村子里有个叫李深家的,她对自己的孩子不好,成天不是打就是骂,结果最后大了孩子就离家出走,留他们两老孤独终老……”

    诸如此类的故事一个接一个,活像是串烧一样。

    李同深家的先忍不了,跳出来就要骂,却被单静秋轻飘飘地一句呛了回去:“哎哟喂,说您了吗?你怎么就跑出来了,等下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做贼心虚,贼喊捉贼呢!”

    没一会又讲起了什么掩耳盗铃的故事,村里的人倒是没有这样见天听故事的力气,于是没个两天连最顽固的李同深家的都妥协了。

    拉着自家三个女儿就是臭着脸到林耀北那报了名,恶狠狠地啐了口没心肝烂肚肺的林耀北,觉得他们联合起来套他们的钱。

    林耀北:六月飞雪,我太冤枉了!

    与此同时,林家也正经历着一场对某人而言巨大的战斗。

    可是呀,自从那天遇到了那个在大同村顶天了厉害的女人,他们的日子就变了!

    “老师,您怎么不吃了?妈妈说这个您必须吃光,您身体不好呢!”林雄歪歪头看着自家又开始神游的老师,很是无奈,忍不住打个寒颤,要是有学问的人都是这样,那以后他会不会也天天有的没的就开始站在那里发呆呢!

    陈具祖一看自家小徒弟那鬼灵精怪的模样,就知道肯定是在心里编排自己,轻轻推了推他的脑门,无奈地拿起汤碗喝起了鸡汤——那可真好喝呀,果然单妹子的手艺就是好!一口鸡汤下肚,腾地从肚子开始回荡着温暖之气,满口留香,咸淡适宜,单单是喝汤就有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

    看着认认真真盯着自己生怕自个留下一滴的林雄,陈具祖再一次在心底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让小徒弟知道自己当初决定收他入门其实是因为他妈妈的武力威胁加食物诱惑,让他这虚弱的老人家无从拒绝!毕竟现在捡到了宝,发现徒弟天赋横溢的他可舍不得自家的宝贝徒弟了!

    王念江刚忙完农活下工回来,还没进屋就能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味,勾起笑容,不用说啊他就知道是林雄来了,于是便走着便吆喝着打起了招呼:“阿雄今天这么早就来看你老师呀?又带了什么美味呢?”

    不等林雄招呼,便也习以为常的坐下给自己打了碗汤,热汤下肚,就是一个爽字!

    他算是羡慕陈具祖得厉害了,当初一同下放,身子骨都半斤八两,尤其是老陈他这种文质彬彬的人,早就在批-斗中熬坏了身子骨,那时候想着的就是有一天熬一天,要是这村子受那些思想影响还不厉害,还能省两次□□,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那时最大的愿望了。

    但头一回,他们发觉事实的真相还真比他们想的美,这一切要从哪里说起,那应该还是从那次吴浩、冯斌偷偷出去,差点被野猪给撅了的事情说起,也是从那次他们才认识了他们的福星,单妹子。

    单妹子那日救了他们,那头野猪肉可真不少,但他们半点没敢肖想,毕竟以前的苦日子告诉他们明明白白的道理,别想了,好的东西和他们这些“下三滥”的反动分子半点关系都没有,可没想,这村子里的人半点不小气,虽然他们没有工分,但也给他们分了些猪下水,他们半点不会处理,那叫一个又腥又膻,可那却真是他们吃过的久违的美味,酒保饭足,就连陈具祖都有了力气,总算江河日下的身体稍微有了起色。

    在这之后,他们发现大同村和他们之前知道的任何一个村子都大有不同。

    这里的每个孩子都去上学,虽然也学领袖语录,但半点没学城里的那些闹老师的作风,个个乖巧得很,很是尊重老师,他们眼瞅着那些孩子每天还会帮忙收拾学校。

    (学生们:呵呵,你真当石拳头只是在旁边干农活的吗?)

    村子里几乎人人都上扫盲班,虽然在来这之前以为只是普通的农村,应该天天干活,但却每个人主动积极的去上课学习,听说每天回去了自家孩子还主动帮忙家长复习,除了那些五十往上的老人家可能还有几个大字不识,最起码的算个数,念个语录,写个名字都不成问题了,比起那些乡镇里的识字班,像这种也没个文凭,只为了对知识纯粹的热爱去学习的简直难见。

    (村民们:请把我马赛克一下,我们心里有多苦谁知道,我一点也不想学习,一点也不想认字!我只想白天上工晚上回家和婆娘过日子,要不是识字班有某人在,我去都不去!)

    更有甚者,就连村庄里的那些个知青,都个个同他们听说过的不同,他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早听说过外面的那些个知青,很多受不了苦,有的斗他们这种下放派,有的斗村子里的人,有的还斗一起来的知青同伴……为了在村子里好过点或者为一个回村的机会,他们闹出的那些事可一点也不小,但在这村子里,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知青们:我们心里的苦又有谁能知道呢?)

    ……

    现在的大同村在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工分值钱,只要肯干活衣食无忧!林耀西每次到县城里开会都能抬头挺胸丝毫不用畏惧,至于什么村子里人私下流传的村子建设靠石拳头这种传说,他一点儿也不在乎!毕竟实惠他可一点不少拿。

    当初那些个把石拳头当做泼妇的想法现在全没了!只觉得她是大同村的真·福星!

    对于和大同村有些距离的村庄,他们最大的目标成了找个大同村的媳妇/女婿,毕竟在家家户户不算富足的年代,人人有点小存款的大同村早就成了众人向往的目标。

    更别说大同村的人,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女人贤惠,男人疼老婆了!这样的好人家,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

    当然这一切的发生还有属于它们的故事……

    “哥,晚上你回家吃饭吗?还是同陈老师一起吃饭呢?”半掩着的牛棚门被推开,是一对女孩,已经亭亭玉立,身材纤细,两个人都眼神灵动,出落得好似刚盛开的芙蓉花。

    身量稍高些的女孩是单静秋的女儿林玉,眉目同母亲一般有些飒爽,丹凤眼却一点没有什么勾人气,只觉得利落干脆的样子,正往里面打量着。

    身量稍矮的女孩则是林情,还有点儿婴儿肥,眼睛圆圆,看起来很是可爱,睫毛弯弯的样子,一笑让人甜到了心里,跟在林玉后面落落大方,打了个招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