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一百零四章 竟敢摸我的手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南宫芸上前几步道:“几位兄台,有何贵干?”眼睛看着谢老四,给他感觉,这个人是带头大哥。

    不过谢老四却没有说话,只见中间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子,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两方相聚十几丈。

    可能是那九环大刀太重,那茅二爷力气小,走几步就换下肩膀,换了两次还是感觉到累,干脆把刀拖在地上走了过来。

    虾兵蟹将扛着大刀跟在后面,看到茅二爷连个刀都抗不动,顿时感觉很丢人啊,连刀都抗不动,还做什么山贼。

    茅二爷来到南宫芸三丈之处,喘了两口气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说完就看向南宫芸两人。

    南宫芸和清瑶女扮男装,此时看上去就是一个俊俏无比的公子哥,茅二爷三人心里暗暗不平,都是男人为何你就长得如此漂亮。

    南宫芸道:“小弟确实不知此地乃是几位大哥的地盘,冒然路过,确实打扰了,不好意思,这点银子拿给几位兄弟喝酒。”

    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扔了过去,谢老四一把抓住,掂量一下份量,递给茅二爷,朝他点点头。

    茅二爷拿着银子却高兴不起来,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血溅三尺,大刀立威呢?

    又把目光看向夏老三,夏老三居然也点点头,茅二爷一脸郁闷道:“可惜本大爷我还没有立威呢,就拿着钱回去,那多丢人啊。”

    谢老四闻言干咳一声道:“二爷,我们这一行也是有规矩的,拿人钱财,就要让道,不然名声就没了,会被江湖人所不耻。”

    茅二爷一听,只好无奈的点点头,朝着南宫芸道:“算你们识相,过去吧。”

    南宫芸闻言,嘴角露出浅笑,抱拳道:“多谢。”连忙走了过去。

    路过三人时,也没说话,径直走了过去,夏老三突然鼻子动了动,又猛然一看南宫芸两人,想到什么,连忙在茅二爷耳边说了几句。

    茅二爷一听,两眼放光,连忙吼道:“站住。”

    南宫芸一听,连忙停下,转过身来,一脸疑惑,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茅二爷带着两人走了过来,围着南宫芸和清瑶两人转了两圈,一脸ying笑。

    夏老三道:“二爷我没说错吧,这两人女扮男装,你看脖子都没喉结,身上还有股香气。”

    南宫芸一听,暗道:糟糕。

    茅二爷道:“嗯,老三,你立功了,这两人押上山去,等二爷我爽完,就给你们两兄弟爽爽。”

    虾兵蟹将一听,顿时眼冒绿光,跟着这二爷也不错,他吃肉我喝汤。

    茅二爷露出他满口黑黄相间的牙齿,道:“两位美人,要去哪里啊,要知道这荒郊野岭,可是很不安全的,要不去山上坐坐,休息一晚,我的床又大又软,保证你睡得舒舒服服的,明天再护送你们下山可好?”

    清瑶一听,顿时十分生气,准备破口大骂,却被南宫芸打住,只见南宫芸道:“这位大哥,你认错人了,我们两个可是响当当的男儿,这里还有些银子,拿去给兄弟们快活快活。”

    说完又掏出一包银子,茅二爷却毫不动心,直接把银子打翻在地,用手抓住南宫芸的小手。

    南宫芸猝不及防,自己的手除了自己的父亲和三位哥哥,还没被其他男人摸过。

    要是未来的夫婿西南王知道自己的小手被其他人摸过那还得了,从小就三从四德的教育,使得南宫芸对于自己的清白格外看重。

    南宫芸毫不犹豫就朝茅二爷下体踢了一脚,茅二爷顿时捂住下体一声惨叫,跪在地上。

    南宫芸顺手抽出腰间的软剑,道:“我的手,只有我未来的夫婿能摸,狗一样的东西,竟然敢摸我的手。”

    说完,剑光一闪,茅二爷的一只手凌空飘起,掉落在地,茅二爷断腕处血液狂喷出来。

    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虾兵蟹将都没反应过来,清瑶也是一声尖叫,从来见过如此场面。

    虾兵蟹将没想到这女子居然如此之狠,一言不合就拔刀断腕,这下事情闹大了,这大当家对自己这个弟弟可是宝贝的不得了,第一次出来,居然被人把手给砍断了。

    这西南又要地震了,自己必须把这两女子捉回去,不然自己也要完蛋。

    南宫芸当然看出他们两个的心思,不过也是两个小喽啰,自己可是跟随几位哥哥到过长城,打过狼族的人,岂会怕这两个宵小。

    先下手为强,连忙过去就朝夏老三一刺,夏老三一个躲避不及,一剑就被刺中大腿,顿时血流如汩。

    又和谢老四打战几个回合,谢老四身上就多了几条细小的剑痕,谢老四很是心惊,再这样下去要被这女子用剑活活玩死,而且茅二爷和夏老三的惨叫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找个机会,突然想到了这一招。

    南宫芸也不想耽误下去,奈何对面这人皮糙肉厚,偏偏反应还十分灵活,自己这软剑最怕灵活之人。

    两人一个错位,分了开来,南宫芸左手抬起,准备用袖中的暗器直接解决这人,正准备按下开关的时候。

    对面的谢老四突然把刀扔在地上,跪了下来,两手作揖,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姑奶奶,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姑奶奶你,我们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南宫芸目瞪口呆的看着谢老四的表演,反正此人也翻不起什么浪,再说刚才那登徒子右手也被自己斩断,已经得了报应。

    南宫芸道:“本姑娘就放你们一马,以后切不能再为非作歹,不然我手中利剑可不饶人,清瑶,我们走。”

    谢老四看着南宫芸离去的背影,心中大呼一口气,刚才差点命就没了,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不过眼中随即露出怨毒的眼神。

    茅二爷和夏老三的惨叫把他思绪拉了过来,连忙捡起地上的断臂,又用碎步包着茅二爷的手腕处,朝它们的老巢霸阳峰赶了过去。

    必须把今天的事跟大当家说清楚,让大当家报仇雪恨。

    一心想做大事的茅二爷此时已经昏厥过去,谢老四正背着他回山寨,夏老三大腿中了一剑,也是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一个背着人,一个腿有伤,速度差不多。

    走了没两里路,就被山上的喽啰发现了,众人一见是茅二爷,而且手被斩断了,顿时连滚带爬的去禀报大当家茅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