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一百零一章 黑袍人的身份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昨天晚上在托口村发现有人跟踪,易浩然就打算今天离开,不想惊动托口村民,故意在此处安营扎寨,一来想寻找打虎两兄弟,二来就想把跟踪的人引到此处一网打尽。

    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二点,山中寒气逼人,不过人人都很兴奋,这得意于易浩然对于军功的重视,对下面兄弟们的丰厚赏赐。

    只要有功,就可以拥有一切,美女,豪宅,金钱,权利,你想要有的一切都有,只要你肯卖命。

    熊壮等苗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这立功的机会又到了,在黑熊寨苦哈哈的日子过够了。

    易浩然下令每三人四人一组,共分为五组,主要搜寻对面那座山,易浩然白天通过认真观察,发现只有对面那座山适合埋伏和监视。

    其他山要么太远,要么山中植被太少,五组人风风火火就出发了。

    易浩然带着范龙范虎,因为熊壮的特殊本领,也带着熊壮,易浩然排查了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踪迹。

    又带到一伙人来到一个灌木林中,这灌木不少长有刺,不过看痕迹有不少清理的痕迹,易浩然见此蛛丝马迹顿时精神一震,这时熊壮突然停下。

    鼻子两翼不停的抖动的,道:“殿下,此处小心,有外人的味道,味道比较大。”

    易浩然一听,认真的点点头,拿出匕首,又用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大家也都做好准备,跟着熊壮的步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到里面后,的确发现埋伏的痕迹,可惜一个人都没有,熊壮趴下身子,到处闻了闻道:“殿下,人走了,估计走了有两个时辰,从那个方向走的。”

    易浩然随手把匕首插入刀鞘,道:“不用追了,走了两个时辰已经追不上,大家回营吧。”

    等又过了一个时辰,大家都回来了,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不由得有些意兴阑珊,好不容易有次立功的机会,可惜却没了。

    尤其是范龙范虎,来王府快一月了,没有一丝功劳,不由得有些着急,怕王爷有些想法,是所有侦查队伍最后回来的。

    等所有人都回去休息后,易浩然回到帐篷,等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圆筒状的事物,这是夜视红外侦查望远镜。

    拿着此物对着周围认真扫视一圈,一点一滴都不放过,半个时辰过后,易浩然却什么都没发现,看来真的走了,不过心中却有疑问,这批人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干脆不想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要有不长眼的,大不了全杀了。

    回到帐篷,两只小老虎已经入睡,面前的奶盆的牛奶被喝了大半,易浩然见此,不由得露出微笑,只要饿了,还是能喝下去的。

    南宫雷此时躲在一个山洞之中,山洞没多大,还没有十米深,面前生了三堆火,三十多人居然大部分都躺在地上。

    不时有咳嗽,呵欠声传了出来,不过南宫雷并不担心会被发现,这里离西南王大概有十里地,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兄弟们的身体。

    南宫雷轻咳了两下,现在心中烦的要死,三个时辰前,就发现不对劲,手下兄弟居然都病了。

    本来天气就寒冷,从靖州府就跟了过来,一路上都是吃冷食,喝冷水,在山中也是随便找个地方休息。

    本来能抗住的,可是过那条河后,浑身湿透,又在水口山周围埋伏,为了隐蔽,没有生火,也没有热食进腹。

    特别是天黑之后,寒气入体,不少属下开始发烧,而且很快就身体酸痛,南宫雷身体也明显不适,本着直觉告诉自己,这里不能呆了,再呆一晚,估计第二天都不能行动了。

    当机立断,马上离开,先找地方生火,就找到这个地方,马上生了三堆火,不过看兄弟们躺在地上难受的表情,心中更是后悔。

    南宫雷正想带着几个还能行动的兄弟出去找点草药,熬着喝,没想到此时洞口突然出现一个人,毫无征召的出现,身着黑袍。

    “敌袭,敌袭……”南宫雷突然大叫道,大家一听,马上起身,拿起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来人一步步走近,借着火光终于看到他的面容,不过还不是很清楚,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南宫雷看身影居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此人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坚毅,很是淡漠的看着南宫雷众人,嘴角露出不屑的表情。

    南宫雷见此心中大怒,不过并没有轻举妄动,直觉告诉他,这人很危险,况且兄弟们都病了,此时都在强撑。

    南宫雷走上前去离他两丈之地,拱手道:“这位壮士,请问有何贵干?”

    “尔等为何跟踪西南王?”来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厉声反问他。

    南宫雷一听口气不善,道:“我等做事,与你何干,阁下莫非管得太宽了。”

    “呵呵,既然不回答,那就去死。”来人话音刚落,就飞身扑入南宫雷。

    南宫雷早已做好准备,拿刀劈砍过去,奈何黑袍人速度更快,南宫雷一刀劈下,却被黑袍人轻轻躲了过去,又踢了一脚。

    那一脚非常刁钻,直接踢到南宫雷的手腕上,南宫雷手腕如遭电击,大刀掉落在地。

    黑袍人顺势贴身过去,南宫雷见人贴身过来,居然一阵恍惚,就这一恍惚,对方左手就勒住了南宫雷的脖子,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抵在他的咽喉。

    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南宫雷众多手下都没反应过来,老大就被别人生擒了。

    南宫雷此时心中十分震惊,一是震惊此人的武艺,居然如此之高,瞬间就生擒自己,而是震惊此人的身份,所以令他一阵恍惚。

    当黑袍人一贴近他,他就发现此人居然是西南大会上审判的死刑犯,“杀母案”的元凶卫坚,最后杀母案真相大白,被西南王当场释放,还夸他至纯至孝,厚葬了他的父亲。

    当时南宫雷就混在江湖人士的队伍之中,见过苗坚,难怪刚才此人出现的时候,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当日苗坚发出那一声怒吼,周围的江湖人士都大惊失色,直言内力雄厚。

    苗坚正准备逼话,南宫雷突然说道:“你是苗坚,你发现我们跟踪西南王,是想抓我们交给西南王报恩吗?”

    苗坚一听,没想到此人居然认识自己,道:“是又如何,西南王对我有大恩,尔等一路鬼鬼祟祟,欲对西南王图谋不轨,有我苗坚在此,又岂能让尔等宵小得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