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九十四章 擦肩而过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下面的人一听山长大人如此处置,纷纷热血澎湃,有玄机山庄和阴阳学宫插手,这次定叫西南王好看。

    要知道这两大书院可是朝廷正二品的编制,一般读书人都在私塾,或者家族开办的小书院启蒙。

    然后考入秀才进入县学,再上一层是考入举人进入府学,举人拔尖的存在会进入四大书院,四大书院每年都会朝玄机山庄和阴阳学宫推荐人才。

    只要进了这两个最高学府,那就代表一只脚迈进了进士的门槛,天下有六成官员发迹于两大顶尖学府,因此在玄朝享有崇高地位。

    西南王竟敢如此欺辱名教弟子,哪怕你是皇子殿下,天潢贵胃也不行。

    在海南琼州府琼州王府演武场内,琼州王正拿着那件易浩然送的液体防弹衣反复观看,哪怕他在南洋支手遮天,各国奇珍异宝见过无数,也没见过如此铠甲。

    前两天丁鸣雷送过来的时候,他还没在意,就放在自己的兵器室,今天练习武艺,突然想到这件九弟送的铠甲,就拿出来试验一番。

    没想到结果令他大吃一惊,简直刀枪不入,最后把这件铠甲绑在木桩之上,派骑兵拿着骑兵长枪冲刺,木桩都被冲断了,这铠甲却丝毫无损。

    要知道这骑兵的冲击力,再配合锋利的长枪,哪怕穿着锁子甲和鱼鳞甲或者板甲都会被刺出一个大窟窿,在战场上只要被这骑枪刺中,就变成羊肉串。

    最神奇的是这件铠甲才十斤不到,这简直不可想象,要知道重步兵的铠甲动不动就是几十斤,非力大无穷者穿上传统的铠甲没一会功夫就气喘吁吁,体力不支。

    “你们难道连这是什么材料做的都不清楚吗。”琼州王易浩柘不甘心的问道。

    周围跪着不少工匠,都是琼州王府内打造铁甲的好手,刚才他们也都认真观看,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此等珍宝。

    “回殿下的话,这东西摸着柔软,用力则硬,堪比磐石,小的听都没有听过,更别说见过了。”

    易浩柘闻言,不甘心的点点头,不过回头一想这等珍宝刀枪不入,九弟都说价值十万金,岂可是普通工匠随随便便都能打造的,看来九弟也是机缘巧合得到几件。

    易浩柘又亲自穿上这件铠甲,拿起一杆长枪挥舞起来,动作身形完全不受铠甲影响。

    易浩柘武艺高强,上过战场,经常亲自出马去平定南洋土著,一般都穿着厚厚的锁子甲,或者板甲,虽然能保护身体不受伤害,但是行动却大大不便。

    这次易浩然送给他一件旷世铠甲,心中十分欢喜,要是穿上这件铠甲上战场那更是如虎添翼,所向披靡。

    一套枪法练罢,易浩柘道:““把此等珍宝送到孤的藏宝阁,每天派人认真擦拭,以后若有人不服王化,孤定要着此甲伐之。”

    王府总管孙朝盛让人送来毛巾,清泉,易浩柘洗了洗手道:“九弟西南王要收购百万石巨粮,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孙朝盛道:“此事王府已经安排妥当,此次动用两千料大船三十艘,千料大船八十艘,四百料小船上百,就是如此兴师动众,一趟也堪才二十万石而已。”

    “交趾地区一年三熟,今年秋收刚完,粮价一石四钱,运到廉州府成本在六钱一石左右,不知殿下打算卖与西南王多少银子一石。”

    易浩柘想了想,道:“最近这十几年,也不知为何,九月一过,天气骤寒,以致春不是春,秋不是秋,感觉只有夏天和冬天。”

    “一到夏季要么洪水泛滥,要么赤地千里,百姓颗粒无收,到冬天就是冰天雪地,滴水成冰,不少百姓冻死家中。”

    “去年本王去京城述职,听闻北方陕西,山西地区粮价已经涨到三两银子一石,长江以南粮价还行,一石差不多一两,卖给九弟就按照八钱银子一石吧。”

    “不过一躺才运二十万石太少,争取一次运三十万石,三次运完,不然明年开春了,会影响南洋这边的贸易,朝廷现在全靠南洋的贸易维持,每年税收七千万两,海贸就占了大半。”

    孙朝盛闻言点点头,准备下去再加一些船只,按照王爷的意思,三次运完。

    易浩柘又道:“吕宋马里安那边怎么样了?”

    “那边工匠矿工都招收完了,都给了安家费,签订了五年契约,招收的都是沿海良家子弟,现在已经在开始采矿了,昨天林凤来信,第一批黄金已经冶炼出来了,成色不错。”

    易浩柘闻言,心中暗喜,自从马里安发现金矿,可年采十万金,把这事上报给父皇,父皇给自己好好褒奖一番。

    听到黄金已经开采出来,而且成色不错,心中很是高兴,不过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淡淡道:“嗯,林凤做的不错,不过要重点防护矿场,防止土著和佛郎机人见财起意。”

    “南洋偌大的一个地方,孤手中才两万兵马,本想趁这次机会向朝廷要点人马,奈何朝廷根本抽不出人手。”

    “今年入夏,狼族草原发生羊瘟,现在虽然在贸易,但是朝廷也在做好准备,防止狼族大规模入侵,已经调动十万禁军前往长城,辽东王那边建州女真也有些不安分。”

    “听闻今年福建沿海发现不少倭人,三五成群,盘踞海岛,打家劫舍,闽南王安新已经焦头烂额,东海水师也是疲于拼命。”

    “还有西南土司刚刚平定,镇南王沐晨波刚刚接任爵位,也为各土司的事忙得手忙脚乱,朝廷是真抽不出人马过来。”

    “南洋泰西诸国也是狼子野心,千万不可大意,孤就是靠着两万人马南洋水师,小心翼翼的维持这个局面。”

    易浩柘正在感慨琼州王难做,这时一个丫环过来,是琼州王妃左靖雨的贴身丫环玉儿,说王妃刚才炖了燕窝汤,请他过去品尝。

    易浩柘心中一暖,马上就去喝燕窝汤,他和左靖雨从小相识,青梅竹马,小时候泰山大人左凉卿经常带她到宫里玩,两人才十岁就私定终身。

    父皇和母妃双目如炬,一到十六岁就成全他和左靖雨,婚后感情很好,相敬如宾,现在为止也没有纳侧妃小妾。

    然后封琼州王,大权在握,一言可定人生死,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可以说是人生赢家。

    易浩然巡视西南,第一站打算去铜仁府芷江县,北上芷江要经过会同县,易浩然停下后直接来到县衙,县令李凯正在办公。

    看见殿下亲临,吓了一大跳,两天前王爷说要巡视西南,没想到今天就出现在县衙内,会不会是要砍自己的脑袋。

    由不得他不害怕,两天前他也在会场,亲眼见到赵买恩被凌迟,然后又被论斤卖掉。

    听闻人头还被两淮盐商十万两高价买走,要做成酒器,心脏也卖了八万两,听说要请高厨做成下酒菜,想想都让人瘆得慌。

    易浩然当然知道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屁股干净的,十年寒窗,一朝金榜题名,千里当官,只为求财,但是要看一个度。

    水至清则无鱼,你一个父母官这里扣点,那里卡点也就算了,一年灰色收入百八十两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要是为了钱财,草菅人命,有些不该动的钱动了,那就试试本王的炮有威力否。

    易浩然发现革职砍头太便宜了,以后就用大炮,炮决这个不错,还可以试试大炮的性能,训练炮手,前世听说是金胖子发明的,也不知道真假。

    易浩然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会同县令李凯一眼,面无表情,不过这一眼就够了,让他自己猜。

    李凯见殿下来到府衙不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脖子上的凉气就呼呼往上冒,连忙跪了下来。

    也不知为何,自从西南大会结束后,他就对王爷特别害怕,一想到那些场面,这几天天天被恶梦吓醒,饭菜都吃不下,根本没有第一次见面那种侃侃而谈。

    易浩然看着地上的李凯浑身发抖,这么冷的天额头直冒汗,心中却是十分感慨啊。

    身为上位者,就是要少说话,既然没有后世那些影帝的演技,但是小鲜肉的演技还是有的,那就是——面瘫。

    只要你保持面瘫,下面的人就不知道你心中想什么,就摸不准自己的心思,你自己去理解,这可不,你看看只是给了李凯一个眼神就够了,所以说面瘫是个好东西。

    “这会同孤也呆了几天,孤就是来看看,马上要征兵,还有修建官道,尔等要用心啊。”

    李凯一听,心中大呼一口气,只要不是来抓我就好了,连忙道:“殿下请放心,卑职一定尽心尽力把事情做好。”

    “嗯,上月苗民叛乱,那些抚恤银子都发放到位了吧?”易浩然又问道。

    李凯道:“启禀王爷,那天大会开完,当天晚上卑职就回来着手准备,第二天都发放到位了,现在整个城中都在说王爷仁义。”

    易浩然一听,呵呵一笑,都在说我仁义吗,怎么我进城的时候,都在绘声绘色的描述那些囚徒的死法。

    易浩然主要是来敲打告诫一番,呆了两个时辰就朝芷江方向赶去。

    靖州城内,南宫芸和清瑶现在一脸铁青,历经千辛万苦,先是偷跑出南宫府,然后又是骑马,又是坐轿,又是坐船。

    进入西南境内更是翻山越岭,还要防止南宫雷那条疯狗把自己抓回去,二十多天时间总算来到靖州,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未婚夫西南王易浩然。

    没想到一打听,西南王今天早上就走了,巡视西南去了,听说是朝北门出发,要去芷江,那巡视第一站肯定是会同,因为会同是芷江必经之路。

    两人带着无限的郁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又开始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