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九十章 四颗头颅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下面不少黑石寨的头目听了,顿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表现好的居然可以回家,还可以把婆娘孩子接过来。

    得到仡恺力再三证实,大家都有了盼头,虽然要做三年活,但是王府发工钱啊,每天最低二十文钱,一个月也有六钱银子。

    而且王府包吃包住,这样也算件好事,尤其是最近十几年开始,环境天气很不好,现在才十月,都已经开始冰天雪地了,天气十分寒冷。

    夏天还经常发洪水,蝗灾也时有发生,有时候一年颗粒无收,还好大家都住在苗寨的深山老林,大山里面还有无穷无尽的食物,不然真要饿死人的。

    易浩然已经徒步来到他们之间,仡恺力还没有发现,还在长篇大论:“大家听我指挥,每天早上我来分配大家的工作,大家一定要把活做好。”

    “我就一个要求,一定要把以姚勇为首的其他寨子的人马比下去。”

    正准备再说下去的时候,旁边的小头目发现王爷过来了,连忙提示大家,大伙才发现王爷就在旁边。

    易浩然微笑的看着大家:“宣慰使大人说的这些,没有欺骗大家,只要大家做好了,每年回去一个月不成问题,还可以把妻子接过来,王府负责大家的食宿。”

    不过马上脸色一变:“跟姚勇为首的寨子比试工作,孤是支持的,只可明争,不可暗斗,要是孤发现有人夹私仇报复,就别怪孤心狠手辣。”

    易浩然必须把丑话说在前面,黑石寨也是因为姚勇为首的人叛变才全军被俘,要是因为这个发生内斗,确实要狠下心来。

    不过他们内部火拼也没死多少人,绝大多数都投降被俘虏了,现在跟着易浩然这个老大,当初的仇必须放下。

    仡恺力听了易浩然严肃的话,也拍着胸脯保证,定然不会闹事,但必须光明正大的把他们比下去。

    易浩然开始朝昨天高台中央走去,那里已经被绑了十几个人,下面还站着一千多号人,来到工地的时候就发现了,看样子好像是一千多士子。

    百里小天正在上面训话,手中拿个马鞭,只见他说几句,又朝绑在上面的人挥一鞭,直打得上面的人哭爹喊娘。

    看见王爷过来,连忙跳下高台,朝王爷解释道:“王爷,这十五个人,有三个昨天晚上偷跑被抓了回来。”

    “有三个今天早上不服从训练,有一个上午在教他们汉语拼音的时候,调戏他的教习,他教习是王府歌姬。”

    “还有其他八个是下午不想干活,认为自己是读书人,身上有功名,罗里吧嗦的说个不停,下官听了烦,就把他们全绑了起来。”

    易浩然一听,本来就是想杀鸡儆猴的,这正是个机会,马上脸色一变,看着台下一千多士子。

    一千多士子经过昨天的事情,对易浩然已经怕到了极点,突然见王爷变了脸色,不少人吓得直接跪在地上,其他人见状也都马上跪了下去。

    易浩然怒道:“尔等做错了事就要有处罚,身为读书人,就应该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什么是诚实有信,白纸黑字签字画押的条款还在府中摆着。”

    下面跪着的人,此时心中十分懊悔,都恨死了李彦绑那个老匹夫,就是他害成大家这样,白纸黑字的条款,写的清清楚楚:如果周映康没疯,任由王爷处置。

    不少人寒窗苦读十年,转眼就成了王府的奴隶,昨天李彦绑的尸体被剁碎喂狗,那真是活该。

    这时有个大儒名叫魏运德,听了易浩然的话语,壮着胆子道:“殿下放过我们吧,我们都是被李彦绑这个小人唆使,都是被他害了,没想到他与京城有人勾结。”

    “是啊,是啊,殿下放过我们吧。”

    “殿下,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殿下,我冤枉啊,我是被逼迫的。”

    “殿下,我们十年寒窗不易啊。”

    ……

    “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孤说过,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孤早就跟你们说过,孤是清白的,你们还如此逼迫孤。”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让孤放过你们,你们昨天有没有想过放过孤,都想着当着天下人的面,把西南王扳倒,到时候明扬天下,要不是孤问心无愧,孤现在就被你们押送京师了。”易浩然大怒道。

    “来人啊,把昨天逃跑的三人砍了,枭首示众,调戏女教习的登徒子也砍了。”

    百里小天闻言,马上下令,只听见几声惨叫,不一会,侍卫就提着四颗人头过来。

    直接把四颗人头扔进人群里面,上千士子见了吓得痛哭流泪,不少人看着地上的头颅,浑身就像筛糠一样。

    这都是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自己的同窗,一起学习,一起吃饭睡觉,音容笑貌还在脑海之中,没想到现在变成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

    易浩然冷笑一声:“再敢有逃跑着,全班连坐,一人跑,全班处斩。”

    看着众人那死灰般的眼神,易浩然知道要给他们希望,大棒已经挥下,该上胡萝卜了。

    “只要把王府的事做好,也不是没有机会。”

    众人闻言,马上安静下来,他们最怕就是这样没有希望的活着,现在只要有一丝曙光,他们都会抓住。

    易浩然淡淡道:“把王府教给你们的汉语拼音学会,早上跟着孤的侍卫训练,训练标准能达到孤的要求,孤就会放了你们,搞不好,还能直接让你们做官。”

    “孤的王府,现在可是很缺人手。”

    众人闻言,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要求,但是至少有希望了,那大儒魏运德道:“殿下此言当真?”

    熊大闻言突然爆喝一声:“大胆,竟然怀疑王爷殿下说的话,我看你这老匹夫也是不想活了。”

    魏运德突然被熊大爆喝一声,吓了一跳,回想一下自己说的话,又看着地上的人头,冷汗呼呼的冒了出来。

    “王爷恕罪,王爷恕罪,老夫绝对没有怀疑殿下的意思……”

    易浩然看着他道:“好了,孤没有怪罪,不过尔等要相信孤说的话,孤说什么就是什么,孤金口玉言,千金不换,说砍谁脑袋,就砍谁脑袋,绝对不会含糊。”

    “不要以为孤跟你们说着玩的,允诺的事情,也肯定会办到。”

    跪着的一千多士子,今天又见识了王爷的手段,天气很冷,地上的头颅还冒着热气,不少人都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只感觉脖子凉嗖嗖的。

    易浩然在工地上溜达了一个多时辰,竹篮里面的钱也赏赐完了,桶里面的茶水也都喝光了,带着人回大厅之中。

    易浩然让人把靖州府官员全部叫了过来,不少官员得到王府的召集,骑着马匆匆赶了过来,不敢有丝毫懈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