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七十七章 震慑西南官场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此时,已经有人承受不住压力,有的在呕吐,有的双腿在发抖,不明液体流了一地。

    “王爷,我有罪,下官有罪,下官有罪,求王爷开恩啊。”

    突然一个官员冲到队伍最前面,连滚带爬的来到高台下面,侍卫都没有拦住。

    “王爷开恩啊,我是沅水河道大使,我收了高竹村的钱,饶命啊。”

    边说边磕头,不一会,额头上就血迹斑斑,易浩然被这突发情况搞懵了,自己没安排群众演员啊。

    正思考着对策,这时又冲过来十几个官员,都是一样的状态,看来自己论斤卖掉赵买恩确实把这些官吏吓傻了。

    还好让他们去城外树林交易去了,要是在现场,估计要吓疯不少人。

    “够了,都给孤起来。”易浩然一声大喝,那些官员连忙站了起来,可能被吓坏了。

    居然大部分身体不协调,站了好几次才站稳,有的浑身发抖,有的脑袋不听使唤的摇晃,眼泪口水鼻涕甩的满脸都是。

    易浩然没有管这些人,眼光开始盯着官员的队伍看,一千多官吏不敢正眼抬头与易浩然对视。

    “难道只有这些人吗,好好想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别怪孤没给你们机会。”阴沉沉的声音传了过去。

    更多的顶不住压力,一个开始跪了,两个,三个,一大片,全部都跪了下来,都嚷嚷着:“殿下开恩啊。”

    易浩然见了,义正言辞的说道:“孤现在主政西南,孤没有什么其他爱好,除了斗鸡遛狗外,孤还喜欢杀贪官污吏。”

    “而且孤还喜欢像杀猪一样杀,从现在开始,要是发现你们做了伤天害理,鱼肉百姓的事,赵买恩就是你们的下场。”

    “都起来吧,你们几个也都滚回去。”

    众官员连忙起身,都是互相搀扶着,还不停的擦着脸上的鼻涕眼泪。

    易浩然不知道的是,这件事对西南官场影响很大,不少人都谈王爷色变,从此王府政令通达,官员见到他都是战战兢兢。

    有很多人回去后都大病一场,大部分官员在今后的官宦生涯中真正做到了两袖清风。

    易浩然记得前世看历史书,朱元璋杀贪官,剥皮实草,让天下官员观看,效果确实不错。

    朱元璋执政时期的清官,占了整个明史清官九成,不过他过于苛刻官员,这个易浩然打算下步要彻底避免。

    要切切实实提高官员待遇,待遇与政绩挂钩,像朱元璋时期他的吏部尚书吴琳,一个堂堂二品大员,住的居然是茅草屋。

    朱元璋派太监来找他进宫商量正事,找了半天居然在田里插秧,这可不是作秀,而是不插秧就要饿死,这样也确实有点不像话。

    自己当然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要改善那些为民做主,为老百姓办实事官员的生活状况。

    审判赵买恩,进行诉苦大会,还有行刑后已经过去一个时辰的时间。

    易浩然又把目光看向仡恺石三父子,道:“麻阳宣慰使仡恺石,你辜负朝廷,对不起西南百姓,起兵造反,造成西南数万军民死伤,你可知罪?”

    仡恺石父子三人,还有众多黑石寨的小头目都被押到前面,还有几个是最近几天吴伟抓起来的,一字排开站好。

    众人闻言,尽皆跪下,仡恺石道:“罪臣知错,求殿下看在我黑石寨世代为朝廷流过血,放黑石寨一条生路。”

    易浩然又道:“仡恺石起兵造反,按律当斩,不过当今陛下开恩,念你在长城上的功劳,免除你的死罪。”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孤宣布,剥夺仡恺石麻阳宣慰使职位,让其子仡恺力接任,仡恺青为副使。”

    “仡恺石本人由王府侍卫押回麻阳,囚禁终生,余生不得出麻阳一步,仡恺石,你可服?”

    王爷话音刚落,台上台下掀起轩然大波,尤其是几十个土司。

    本来以为叫他们过来,就是要他们亲眼目睹仡恺家全部人头落地,没想到殿下居然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囚禁仡恺石。

    而且麻阳宣慰使的职位还传给了他的儿子,殿下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大家都不清楚,这可不是过家家,这可是造反大罪啊。

    仡恺石父子三人闻言,连忙跪下,道:“谢殿下恩典,谢殿下恩典。”

    仡恺力道:“殿下大恩,我仡恺力当率苗人,誓死追随殿下,绝不敢有丝毫异心。”

    易浩然道:“你要谢就谢当今陛下,谢当初前往长城的五千苗军将士,是他们英勇作战才保住了你们全家的性命。”

    “仡恺石造反,主要原因是赵买恩等众多官吏的欺压,感觉朝廷的不公所致。”

    然后又看了一眼众多官员道:“要是再让孤知道有人欺压西南各族百姓,赵买恩就是你们下场。”

    有看向各地土司,道:“现在孤主政西南,尔等都要听从朝廷号令,有任何不公之事都可以报与孤。”

    “要是还是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给孤搞事情,感觉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话,就别怪孤心狠手辣,赵买恩的今天,未必不是你们的明天。”

    众土司闻言,都不敢说话,赵买恩的下场不仅震慑了西南官场,也震慑住了他们。

    再看仡恺石,他的黑石寨有十万之众,各地附庸还有几万人。

    造反时四万人,被朝廷一万人打得丢盔弃甲,父子三人还被活捉,自己掂量一下,自己首先能不能打得过仡恺石。

    易浩然说完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吴伟,对他使了个眼色,该他出场了。

    吴伟带着一百多号人,走到苗人囚犯面前,其中有三十多个是洪江中方的地主士绅。

    当初叛军攻破中方洪江城,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抢劫了不少大户。

    有的大户配合就只抢钱财,要是不配合就把全家都杀了,然后再抢钱财。

    就因为这样,苗军才攻破两座县城,就得到几十万两银子,后果就是把城中大户抢劫一空。

    更灭了不少地主老财的满门,今天带着这些士绅地主,就是来指认是哪个头目做的,要把他抓出来,以儆效尤。

    大家对着这一百多号战争犯走了一圈,指认出十几个,被指认出的人全都被吴伟集中在一起。

    易浩然见吴伟把事情做完了,道:“除了这十几个人,其他人都无罪释放。”

    然后易浩然又叫人上台披露他们的罪行,这十几个人都是带着手底下的人,在破城后灭人满门的小头目

    战争难免有些死伤,难免会发生各种不幸,但既然你们造反吃了败仗,就要有吃败仗的处罚,就拿你们开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