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三十三章 注定无眠的夜晚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其他人闻言如蒙大赦,纷纷退了出去,这时还有一个人留在大殿上,是刚才为大彪说话的人,听他刚才说的话好像大彪是他老表。

    他紧张道:“殿下,在下名叫范球,外号大脸球,这是我远房表哥,他本是常德府一个小县城的屠夫,因为把当地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打了。”

    “在老家呆不下去,两月前来这里投靠我,我又没正当营生,跟着他们做些黑活混饭吃。”

    “大彪来我家天天吃我的也不好意思,他人长得高大,会点武艺,胆子又大,就帮我们打了几次架,撑过场子,但是他真不是大哥啊,求殿下放过他吧。”

    易浩然认真听完,露出玩味的笑容道:“你退下。”

    那个叫大脸球的还不想走,熊大突然不耐烦了,把那吃剩的肘子骨头朝他身上扔去,一击就中,吼道:“殿下叫你退下,莫非让我老熊来帮你一把。”

    那大脸球被肘子骨头一砸,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的多事,小的马上走。”说完,连忙准备退下,不过却满脸担忧的看着他的老表。

    “慢着。”熊大突然说道,“没点眼力的东西,把那骨头捡起来再走。”

    大脸球一个踉跄转身,捡起那根肘子骨头,连忙告退,心道: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自己再呆一会,会不会被那侍卫活撕了。

    “大彪,你可愿意供事孤的府中?”易浩然问道。

    大彪一听,愣了,这是哪里跟哪里?不是要找带头大哥吗?不是要打算问罪自己吗?

    大彪心神一阵恍惚,感觉像做梦一样,不过还是摇摇头道:“殿下,我除了会杀猪,什么都不会。”

    易浩然看着他满脸横肉,一脸疑惑的眼神,还有点萌萌的感觉,反差很大,被逗乐了,道:“不需要你杀猪,孤想让你统一整个西南黑道势力。”

    大彪看上去满脸横肉,其实心中并不傻,听明白殿下的意思,不过心中还是发虚,道:“我也想干,但是我怕我做不好,毕竟没什么经验,能力有限,也没有得力的手下。”

    易浩然突然站起身盯着大彪道:“孤不用你你就是条虫,孤用你你就是条龙,说你行,你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大胆去做,一切有孤在后面给你撑腰。”

    大彪低头想了一会,猛的抬头,眼中全是火热的光芒,猛的跪在地上道:“我愿受殿下差遣,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易浩然点了点头道:“自己去想办法,怎么打下整个西南黑道的地盘,西南地域所有的赌坊,青楼,镖局,各种各样的帮派都要听你的话,而你只要听孤的话就可以了。”

    大彪道:“在下必定完成殿下的嘱托。”

    易浩然道:“嗯,希望你能办好差事,不要让我失望,孤会派孤的侍卫三十人协助你,保护你,有什么事你交给他们去办,你退下吧,等下有人会去找你。”

    “还有孤提醒你一句,走你们这条道,人不狠,站不稳,自己找个机会把外面的人清理了,那些人留在身边,只会坏事。”

    大彪一听,细细一想殿下说的话,在想想刚才那些人出卖自己的嘴脸,眼中充满阴狠,说道:“殿下,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大彪起身告退,易浩然看着他远去,对着旁边道:“二宝,你带着你手下十几个人,以后就跟着他,不得打孤的招牌行事,如果你都不能搞定的,再来禀报孤。”

    刘二宝道:“是,殿下。”

    易浩然又把铁匠三父子叫了过来,老铁匠名叫高平,两个儿子分别叫高铸铁,一个叫高铸钢,三个老百姓吓得战战兢兢的。

    易浩然见了,也是好言安慰一番,说府中需要铁匠,每月给他们一家十两银子,但是还是害怕,没办法,只得让人把银子拿过来先给他们开工资。

    看着真金白银才明白这是真的,顿时喜出望外,连连保证会办好差事,又问了家中情况。

    老匠两个儿子分别有一个儿子和女儿,分别叫高佳,高梅,易浩然让他们明天把孩子带到府中来读书,还许诺可以把家中拙荆接来将军府。

    老匠一听,感觉今天天上掉馅饼,自己成了将军府的铁匠,每月一家有十两银子可以拿,还能送自己的孙子孙女来将军府读书,这长大了,以后就是殿下的人啊。

    这时熊二回来了,“殿下,汪和全家老小全押回来了,不过他的儿子却不见踪迹,整个府里翻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他。”熊二一脸郁闷的说道,对于他来说,殿下交给的任务他并没有圆满完成。

    易浩然听了,嘿嘿一笑道:“你现在速度派人去城中东门外三里处候着,到亥时如果有一个年轻书生出现在那里,就把他直接押回来。”

    熊二听完马上出发,“等一下,厨房给你准备了肘子,你拿一个肘子在路上吃。”易浩然说道。

    他并不想换人,一个任务没有彻底执行完毕,最好不要换人,这是自己前世总结出来的经验。

    在将军府中一个大院,汪和一家老小一百多号人全被看管在这个大院之中。

    汪和年纪看上去也就四十岁不到的样子,不过现在他也是战战兢兢,额头不停的冒汗,晚上刚和一家人吃完饭,就被一群丘八冲进府中,不分青红皂白,把自己全家老小全部押到这西南将军府。

    自己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跟西南府没什么交集啊,也没得罪他们啊,又想到一些传言,看向自己的两个女儿,莫非是这殿下看上自己的女儿,不过自己女儿也才十三岁不到啊。

    “呜呜呜……”很多人都哭了起来,汪和本来心就烦,一听有人哭,心中更烦,一看是自己夫人还有几个小妾在哭,还有一些丫环也在哭。

    汪和大吼一声:“够了,哭什么,你老爷我还没死呢,有什么好哭的,出事有老爷我在呢,”效果不错,顿时很多人不敢哭了,汪和的夫人道:“老爷,你说这殿下会不会杀了我们。”

    汪和一怔,随即摇摇头道:“这殿下听闻吃喝嫖赌,声色犬马样样精通,而且贪财好色,不过并没有听说他是嗜杀之人啊。”

    一个小妾闻言,摇摇头说道:“这可不一定,我听说西南熊将军现在每天要吃一颗苗人的心才能入睡。”

    很多人都听到这个小妾说的话,顿时吓了一跳,不少人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心脏。

    汪和冷哼一声道:“妖言惑众,大家不要慌,就算他真要吃人心,也是吃苗人的心,我们汪家没有苗人。”

    “那就好那就好。”一听说这殿下不会吃他们的心,心也就放下了。

    不过过了一会,这夫人又哭起来,汪和又道:“你这婆娘又哭什么?”

    “我们的儿子哪去了?会不会他们早就抓起来了吧?”夫人哭哭啼啼道。

    汪和一听,是不是自己儿子在外面顶撞了殿下,惹恼了殿下,才把全家抓回来,这可怎么办呢?

    汪和现在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个长得跟头熊一样的人是他们的头领,一百多号人把这里围得密不透风。

    自己去给那头领送钱财送了几次,一次比一次多,最后把随身携带的钱财,再加上所有女子的首饰送给他,还是只得到一个字:“滚。”

    到了晚上亥时刚过,熊二回来了,果然押回来一个书生,这书生就是汪东生,易浩然因为天太晚了,并不打算见他。

    让熊二安排他晚上休息,明天早上再说,又把严总管叫了过来,拿出一个盒子让他交给惠儿,说是给她的。

    汪东生现在也是担惊受怕,自己在城中东门外三里处等人,要等的人没等到,却等来几个三大五粗的彪形大汉。

    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绑了起来,扔在车上,眼睛,嘴巴都被蒙住了。

    等解开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房子里面,外面有两个人把守,说让自己好好休息,明天就知道了。

    汪东生想道:还让我好好休息,我这能睡得着吗?这时他心中十分害怕,这是什么人?这是哪里?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那个树林里面?难道是绑票,肯定是这样,一想到这,他更加睡不着了。

    汪和一家子一百多号人,也被侍卫分头带到休息的地方,每个房间都有两人把守,不过他们连晚饭都没吃。

    不是没给他们送饭,而是吃不下,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抓回来,所以在房间也没几个人睡的着。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碎花姑娘六兄妹,从中午带进府中,除了让他们洗个澡,就没有人跟他们说过话。

    大哥叫范龙,二哥叫范虎,三妹碎花姑娘叫范凤,四妹叫范娟,五弟六妹是个双胞胎才六岁,分别叫范杰,范静,现在兄妹六人在一个大房间,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

    也考虑过杀出去,但是发现府中高手如云,大哥二哥逃出去问题应该不大,但是其他四人呢?

    惠儿也没有休息,正跟她的姐妹们在一起打闹呢。

    “惠儿姐姐,今天你跟殿下出去,殿下给你买了什么?”一个年纪小点的歌姬问道。

    “今天跟殿下出去,殿下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还带我去徐记看了一下,那个徐记老板狗眼看人低,被殿下好好修理一番。”惠儿两手托腮说道。

    “去徐记了,那里面的东西可漂亮了,可惜很贵。”

    “是啊,我们攒的钱都不够买一件呢。”

    “那殿下给你买了没有。”

    惠儿闻言很神气的说道:“殿下本来打算给我买五件的,有耳环,戒指,项链,发簪,手镯的,可惜老板把所谓的精品拿出来一看,殿下说不好看,不买了。”

    “呵呵,”传来一声冷笑,“不是不好看吧,我看殿下是根本不会给你买,你就不值这个钱。”说话的也是一个长得很妖娆的歌姬,名叫凌菲儿,自从殿下看重惠儿,她心里一直不舒服,一直跟惠儿对着干。

    “谁说的,我是舍不得殿下花那个钱,所以没让他买的。”惠儿急道,脸都瞬间通红了。

    “哈哈哈,姐妹们听见没,刚才说是因为殿下说徐记东西不好看才不买,现在又说舍不得殿下花那个钱。”

    “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再说了,殿下会缺钱吗?还让你帮他省钱,你算殿下什么人啊?”凌菲儿耻笑道。

    “是啊,是啊,殿下怎么可能缺钱呢,我看殿下是舍不得给你买。”很多姐妹起哄道,本来都是歌姬,凭什么她能得到殿下的宠爱,我们不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惠儿的机会。

    惠儿一听很多人这么说她,她满脸通红,又不敢狡辩,眼泪都快流了出来,这时,一个小歌姬进来说道:“惠儿姐姐,严总管要见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