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二十七章 恢复西南王爵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天成皇帝又把眼光看向两位皇子,这两个儿子是他最满意的,是未来皇位的接班人,想听听他们的看法。

    太祖皇帝立言:皇位有能者居之。这两个儿子都卯足了劲。

    皇长子有先天优势,毕竟是长子,很多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玄朝开国以来,到现在历经九帝,有六个都是皇长子。

    易浩炆感受到父皇的目光,这是想问自己有没有看法,连忙站起来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刚才蒙大人也说了,要做好准备,只有我们准备充分,才不怕开战,要做好两手准备。”

    “一手就是贸易扩大化,这个粮食该怎么卖,粮食在我们手中,我们就有说话的主动权,还有就是换什么物资回来。”

    “另一手,就是加强长城边境的探查,重点注意狼族骑兵的动向,长城军团要做好打仗前的准备。”

    天成皇帝闻言不动声色,又把目光看向皇三子齐王易浩铭。

    齐王站起来拱手道:“刚才大哥说的,也是我的意思,我的想法跟首辅大人和大哥一样,我再补充几点。”

    “第一,贸易不能吃亏,吃亏的买卖我们不做,哪怕玉石俱焚也不能让狼族占了便宜。”

    “第二,全国各地总兵要抽调兵马凑足十万,增援长城兵团,以防意外发生,真发生大仗,靠长城沿线二十五万兵马是不够的。”

    “第三,后勤物质一定要跟上,严厉打击北疆边境走私贸易,抓到一个杀一个,父皇,儿臣把话说完了。”

    天成皇帝听了两个儿子,还有诸位大臣的意见,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说实话除了蒙弑联的意见过于冒进外,其他都是中规中矩的意见,

    想到这里,天成皇帝其实自己也思考一番,确实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也想不出什么奇谋妙计。

    俯视着诸位大臣,淡淡道:“还有什么要说的没?”诸位大臣都不说话。

    天成皇帝点了点头道:“那就按照两位首辅大人的意思办,魏王负责协助谈判,兵部那边做好准备。”

    “齐王去长城那边走一趟,以免发生意外,冷爱卿,西南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玄衣卫指挥使冷祭,冷祭目无表情道:“今天早上得到消息,牛通在三日前打退了苗人的几次突围,死死的把苗人困在树林里面出不来,皇九子殿下下令劝降,可惜收效甚微。”

    一听到皇九子,天成皇帝“哼”的一声,道:“那逆子这次聪明了,没敢跑回来,也是运气好,反而把苗逆围住了。”

    话一说完,大太监红叶急匆匆跑了进来,手里还捏着几个信封,上面还有红色的火漆,信封外面有两副红色的羽毛图案,这是六百里加急,这是什么大事。

    西南苗人叛逆最近用的都是四百里加急,上面只有一副羽毛图案,这次是两副羽毛图案,这是哪里来的信件?

    发生什么大事?在坐的诸位大臣努力回想朝廷上发生的事情,难道是长城,或者是伊犁那边,都不确定。

    天成皇帝一脸平静的坐在上面道:“把信封打开。”

    三份奏疏摆在案台上,天成皇帝不慌不忙拿起一份奏疏开始批阅,才看了一下,眼中精光一闪,心中十分高兴。

    突然抬头俯视群臣一眼,低头继续阅览奏疏,脸色变得铁青,嘴角里露出冷笑,“啪”的一声合上奏疏,冷笑掉:“荒缪。”

    又拿起另外一份奏疏,冷笑没了,脸色变得很奇怪,然后又拿起最后一份奏疏,看完后,眼中充满疑惑,低头不语。

    政务阁首辅林语堂见状道:“陛下,发生何事让陛下如此表情。”

    天成皇帝闻言摇了摇头,道:“诸位爱卿都看看吧。”

    几份奏疏在内阁大臣中传阅,看完后,整个大殿都安静的不说话,这简直匪夷所思。

    看看这上面写的:皇九子殿下神勇无敌,胆略过人,孤身一人深入苗营劝降苗王,劝降不成,活捉苗王,苗王养子仡恺青,招降苗兵一万八千余人,俘虏苗王仡恺石兵马一万三千人,已经押往靖州府看押,苗乱彻底平定,皇九子殿下居功至伟。

    三份奏疏,一份湖南总兵孙杰的,一份西南战兵统领牛通的,一份靖州知府杨鹏的,都是朝廷可靠之人。

    现在大家不是不相信苗乱是不是被平定,而是不相信苗乱是被皇九子殿下平定的,尤其是这种孤身入营,大显神威的旷世之举居然是熊皇子搞定的。

    这全天下都出名的草包皇子,逃跑王爷,熊王熊将军怎么可能有如此胆魄,他这次没跑回来就不错了,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下面最高兴的莫过于工部尚书,未来的老丈人南宫静苍,自己的女儿南宫芸和皇九子有婚约。

    本来是件大好事,但是这两年皇九子的表现越来越不堪入目,从一个楚王,变成了全天下都笑话的熊将军。

    如此草包做自己的女婿,哪怕他是皇子,自己都很不满意,但这又有什么办法,难道还敢跟皇帝的儿子解除婚约。

    没想到自己这个准女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有胆有识,不过这真是他做的吗,感觉像做梦一样,万一是假的呢?

    一想到如果真是欺骗皇上,欺骗朝廷,哪怕他是皇子,估计都没人能保住他,一想到是假的,越想越有可能,不禁冷汗都出来了。

    再一想到自己女儿留下一封信,消失十天了,心情更不好了,派人去找也没找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南宫静苍转头看向易浩然的同胞兄弟齐王,他也是一脸阴晴不定,再看向易浩然的外祖父禁军首领蒙弑联也是眉头紧锁。

    看来都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会不会故意编出这样的故事来欺瞒皇上,朝廷,要是东窗事发,那该如何是好。

    军机阁首辅百里空城见大殿安静,气氛很诡异,硬着头皮道:“恭喜陛下,皇九子殿下神勇无敌,一举平定苗乱,应当重赏。”

    其他诸位大臣也都硬着头皮点头,但都十分怀疑皇九子神勇的真实性,真有这么神吗,这整个大玄朝都没有如此神勇人物啊。

    天成皇帝不说话,看向冷祭,冷冷道:“你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冷祭闻言,心中苦笑连连,道:“的确有,是关于易浩然殿下的。”

    “去把最近所有关于易浩然的情报拿过来。”天成皇帝冷声道。

    不一会儿,龙案上摆了十几份关于易浩然的情报,天成皇帝每一份都认真阅览,有的已经看过了,还有好几份没有看过。

    已经看过的情报是关于易浩然逃跑路上的,还有回到会同确定他人身已经安全的情报,至于没看过的,呵呵,总算知道这个情报为什么没有给他看了。

    其中有几份写得就是关于易浩然徒手搏虎的事,还有单挑猎豹,活捉小苗王仡恺力,是安插在侍卫队里面的玄衣卫传回来的。

    前天还被仡恺石打得落花流水,三千侍卫全军覆灭,逃入深山老林,吓得生死不知,隔天就徒手搏虎,放在谁身上谁也不信。

    难怪冷祭会把如此情报隐瞒下来,要是报上来,估计自己也不相信,还会申斥他一番。

    从情报上看,自己的儿子从逃入深山老林,惊吓昏迷醒来之后就大彻大悟,神勇无敌。

    天成皇帝看完所有情报,一言不发,看向百里空城道:“百里爱卿刚才说要重赏,该如何重赏。”

    这话一说完,就透露一个信号,皇上要赏赐皇九子,认可了并相信了他在西南的所作所为。

    百里空城道:“皇九子殿下一年前为西南王,但西南有苗人叛乱迹象,殿下年幼,受小人蛊惑,避于京师,陛下降爵为西南将军。”

    “然一年后,殿下知耻后勇,在苗人造饭之际,神勇无敌,大破苗军,更活捉苗王,一雪前耻,平定西南,理应恢复西南王爵,犒赏三军。”

    蒙弑联连忙站出来反对,道:“臣认为不可,皇九子殿下年幼,这次能大破苗军,估计也是运气使然,应当观察一段时间再做打算。”

    “臣认为蒙大人所言极是。”说话的是南宫静苍。

    “臣认为百里大人所言有理,自古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不管是王公大臣,还是黎民百姓都一视同仁。”说话的吏部尚书庄毅。

    “儿臣认为,九弟确实年幼,还需磨砺一番。”说话的是齐王易浩铭。

    “臣认为…”

    天成皇帝摆了摆手道:“好了,别吵了,红叶,准备拟票。”

    这是太祖制度,内阁群臣之间及皇帝遇事争论不休时,以票数决定,政务阁和军机阁首辅各两票,其余内阁大臣各有一票,皇帝三票,可以弃权。

    玄策殿内每个内阁大臣都有自己办公的桌子,桌子内有抽屉,抽屉里面有一模一样的小木条很多个。

    只是颜色不一样,只有黑红两色,内阁投票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大光明投票,直接把小木条放在一个托盘上面。

    还有一种就是匿名投票,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一般都有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主持监督,投完之后当场公布结果,再上报皇帝。

    大太监红叶宣布同意皇九子殿下恢复西南王爵的放红木条,不同意的放黑木条,然后拿着托盘挨个走一遍。

    除了禁军首领蒙弑联,户部尚书易天培,齐王易浩铭,工部尚书南宫静苍投了黑木条外,其余十票都是红木条,就是同意皇九子殿下恢复西南王爵。

    天成皇帝看了看托盘,面无表情道:“看来朕的三票不管怎么样都不管用了,红叶拟旨:西南镇国将军易浩然神勇无敌,胆气过人,孤身入营活捉苗酋,平定苗乱有功,着升为西南王,赏黄金千两,白银十万两,锦缎千匹,东海珍珠百枚,长白山人参十支。”

    内阁大臣闻言,尽皆震撼,这赏赐未免也太重了,可一想这是皇帝和贵妃的儿子,厚赏也是应该的。

    “再加一句,让他总管西南三府十三县的军政大事。”天成皇帝突然说道。

    这下内阁大臣更惊呆了,这什么节奏,这可是实权王爷,封国的待遇,比原来楚王还风光。

    在封地除了禁军战兵不能动,都是他说了算,一般给外放的皇子这种待遇,就是这皇子有培养的资格,有问鼎宝座的机会。

    前面已经有一个皇五子蜀王,简直直接接管了三分之一的蜀地,还有一个皇六子琼州王,整个琼州南洋那一片,基本都是他说了算。

    当然现在最有势力的还是皇长子和皇三子。

    至于南宫静苍和蒙弑联还有易浩铭是又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自己人恢复王位,而且是实权王爷,担心的是这个草包能不能吼得住西南,别闹出笑话来,站得越高摔得越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