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七章 会同攻防战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易浩然默默的在营寨思考着战事,现在也不用担心追兵,只要那苗王还不傻就不会派大军来追自己,茫茫西南十万大山不是开玩笑的,现在最担心的是下步叛军会怎么走。

    易浩然把几个军中骨干叫来,让大家各抒已见,也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能用的将帅之才,李统领首先发言:

    “殿下,末将认为下步叛军必打会同。”

    “其一,会同是靖州府的必经要道。”

    “其二,打下会同,他们下步的活动范围将会变大,继续南下可攻靖州府,西可打贵州天柱县,锦屏,东可打绥宁。

    “其三,湖南总兵孙杰已经调兵遣将,如果贼兵不打下会同,将会被合围。”

    “其四,打下会同,掐断殿下与朝廷的联系,救出他儿子。”

    众将士闻言,皆点了点头,易浩然也点了点头,这侍卫大统领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易浩然道:“叛军肯定会攻打会同,会同不打,等孙总兵一来,他就是死路一条,关键是会同能不能守住。”

    众将士闻言,都沉默下来,会同只有守军五千人,而且还不是战兵,能不能守到孙总兵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校尉吴伟道:“靖州倒是还有一万战兵,但是靖州是府,而且殿下的驻地还在那里,万万不能动的。”

    “没有能动不能动,只要对战事有利,孤看调八千战兵来会同,会同一定能守住。”

    易浩然继续道:

    “吴校尉,你带两个腿脚好的,争取把孤的调兵命令带给靖州守将牛通,让他调兵八千火速增援会同。”易浩然一槌定音道。

    苗王回到营寨,下令晚上好生休息,明天天黑之前赶到会同县,隔日再攻打会同,得到消息的各寨首领都在自己寨中磨刀霍霍。

    第二天,天一亮,易浩然就下令部队开动,一路上也是马不停蹄,直到午时才下令休息,自己带着一百多号人出去寻找食物。

    不到一个时辰,一百多号人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了,手上也是各种野味,易浩然带着几个侍卫拖着一头大野猪,听说是殿下射杀的,很多人都看到。

    易浩然看着将士们在杀猪,又摸摸手中的特种钢弩,这种弩是后世的,威力大,精准,关键十分省力,操作方便,还用土色油漆乱七八糟涂了一边,看上去普普通通,谁也不知道这是个大杀器。

    今天拿着这个弩射杀这头野猪,周围将士也没有对这个弩产生太多惊奇。

    仡恺力默默的看着这群朝廷官兵,心中不由得深深沉思,尤其是这皇九子,经过快两天的观察,才发现外界传言大多有误。

    传言他贪吃,为了吃熊掌,私自离开驻地回京,爵位被降,当时自己听了就不信,这是猪吗,后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是这么说,自己也就相信了,哼,这肯定是有人想把他名声搞臭,故意说的,这两天他都是把最好的食物亲手端给伤兵,大家吃什么,他也吃什么,这算什么贪吃。

    传言他贪生怕死,这更不可能了,听说他昨天徒手才徒手打死一头老虎,那虎皮都在那晾着呢,今天又看着他拖着一头野猪回来,这样的人会贪生怕死?在我们苗寨当中,敢徒手杀虎的都是数一数二的勇士,自己也勇武,但让自己去徒手搏虎那是万万不敢的。

    还有传言他好色……

    传言他胆小如鼠……

    传言他斗鸡遛狗……

    ……

    越来越多的传言在他身上完全没看到,只看到一个智慧过人,勇武异常,爱兵如子的皇九子。

    想到这里,仡恺力不禁对自己的父亲产生深深的担忧。

    会同县城墙上,县令李凯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苗军营寨,心中对能守住县城感到绝望,斥候刚才侦测过了,发现有叛军四万,会同县只有五千守军,而且都是久不经战事的守卒,加上衙役扑快还有招募的青壮也只有七千人马,会同县城墙矮小,能不能挡住敌军的冲击,这情况真是不太好,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尽量坚持援军到来,可是援军会来吗?

    会同县守将赵大鹏也一同站在城墙之上,正指挥青壮搬运守城物质,有撞毁敌军云梯和尖头木驴的撞车和铁撞木,有击砸敌军人马和攻城器械的各种檑木(包括夜叉檑、砖檑、泥檑、木檑、车脚檑)、奈何木、坠石、狼牙拍等,还有金汁,火油。

    将士们也一改往日的慵懒,开始临阵磨枪,弓箭手也在保养自己的弓弩,军中工匠正在仔细查看从仓库里搬出的三架床弩,这还是因为十月前苗兵叛乱才开始配发的,不然这个小县城还没资格配发床弩这种重武器。

    赵大鹏看着李县令那忧心的模样不禁道:“李大人尽可放心,敌军是攻不进来的,苗人在丛林之中打打游击战还行,攻城对于他们来说还真不在行。”

    李县令闻言心中一宽,不过嘴上却道:“不过敌军毕竟势大,足有四万人众,而且才攻下两城,士气正旺,前天又把皇九子殿下的卫队击溃,也不知现在殿下生死,殿下要是出了问题,今上震怒之下,整个西南就要动荡了。”

    赵大鹏闻言,叹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说句难听的,这皇九子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好的呆在靖州府就行了,上次跑,这次又跑,万一苗军活捉了殿下,我们该如何是好。”

    “好了不说这些话了,向靖州府求援的信使应该早到了,也不知会不会派援军过来。”李县令望着靖州府方向忧心忡忡道。

    赵大鹏这下也沉默了,其实他们心中都明白,援军来的希望不大。

    靖州府军营大帐内,会同信使正在苦苦哀求出兵,坐在上面的将军却一动也不动,一言不发。

    旁边幕僚郭耀文道:“非是我家将军不愿出兵,靖州战兵一动,靖州城就守卫空虚,如果敌军绕过会同县直扑靖州城,那该如何是好?”

    “其次,靖州城可是西南镇国将军的驻地,万一有失,今上还有贵妃娘娘那边该如何交代。”

    “再者,将军也没接到孙总兵的调兵命令,朝廷下旨让我等死死守住靖州府,切不可为了会同一县而丢了靖州府啊。”

    会同信使闻言,眼中神采不在,看来指望靖州调兵是指望不上了,但还是不肯放弃,跪了下来,苦苦哀求。

    靖州府参将牛通看着跪在下面的信使心中不忍,随即闭上眼睛,手下各将也都不敢面朝信使,也都有不忍之色,可是刚才幕僚郭耀文说的很对啊,这出兵风险太大。

    幕僚郭耀文见状只得让人把信使强拉下去。

    牛通看着会同信使被拉了下去,转头向骑兵校尉蒙茂钊道:“殿下那边有没有消息。”

    蒙茂钊道:“末将派人偷偷潜伏到殿下被伏击的地方,并没有发现殿下,也没有听到叛军里面关于殿下的消息,从殿下侍卫溃兵口中得知,殿下被李统领带入丛林之中。”

    “哎,殿下虽不堪,但毕竟是皇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该如何是好。”牛通想到这里,也不禁头痛不已。

    翌日,苗军大营一股热火朝天的景象,各寨头领纷纷聚在在苗王仡恺石的大寨之中。

    仡恺石看着各寨首领道:“会同城只有五千守卒,此战一定要拿下会同城。”

    “是,苗王”各寨首领轰然应道。

    会同城墙上,守将赵大鹏看着叛军列阵而来,连忙下令各将士准备。

    苗人大力士扛着大盾牌,组成一个个小阵,把盾牌举在头顶,下面各苗人军士扛着麻袋,在盾牌的掩护下冲了过去,把麻袋扔在护城河中。

    赵大鹏见状连忙下令弓箭手射击,大多数弓箭射在盾牌上发出“哚,哚,哚”的声音,只有少数弓箭射进裂缝之中,射在苗军军士身上,只见发出一声声惨叫。

    弓箭手的射击并没有起多大作用,很快护城河就被填满长十丈的大道。

    苗人攻城部队两千人扛着云梯很快越过护城河,把云梯架在城墙上,像蚂蚁一样爬上云梯。

    赵大鹏看着这种最古老的攻城方式,不禁冷笑一声,随即下令用拍杆拍打云梯,用巨石下砸。

    苗军见状马上下令弓箭手掩护,赵大鹏下令弓箭手回击,一时箭雨满天飞,守军居高临下,苗军弓箭手损失惨重。

    苗军又派大力士拿盾牌护在弓箭周围,一时旗鼓相当,可攻城部队也一时攻不上去,很快苗人鸣金收兵,留下两百多具尸体。

    守军看着败退的苗军,顿时高呼起来,赵大鹏看了看却深深的忧虑,看来苗军只是试探性进攻而已,下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苗寨大营中,苗王看着手下各个首领道:“刚才本王试探性进攻了下,发现城中守军不过如此,我军攻城器械不足,加紧打造,多建几个箭楼,压制城中弓箭手,会同城高不足两丈,定能一鼓作气拿下,让兄弟们好生休息,下午进攻。”

    会同城正在大战,易浩然还在深山老林之中打猎,这次他又扛着一头山豹回来,众将士见了高呼起来,殿下真的是勇武,可以徒手搏虎,手撕猎豹,看向易浩然的眼光都充满崇拜。

    易浩然端着一个碗,碗里是他打的猎豹肉,打这猎豹还真危险,以为射死了,走过去还没死,咬了他一口,还好穿着防弹衣,就这样也把他痛的够呛,还好反应快,拿出匕首又连捅几刀。

    看着坐在周围的军中头目,易浩然缓缓喝了一口汤,又吃了块肉,不禁眉头一皱,这什么玩意,没想到这豹子肉这么难吃,一股酸味,实在难以下咽。

    随即放下碗道:“此地离会同还有一百多里,争取在明天晚上之前赶到,休息半个时辰后赶路。”

    “这豹肉给那个仡恺力也端一碗去。”

    苗军俘虏这两天一直都是吃官兵吃剩下的,剩的多就有的吃,剩的少就给他们拿野菜就着吃剩的骨头熬几锅汤,一人一碗。

    不过这个小苗王待遇不错,殿下特别交代,官兵吃什么给他也吃什么。

    仡恺力看着碗里的豹肉,对这皇九子越发好奇,同时恐惧的种子也在心中蔓延,皇子都这么牛逼,我们凭什么不努力,首先得好好活着,想完,就津津有味喝起肉汤吃起豹肉来。
小说推荐